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句堵住了宋明珠的嘴,如果宋明珠真要在这个时候赶尽杀绝,无论里面是否有问题,都会被人诟病,想要成大事,就不能被人抓住把柄,尤其是在血脉这件事上,宋明珠狠狠看了他们一眼,冷声道:“走吧!”

  宋千雅这才稍微松了口气,带着宋攸宁离开这里。

  经过这段时间的疗养,宋攸宁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宋千雅将他带回东宫,为他检查伤势,确定他没事之后,低声道:“大哥,可知宋明珠为何一定要将你除之而后快?”

  “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为了她的身份,这些年我奉爹之命暗中调查宋明珠母亲方青青的事情,发现很多疑点。”宋攸宁迟疑了一下,看着她道,“你们之间好像有什么必然的联系,所以宋明珠才不会对你动手。”

  “你该不会说我娘也是西域之人吧?”宋千雅半开玩笑道,“谁都知道我娘是苏家大小姐,怎么可能会与西域的人扯上关系!”

  “其实你娘她并非真苏家大小姐!”宋攸宁顿了一下,“据传言苏家大小姐早在多年前就已经的香消玉损,你娘是被苏家收为义女,代替苏家大小姐嫁给爹的。”

  c#酷匠/A网h:唯“》一正版,cj其他|v都是盗版aB

  宋攸宁见她不信,继续道:“我没有骗你,不信你可以去问苏将军!”

  他性子耿直,做事原则性很强,从来不会信口开河,这一点宋千雅比谁都知道,否则上一世在她有为难的时候,宋攸宁也不会背着宋明玉等人给她偷偷传递消息。

  宋攸宁不属于这些尔虞我诈她也不愿让宋攸宁缴入这些事情中来,低声道:“世间事情真真假假,没有人能够说的清道的明,就算我娘真的是昔日的西域圣女有如何,这些都是不可信的传说,西域圣女也已经成为过去,不复存在,若他们真有强大的感知力,就不会连自己的死亡时间都没有办法预料到。”

  “宋明珠对付你就是为了这一个目的,无论真假,你都难逃此劫。”宋攸宁合上眼眸,“咱们志不同不相为谋,告辞!”

  “你现在还能去哪?你身上有毒素未清除,如果你离开这,不出三天你必然暴毙而亡!”

  宋攸宁不理会她,艰难的站起来,“死也要死的其所,与其苟且偷生,还不如痛痛快快的面对死亡!”

  看着他踉踉跄跄的往外面而去,宋千雅没有再阻拦,宋攸宁的性子如此,她能阻止的了一次,阻止不了第二次,也就随他去了。

  欧阳浩泽愤愤不平道:“羽拼了半条命将他救活,没想到又去送死,这一点都不知道珍爱生命!”

  “羽王爷现在在哪?”

  欧阳浩泽眼前马上一亮,“你是不是要去看羽,你放心,虽然他伤的比较重,但还死不了,你一去他就算死了,也能开心的活过来!”

  “欧阳浩泽,你记住这里是皇宫,有些话若是被不怀好意之人听去,大家都会很麻烦,你要是不能管住你的嘴,就离我远一点,省的我看着心烦!”宋千雅瞪了他一眼,心揪到一处。

  从他们相识到现在,沐青羽一直暗中支持她所做的每一件事,甚至替她挡住诸多灾难,他越是这样,宋千雅对他的亏欠也就越多,就好像滚雪球一样,最后偿还不起。

  她承认自己喜欢这种感觉,但她绝对不能再让沐青羽为她涉险,在她看在所有的一切都抵不过一个沐青羽来的重要。

  欧阳浩泽吐吐舌头,将沐青羽现在所在地告诉她,“去的时候穿的好看一点,他喜欢美女!”

  趁宋千雅一巴掌闪过来之际,欧阳浩泽早就逃之夭夭。

  丑时刚过,宋千雅就穿上夜行衣,往羽王府而来。

  凤清灵嫁到羽王府之后,羽王府所有的权利都落在她的手上,只是凤清灵是一个土包子,看着将羽王府打理的井井有条,实则乱成一团,只要找到破绽,想要混入羽王府很容易。

  沐青羽躺在床上,透过月光,看到有人影前来,佯装睡熟准备给来人以致命一击。

  宋千雅缓缓来到他身边,手稍微一动,被沐青羽一把抓住,现在沐青羽的身体羸弱,用尽力气也无法撼动宋千雅半分,等他看到来人之后,急忙松开手,一脸抱歉道:“你……你怎么来了?”

  “你的身体怎么回事,怎么会虚弱到这个地步?”宋千雅径直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将周身一半的血液输入宋攸宁体内你有可能会死?”的沐青羽看着她盛怒的脸,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意,“你这是在关心我吗?我是否可以理解为你大半夜前来看我,也是为了关心我?”

  “我来只是为了告诉你,日后不要再以身涉险,否则就算你死了,也不能博得我办法同情。”

  “是吗?同情就算了,只要你能在心里留有我一席之地就够了!”沐青羽的手从她盛怒的脸上划过,“其实看到你如此关心我,那我之前做的一切就都是值得的。”

  “羽王爷,你要看明白,我现在是你大嫂,你要是无法摆正这个观点,日后对你对我都很麻烦!”

  “大嫂?”沐青羽嘲讽道,“你与他有名无实,等你们有了夫妻之实,在跟我说这个吧!”

  “我有了他的孩子!”宋千雅将胳膊伸过去,“你也会医术,若不信大可一试。”

  沐青羽的手颤颤巍巍的附着在她胳膊上,出现了两道脉搏,沐青羽身体本就虚弱,被她刺激之后,身体咣当一声跌坐在床上,“这……这不可能!”

  “世间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你还是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不值得!”宋千雅将该说的话都说清楚了,至于怎么办,就看沐青羽自己了。

  沐青羽指着她冷声道:“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你嫁给他难道不是为了共同的利益吗?”

  “现在大皇子大权在握,皇上又体弱多病,只要他愿意,随时可能称帝,没有一个女人不向往皇后之位,包括我!”宋千雅往后退了一步,“所以日后你不用再为我做任何事,我偿还不起!”

  沐青羽愣愣的看着她,半天回不过神来,宋千雅知道自己的话在他心里起了作用,临走时道:“你放心,之前我欠你的人情,我一定会还的。”

  “我不需要,你走,走啊!”沐青羽不想再看到她,话语撕心裂肺。

  宋千雅决绝的离开羽王府,站在屋顶之上,看着沐青羽颓废的样子,她心里也不好过,沐青羽颓废了多久,她就在屋顶守了多久,两个人分明离的那么近,却又那么远。

  欧阳浩泽实在不忍心沐青羽再受刺激,走进去轻声劝谏道:“天涯何处无芳草,你又何必执着?”

  沐青羽朝着他脸上就是一拳,一字一句道:“你不是说他们二人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吗?为何千雅会有他的孩子?为什么连你都骗我?为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