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宋千雅要对他刮目相看,这段时间,宋成光一直闭门不出,但却能够将朝堂的形式分析的如此透彻,彻底刷新了宋千雅对他的认知。

  刚开始宋千雅只是怀疑,听闻他这些话,宋千雅已经基本确定眼前这个人,绝非是昔日那个只知道玩弄权势的丞相了。

  “这件事我会如实转告的!”宋千雅点点头,“这次的事情,多谢你出手相助!”

  “谢从何来,宋攸宁是你大哥也是我儿子,我维护他也是分内之事。”宋成光简单交代了几句之后离去。

  送刚才宋明珠看他的眼神,再看他的变化,宋千雅已经基本能确定他的身份了,只是没说破罢了。

  宋明珠办这件事的速度远比宋千雅想的还要快,就在他们离开之后的半刻钟,皇上连下几道圣旨,瞬间关于通缉宋攸宁的告示消失殆尽,面对皇上朝三暮四的旨意,不少人心存疑惑,加上这几天皇上连续面朝,更是让整个朝堂人心惶惶。

  宋成光疯了之后,不少官员对相府的情况持观望的态度,但听闻宋成光神智恢复,那些官员再次登门,等着宋成光给他们拿出一个决策来。

  对于朝堂上的涌动,宋成光依旧旁观,相府大门紧闭,以此来表明他的态度。

  宋家是文官的代表,苏家是武官的代表,相府如此,苏家亦是如此,各位官员焦急的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宋千雅将宋成光的话转述给沐邵民,沐邵民想了一下,“他虽然是你父亲,但谁都知道他暗中支持的是庆王,说这些话,只怕也是别有深意。”

  “或许以前他支持的是庆王,但是现在不是!”宋千雅声音凝重,“现在的宋成光与之前不太一样,远比之前更知道审时度势。”

  “按照你说的做,只要宋明珠不再苦苦相逼,我就不会贸然出手。”沐邵民给出她这个答案。

  沐邵民不是追名逐利之人,甚至在皇位方面,沐邵民看的也不是很重,否则当初做太子的时候,沐邵民也不会如此随性,可是现在……

  宋千雅分明从他眼中看到了急切,那是对皇位对权利的炙热。

  这一点让宋千雅很是费解,这不符合大皇子一贯为人处世的风格。

  沐邵民注意到她的目光,继续道:“我夺皇位并非只是为了权利,而是为了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男人也只有在权利达到顶峰的时候,才有这个资格!”

  宋千雅笑了笑,“你没有必要向我解释!”

  沐邵民看着她清淡的神色,及对自己的疏离,内心那一股怒火在不停的咆哮,他眉头紧锁,宋千雅继续道:“走你自己想走的道路就好,我只是你的路上的一个风景仅此而已!”

  “我知道!”对于她的拒绝,沐邵民已经习惯,宋千雅越是对他如此,他心里就越是迫切的想要得到她,那是一种发自心底的征服欲。

  宋千雅走出去之后,目光往回看了一眼,刚才沐邵民一个眼神,宋千雅就能看出他实则与沐子宸是一丘之貉,不可信,她必须寻找其他的合作伙伴!

  那些皇子,在她脑中过了一遍,她苦笑,除了沐青羽,别人好像她都信不过。

  宋千雅回到自己院子,看到点墨警惕的站在门口,见她回来,稍微松了口气,在她耳边小声道:“公子来了。”

  “你继续手在外面,不要让任何人靠近知道吗!”现在宋攸宁身份特殊,宋明珠名义上撤销了对他的通缉,但是宋攸宁的活着对宋明珠来说就是一个威胁,宋明珠依旧不会放过他。

  她推门而入,几天不见,宋攸宁相比前几天又消瘦了不少,看到宋千雅回来,宋攸宁神色有些不太自然,宋千雅看着他道:“有什么事不妨直说!”

  “我想让你帮帮明玉!”宋攸宁低下头,“我知道她之前做过许多对不起你的事情,现在她已经受到惩罚了,你就看在姐妹一场的份上帮帮她吧!”

  “并非是我不帮她,而是她自己不争气。”宋千雅摇摇头,“她的脾气你应该知晓,我就算想帮她,也是有心无力!”

  “千雅,算我求你了,就帮她这一次!”宋攸宁跪在她面前。

  宋千雅叹息一声,将宋攸宁扶起来,“我尽力而为,我事先说明,她嫁给的是庆王,我能帮她这一次,帮不了她一辈子。”

  “我知道!”宋攸宁眼睛露出感激的神色,“我这次来找你除了明玉的事情,还有一件事情希望你能帮忙!”

  Vm看pq正"“版章节,上酷k匠◎=网M

  “什么事?”

  宋攸宁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木盒,“给你这个!。”

  “这是什么东西?”宋千雅看到上面图形复杂,色泽陈旧,盒子本身隐透露着一股邪气一看就知道非比寻常。

  “这个我也不知道!”宋攸宁摇摇头,“我只知道这个盒子是当年你娘死的时候交给我的,说让我日后找机会交给你,如今我也可以安心的离开了。”

  果然,整个相府,能够让他们母子信任的也只有宋攸宁!

  她抱着盒子的手收紧,她记得欧阳浩泽曾说相府有西域的宝贝,得知能的天下,现在看来,应该是这个盒子无疑。

  “大哥,其实你可以不用离开的,你在京都,至少还有我们可以依靠,你若离开,孤身一人,宋明珠到时候再想对你动手,简直是易如反掌!”宋千雅知道他的脾气,但是自己是在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去送死。

  “我必须走!”宋攸宁抬起头来,天上的白云从他眼前略过,“我需要守护的人在远方,我答应过要回去找她的!”

  “既然如此,我派人护送你前往,这样路上会安全一些。”

  “不用了,人太多反而会容易暴露,我一个人就可以,别忘了答应我的事。”宋攸宁的交代完之后,轻松的离开这里。

  有时候宋千雅真怀疑宋攸宁和宋明玉到底是不是一母同胞,性格怎么就有这么大的差距,不过既然答应了宋攸宁,她该做的还是要做。

  庆王府!

  沐子宸听闻她前来,主动迎出来,看着她清新脱俗的脸颊,笑着道:“我还以为你再也不会踏足庆王府了呢!”

  “我今天是来看大姐,不知庆王是否愿意行个方便,让大姐出来见我!”宋千雅看了一眼这里,昔日宋明玉呆的地方已经易主给紫鹃,而宋明玉则被赶到了拆房,加上她平日对丫鬟非打即骂,在拆房也是受尽屈辱。

  她听闻的宋千雅来看自己,以为耳朵除了问题,确定之后,目光看向自己身上的衣衫,昔日她风光无限,现在还不如一个小丫鬟,想到宋千雅可能是来看自己笑话的,继续坐在草垛旁冷声道:“不见!”

  “你以为你还是当初那个趾高气扬的宋侧妃?”小丫鬟朝她身上踹了一脚,“王爷说了,你必须去,没有回绝的理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