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青羽苦笑着摇摇头,“没什么!”

  他刚才分明感觉到了宋千雅的气息,可是他环顾四周,并未看到宋千雅的身影,神色有些讪讪。

  他心里清楚,想走的意志并非那么坚定,只要宋千雅留他,哪怕一个眼神,他都愿意留下来,可惜什么都没有!

  唯有苦笑!

  当真要做的如此绝情吗?

  沐青羽在心里问道,却得不到想要的答案,其实在他看来,宋千雅跟谁在一起,有谁的孩子他都可以不计较,只希望她幸福就好。

  欧阳浩泽如何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拍拍他的肩膀,“过去就过去了!”

  “我内心已经放下了,只是潜意识里有些条件反射罢了!”沐青羽挤出一抹笑意,“我要走了,别忘了答应我的事情。”

  欧阳浩泽本来担心他的身体,现在看到他这样,只好道:“我送你一程!”

  宋千雅在墙角处,听到车马离开的声音,才再次探出头去,怔怔的看着,心中对沐青羽除了祝福还是祝福。

  尽管凤清灵为人嚣张跋扈,但她对沐青羽的心,没有人能够比拟,宋千雅相信,天长日久,沐青羽定然会被她感动。

  回到东宫,宋明珠已经等候她多时,手上拿着圣旨,看到她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意,“姐姐你终于回来了,真是让妹妹好等!”

  “我可当不起你的姐姐,有什么话不妨直说,何必拐弯抹角!”

  “姐姐的脾气还是这么暴虐,很快你的脾气就会降下来!”宋明珠将圣旨塞到她手上,“这是皇上让你们东宫缉拿宋攸宁的圣旨,七日不交出宋攸宁,以抗旨罪论处!”

  “宋明珠,你还真是狠辣,连自己亲哥哥都不放过。”

  “宋攸宁胆敢夜闯皇宫行刺圣上,抓他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现在整个京城都贴满了抓捕他的告示,我也希望姐姐不要让我失望!”宋明珠说完,冷笑几声,潇洒的离去。

  沐邵民回来之后,看到桌子上的圣旨,气急败坏的扔在地上,“这个宋明珠实在是胆大妄为,连圣旨都敢伪造!”

  宋千雅将圣旨捡起来,“现在皇上在她手上,她想要什么样的圣旨,就有什么样的圣旨,不需要伪造,如果是伪造的倒也好了。”她略带歉意的看着沐邵民,“这件事是我连累了你们!”

  “这件事与你无关,是宋明珠欺人太甚,就算不是你,只怕她也会第一个拿我开刀,毕竟现在父皇身体虚弱,随时有驾崩的可能,对付我,她就等于少了一个劲敌!”沐邵民端详着圣旨,半天才继续道,“千雅,如果我出事,你一定要带着我母后和婉音离开这里,去找七弟,他会为你做最好的安排!”

  “你说的是什么话,我又岂能丢下你不管,就算我能,依照宋明珠的手段,也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她就算掘地三尺也会将我们找出来!”宋千雅叹息一声,“之前是我小看了宋明珠,让她入宫,当真是引狼入室。”

  沐邵民目光镇定下来,“如果她再苦苦相逼,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逼宫!”

  “那你可做好最坏的打算了?”宋千雅试探性道。

  “除了这条路难道还有别的路可走吗?”沐邵民声音冷凝下来,“横竖都是一死,还不如拼一次。”

  酷dd匠◎网)唯D一正版H,+其$e他*V都是盗_版_$

  “我支持你,这件事你只管去做,后续工作由我来做。”宋千雅点点头,现在这也是他们唯一的出路。

  “王妃,外面有人找你,自称是你的旧相识!”小厮的声音打断了他们二人的谈话。

  “你好好准备,我去去就来!”宋千雅跟小厮走出去,一位身穿斗篷的人站在门口,她全身黑衣,引来不少人驻足。

  宋千雅将她引进来,小声道:“可是庆王府出事了?”

  “我发现最近庆王在谋划什么,好像与宋明珠有关,我这次是来提醒你小心行事的!”来人正是云翠!

  “难道庆王要逼宫不成?”宋千雅眼中出现一抹戾气,“你确定这件事也与宋明珠有关!”

  “有几次我随庆王进宫,无意中发现他与宋明珠之间的关系很暧昧,只要逼宫是假,宋明珠胁迫皇上让位才是真!”

  “这个宋明珠还真是步步为营!”好像东宫这边有宋明珠的眼线一般,无论他们这边有什么样的举动,宋明珠总是要快他们一步。

  云翠看着她愁云不展的面容,低声道:“之前你那么跟庆王作对,如果他登基,只怕第一个不放过的人就是你。”

  “那就试试吧,我也想知道庆王他有没有登上皇位的命!”宋千雅厉声道,“这几天你就老老实实在庆王府呆着,千万不要让庆王对你产生怀疑,如果有需要,让宋明玉来通知我!”

  “她?”云翠无奈道,“自从你让紫鹃进入庆王府之后,她处处压宋明玉一头,每天将宋明玉折磨的够呛,偏偏庆王对此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宋明玉可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出不来!”

  “这个紫鹃!”宋千雅露出同样的笑容,“那算了,你现在还是保全自己最重要,不然到时候就算我要给你自由,你也未必有命去享受!”

  云翠欲言又止,最终道:“如果你是这场争斗的胜利者,那否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他一命!”

  “你对他动了真情?”

  云翠没有辩解,从她进入庆王府开始,沐子宸一直对她宠爱有加,这种被人爱着的感觉她从来没有过,就算不爱,对沐子宸也充满感激之情。

  “这件事我会考虑的,你先回去吧!”在这一刻,宋千雅已经对她失去了信任,人心难测,卧底对猎物产生感情,很容易影响事情的格局。

  “千雅,我不会背叛你,但也会尽自己的权利保全他。”云翠留下这句话,走出去。

  人各有志,何况沐子宸若是想要得到一个女人的欢心,可以无所不用其极,云翠会对其动心,宋千雅根本就不感觉奇怪。

  现在最重要的是宋攸宁,上次宋攸宁离开东宫之后,就音信全无,现在满城都是通缉他的告示,宋千雅有些担心他。

  宋千雅坐在那神色有些呆呆,点墨拿着水果进来,见她这样,笑着道:“王妃的气色最近是越来越差了,快吃个水果补补!”

  宋千雅哪里有胃口,拿着水果看了半天,又放回去,“最近你可有见大哥回来过?”

  “没有啊,怎么了?”点墨摇摇头,“王妃你若是想找公子,何不回相府去看看,或许公子回家了呢!”

  宋攸宁这些年极少在京城落脚,可以说连个朋友都没有,那么他能去的地方,也就只有相府了。

  宋千雅将水果放下,朝相府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花钰说:

  今天五更哦!!〜〜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