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邵民没想到她竟然厌恶自己到这个地步,连说话都多了几分不屑,他还未受到过如此冷遇,心中气急了,“好,你让我娶她,我娶就是了,从今往后我不会再缠着你,哼!”

  宋千雅知道自己刚才的话伤了沐邵民的心,长痛不如短痛,与其给他希望让他空等下去,还不如彻底断了他的念头!

  沐邵民走了几步,扭头对她继续道:“宋千雅,你对我了真是绝情!

  “当初的约定如此,现在我只是让你看清现实!”宋千雅话语不带一丝感情。

  沐邵民想起她与欧阳浩泽在一起轻松的神色,冷声道:“难道我们连朋友都不是吗?你为何能跟欧阳浩泽做朋友,与我就不可以?”

  “我与他之间没有任何利益往来!”宋千雅回到的干脆,的确,没有利益的两个人才能做朋友,否则只能做利益伙伴,失去了利益支持,两个人的关系也就该结束了。

  沐邵民彻底被她激怒,摔袖而走。

  欧阳浩泽像鬼魅一样出现在宋千雅身边,声音中多了一丝邪气,“还以为你嫁给大皇子会过的很幸福,原来也不过如此,真替你到可悲!”

  “你有时间在这调侃我,还不如帮我去寻找医治宋攸宁的办法,我心中还有很多疑团还需要他帮我解开!”宋千雅迟疑了一下,“庆王府那边有什么动静,上次谢清婉死了之后,沐子宸一直争夺控制相府的权利,我总觉得这里面不简单!”

  “还不是你那个爹,据说他曾经出使西域的时候,不仅得到了西域公主的放心的,还得到了一件西域的宝贝,据说得到那件宝贝的人可得天下。”

  “要真是如此,现在也不会是这个局面,可见传言不可信!”宋千雅目光中多了一份冷厉之气,“我怀疑宋攸宁中的毒解药在宋明珠身上,你有没有办法对付宋明珠,逼她交出解药!”

  “我一向怜香惜玉,何况宋明珠长的如花似玉,我可下不了手……”

  欧阳浩泽话为说完,就结结实实挨了宋千雅一拳,“你这个采花贼什么时候也有了怜香惜玉之心,我怎么不知道,我告诉你,你若是不帮我,我就把你交给文芊芊!”

  听到文芊芊三个字,欧阳浩泽的头都大了,马上败下阵来,“我可真是上辈子欠你的,我答应你,如果解药真在宋明珠身上,我一定给你取来如何?但你也要答应我,日后不许再在我面前提文芊芊三个字,知道吗?”

  “文芊芊是天朝第一才女,才貌双全,多少王孙贵胄抢着求娶,听闻二皇子也在其中,你可倒好,跑的比谁都快,我本来还有意为你们二人做媒,既然你没有这个心,我也就不管了,等日后你看着文芊芊嫁给别人,别后悔就行。”宋千雅一边说一边观察他神色的变化,宋千雅以为欧阳浩泽习惯了游戏人间,就算对一个人有感情也不会轻易表露,想用这话刺激一下欧阳浩泽,没想到他一点都不为所动,仿佛在听一个陌生人的事一般。

  不过也好,文芊芊那样的大家闺秀也并不适合欧阳浩泽这样的男人,嫁给他成天见不到人,还不如寻找一个一心一意对自己好的男人,至少这样活的踏实。

  每每这个时候,宋千雅都会想起沐青羽,纵然现在沐青羽不在身边,只要想起,就觉得心里很温暖。

  酷匠c网2正"S版◎首发wp

  见他半天不说话,宋千雅继续道:“你该不会是好龙阳吧?”

  “你到底是不是女人,说话没轻没重,你才好龙阳呢!”欧阳浩泽神色有些不自然,“并非是文芊芊不好,而是我心里已经有人了,所以其他女人就只能靠边站了!”

  “该不会是我吧?”宋千雅指着自己。

  “你还真不是一般的自恋,你哪里有那个资格?”欧阳浩泽难得不是浪荡公子的模样,“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美丽的女子,真是仙子下凡尘,让凡间的一切都黯然失色,尤其是她弹了一手好琴,琴音婉转,让人留恋!”

  “该不会是婉音吧?”宋千雅继续猜测,见欧阳浩泽不语,“真是她?她可是大皇子的女人,你喜欢她是没有结果的!”

  “你就别瞎猜了,累不累啊!”

  “到底是谁?”宋千雅发现女人都有八卦的毛病,她也不例外,“说说,我看看自己认不认识!”

  “她已经过世了,算起来她算是婉音他们的师姐!”欧阳浩泽眼中柔情无限,那是只有提到心爱的女人才有情愫。

  宋千雅都不敢相信昔日的浪荡公子,原来还是一位痴情郎!

  宋千雅也不好再提及他的伤心事,但心中对这样的女子充满好奇,想知道到底是怎样的女子,能够如此让欧阳浩泽牵肠挂肚。

  她去找婉音询问,哪里想到婉音竟然一问三不知,只知道有这样一位师姐,却从未见过。

  婉音不解的看着她,“你问这个做什么?不过听闻那位师姐琴艺高超,远非我辈能及,最重要的是她飞天舞更是美轮美奂,无人能够与之相提并论,哪怕是当初的西域公主也略逊一筹!”

  宋千雅光是想,也觉得那个女子光彩照人,难怪能让欧阳浩泽这么惦记。

  她转移话题,“大皇子已经同意以正妻的礼仪将你娶进门,上次害的你连拜堂都没拜安生,这次我一定给你一个隆重的婚礼,十里红妆,让你成为人人妒忌的新娘!”

  “千雅,其实大皇子的心意我知道,他同意娶我也是为了气你,你没有必要为了我跟他闹矛盾,不值得。”婉音朝她摇摇头,“还有,我已经决定要离开这里了,入宫这些天我一直在想这件事,我以为他就算对我没有爱,至少也有情,但是今天看到他这个样子,我是彻底死心了,我也该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去了。”

  “你要去哪?”宋千雅心咯噔动了一下,“你不是说要一直陪着大皇子吗?”

  “我是想,可是我在宫中的时候接到了师父的飞鸽传书,让我回去继承大典,我不想没有了爱情,连最后的师门之情都没有了。”婉音平淡的话语中充满感伤,眼中不满氤氲,“你别告诉大皇子,我不喜欢分别的场面,我怕我会舍不得!”

  “无论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都支持你,只要你开心就好,不过我相信大皇子心中真正喜欢的人是你,只是他还不明白,等他日后明白过来,一定会去找你的。”听着宋千雅的话,婉音只是笑,并不开口。

  这一走就是永别,又哪里来的日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