宋千雅回眸与沐子宸四目相对,将他眼中的神色尽收眼底,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淡然的神色让沐子宸的内心忍不住动了一下,那是与她的气质完全不同的神色,高洁的如同天边的云朵可望不可即。

  沐子宸一直以为他们是一类人,看到宋千雅这个神色,发现自己与她有着莫大的区别,宋千雅就是他的一个折射,无论他在一件事上下多大的苦功夫,在宋千雅眼中就是一个跳梁小丑,永远难入宋千雅的法眼。

  而宋千雅就是他的一个折射,哪怕心机城府极深,也永远是一副清淡的神色,无欲无求。

  他们二人只是一个眼神的交织,就让人感觉到电光火石,紫鹃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生怕牵连到自己身上,毕竟她现在身份特殊,两方都不能得罪。

  宋千雅离开之后,紫鹃这才小心翼翼的走到沐子宸跟前,小声道:“王爷,刚才你们……”

  “做好你自己的事情,不该问的别问!”沐子宸淡淡扫了她一眼,目光中的冷意让紫鹃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每天都生活在这种尔虞我诈之中,紫鹃之前虽乐在其中,现在才明白,生活在富贵之家远没自己想的那么简单,尤其是作为沐子宸身边的女人,她甚至好多次醒来面对的都是沐子宸冷峻没有温度的眸子,仿佛地狱来的魔鬼,可怕至极。

  上了马车,点墨看着篮子里的糕点,努努嘴,“王妃,这些糕点怎么处置?”

  “看着还不错,赏赐给你了。”

  “啊?”点墨吃惊的看着她,“庆王府没有一个好人,从来出来的东西,我可不敢吃!”

  看着点墨一副警惕的模样,宋千雅从里面拿出一块来放在嘴里,庆王府里的糕点师父是沐子宸花高价钱请来,目的是为了满足皇上的需求,加上这些点心各具特色,让人看一眼就食欲大开,虽然是一件小事,也足以让人看到他的细心。

  上一世沐子宸多少沾了这些小事的光,这一世,她要粉碎沐子宸下的一个个苦功夫,既然这个糕点师傅如此厉害,留在庆王府实在可惜了!

  点墨见她吃,急忙道:“王妃,万一这里面有毒怎么办,还是扔了吧!”

  “放心吧,紫鹃还没大胆到敢在这上面做手脚!”

  点墨这才放下心来,看着里面的糕点食欲打开,拿起一个就往嘴里塞,糕点入口即化,花香的味道在嘴里经久不散,仿佛置身于花园之中,让人欲罢不能!

  她一连吃了五块还要再吃,被宋千雅拦住,“再吃你的肚皮可要撑破了!”

  点墨讪讪的笑了笑,伸出手指,小心道:“再吃一个,就一个就好!”

  “东西好也能多吃,放心,日后你会天天吃到这么好吃的糕点!”

  “真的吗?”点墨眨巴着大眼睛,不可置信道,“真的吗?可是哪个女人看起来不太好惹,她会天天给咱们送吗?”

  宋千雅笑而不语,点墨一头雾水怕再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让她笑话,只好闭口不言。

  沐邵民看着她从外面进来,冷声道:“日后出去的时候说一声,我不想听到任何风言风语流传出来。”

  点墨往她身后躲了躲。

  “难道我连最基本的自由都没有了吗?”宋千雅话语中多了一份凌厉,“若是如此,大皇子还不如直接将我囚禁起来比较合适!”

  沐邵民巴不得将她囚禁起来,避免她与外界接触,尤其是和沐子宸等人的接触,他最不喜欢沐子宸看宋千雅的眼神。

  见他不开口,宋千雅继续道:“如果不是,还请大皇子不要限制我的自由,我做什么,我自己心里清楚。”

  “千雅!”沐邵民拦住她,“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

  “不是那个意思就让开!”宋千雅从他身边走过,“大皇子,希望你能遵守咱们之前的约定,不然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

  沐邵民抓住她的胳膊,宋千雅甩手就是一巴掌,沐邵民被她打蒙了,握着她的手依旧没有放开的意思,她厉声道:“你非要逼我吗?”

  “逼你?分明是你在逼我!”沐邵民吼道,“谁不知道你在成亲之前与六弟不清不楚,现在你这样光明正大的去庆王府,让我的颜面何在?”

  “宋明玉是我姐姐,我去庆王府探望她,似乎没什么不妥!”宋千雅一把将他甩开,“你是活给自己看的,何必在乎别人的眼光?”

  /看z正_版章k\节上ty酷匠)$网‘

  “那我也没有办法看着你和六弟眉目传情!”沐邵民终究忍无可忍。

  “你太令我失望了!”宋千雅话语缓和下来,“我要真与他有私情,当初皇上指给他的就是我,而不是宋明玉了。”

  沐邵民咀嚼这她这话的意思,内心波涛汹涌,等他在抬头,宋千雅已经离开了他的视线。

  婉音在旁边看着这一幕,迟疑了一下走到他身边,“你不该怀疑他!”

  “你也觉得我错了?”沐邵民只要面对宋千雅,总是缺少了一份镇定,没有办法用正常的思维去判断问题。

  婉音苦笑道:“不是觉得你错了,而是你在面对她的时候,从来没对过!”

  “什么意思?”

  “千雅是什么样的女子你应该比谁都明白,她看似冷血无情,却十分仗义,虽然我不知道她与庆王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我相信她一定不会为了庆王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

  “婉音,我……”沐邵民声音有些阴沉,对上婉音清澈的眸子,仿佛能够在里面看到龌龊的自己。

  曾几何时他对婉音也是这般怜惜,可是不知何时,他的内心被宋千雅填满,明明心里没有了婉音的位置,为了自己的一点私心还是舍不得让婉音离开自己,三个人就这样彼此折磨,越是如此,他越觉得自己内心肮脏。

  他低下头,幽幽道:“或许我将你带回来是一个错误,你根本不属于这个尘世。”

  婉音摇摇头,“你知道我心里想要的是什么,只要你能把我要的给我,至于其他,我压根不在乎。”

  “可是我在乎,对不起婉音,你要的我依旧给不起。”沐邵民话语很是惆怅。

  “我不会离开,而且我也想劝你一句,宋千雅她不属于你!”婉音留下这句话,转身而去,沐邵民独自站在院中,有些孤寂。

  点墨看着他这个样子,心中大为不忍,对宋千雅道:“王妃,你和王爷好歹也是夫妻,你这样对他确实有些过分!”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宋千雅淡淡道,“我这样是为了他好,我的心不在他身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