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被他们吵的有些受不了,朝他们摆摆手,“要是没事你们的就先下去吧,朕有些累了。”

  “哼!”凤清灵朝沐青羽冷哼一声,大摇大摆走出去。

  “邵民你留下!”皇上喊住要一同离去的沐邵民,等人都走了,皇上才稍微松了口气,看着他道,“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

  “父皇先恕儿臣无罪,儿臣才敢说!”见皇上点头,沐邵民继续道,“这次的事情本不是七弟的过错,毕竟谁都不愿意娶一个悍妇回去供着,儿臣觉得父皇应该利用这件事杀杀汝阳王府的锐气,否则岂不是外人以为咱们皇家怕他们汝阳王府?”

  皇上叹息一声,“这些年汝阳王看着是一个闲散王爷,实际上手中握有三分之一的兵权,狗急了还会跳墙,何况是他!”

  这一点有些出乎沐邵民的意料之外,他不解道:“这怎么可能,这些年汝阳王可从来没有过问过军中的情况啊?”

  “这你就不懂!”皇上更多的是无奈,“他明着不过问,不代表暗中不过问,据朕所知,这些年汝阳王一直暗中往军营安插自己的人,但这件事他做的十分隐秘,根本抓不到半点破绽,朕这次将你单独留下来,是希望你派人暗中去查这件事,一旦这件事坐实,朕不仅会处置汝阳王府,还会恢复你的太子之位。”

  “太子之位?”沐邵民冷笑一声,“那个位置自从儿臣坐上之后,就一直是如坐针毡,没有过过一天安生日子,如果父皇真是为了儿臣好,还是给儿臣封王吧,这样才有利于儿臣的行动。”

  太子之位多少人梦寐以求,包括当年的皇上,真是为了上位不择手段,皇上没想到这样有诱惑力的位置竟然在沐邵民眼中如此不值一提,走到沐邵民身边,“你这样说是因为你还没有尝试到权利带给你的荣耀,如果你尝到了,一定会紧握手中的权利,不敢有半点放松。”

  “别人或许会被权利蒙蔽了双眼,但儿臣不会,儿臣不希望有任何东西束缚住儿臣。”沐邵民心意决然,这些年他在太子的位置上坐的太辛苦,他实在不想自己再回到那样的日子当中。

  “你或许不想,但你身边的女人呢?宋千雅可不简单,你觉得你一个王爷的身份能满足她的野心吗?”皇上反问道,这话直刺沐邵民的内心,“只有有了权力才能够彻底将自己的女人束缚在自己身边,你懂吗?”

  沐邵民不禁想起了宋千雅,那个从他看到第一眼就爱上的女人,他迟疑了一下道:“儿臣明白了,儿臣谨遵父皇的安排!”

  见他终于开窍,皇上也就安心了,“你先下去吧,朕等你的好消息!”

  从金銮殿出来,沐邵民的情绪有些起伏不定,心中所坚持的东西开始动摇,第一次对皇位有了觊觎之心。

  他在未央宫向皇后禀报了金銮殿的事情之后,和宋千雅一同离开,宋千雅看着他愁眉不展的样子,小声道:“皇上是否还跟你说了什么?”

  “你想当皇后吗?”沐邵民冒出这句话,看宋千雅的目光多了一分审视。

  “我没有那个资格!”宋千雅避开他的目光,“我与你之间只有利益关系,你若当上皇上,能够陪伴在你身边的也是婉音,而不是我,这一点你心里应该比谁都清楚。”

  沐邵民想起皇上说的话,有了权力才能束缚住自己心爱的人,他看着宋千雅的目光变了几次,最终道:“回去吧!”

  “我今天向母后说了婉音的事情,母后答应给婉音一个身份,并让她成为你的平妻。”

  沐邵民有些震惊的看着她,没想到自己对宋千雅真心相对,而宋千雅却极力想要将他撇开,内心有一个声音在不停的咆哮,他强行压制住自己的情绪,低声道:“你心里那个人是否是七弟?你肚子里的孩子是否也是七弟的?”

  `T看7正3:版章(节2v上酷◇匠/、网

  “不是!”

  “不是他还能有谁?如果你们二人清清白白,凤清灵也不会大闹东宫。”沐邵民终于爆发,“我可以容许你所有的一切,但我绝对不容许欺骗!”

  宋千雅镇定的看着他,一字一句道:“我们之间只有利益关系,大皇子莫要会错了意。”

  “站住!”沐邵民拦住她,“就算是利益关系,难道我就不能知道真相吗?”

  “自然不能,那是我自己的事情,与你没有半点关系,如果大皇子再苦苦相逼,那我只能铤而走险,离开东宫,我说的出,办得到!”宋千雅不再理会他。

  看着她决绝的身影,沐邵民的手捏的咯咯作响,脸型扭曲,心中的怒火彻底被点燃,低声道:“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对我俯首帖耳!”

  爱而不得,这种情绪快要将他逼疯了,他只能忍,也必须忍。

  他们走了之后,婉音一直很担心,见宋千雅回来,目光朝后面看去,并未见大皇子的身影,忍不住道:“大皇子呢?他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他还有些事要处理,可能会晚一点!”宋千雅的话有些言不由衷,脸上也多了抹疲惫之色。

  婉音扶住她,“你没事吧?”

  “婉音,我问你个问题,希望你老实回答。”

  “你说!”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大皇子爱的不是你,你会如何?”

  婉音的眼中多了一份慌乱,还是沉声道:“不爱就不爱,我与他地位悬殊,也从未想过他会真心实意的爱上我,只要让我留在他身边,我就满足了。”

  “你……”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他不爱我,他对我的关爱极其呵护,不过是因为我长的像他曾经喜欢的一个女子罢了,甚至他对我的感情还比不上对你。”婉音一向很理智,唯有面对沐邵民的时候,整个人才会有一份患得患失之心。

  宋千雅看着她,仿佛看到了多年前的自己,为了爱情可以放弃一切,哪怕察觉到沐子宸的变心,也选择无条件相信,坚信自己总有一天会打动他,结果呢?死的比谁都惨。

  她不愿看到婉音走自己的后路,劝谏道:“与其这么痛苦的爱着,不如选择放手,你若愿意,我可以成全你。”

  “他是我活下去的希望,离开他我生不如死,既然生不如死,还不如给自己一个希望,何况你答应了给我名分,这就够了。”婉音脸上多了一份满足。

  “哎!”宋千雅叹息一声,“我再给你几天的时间,你若不改初心,我就会将你送到皇后娘娘身边,让她给你一个身份之后,让你成为平妻,与我平起平坐,这也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了。”

  “谢谢你!”婉音依旧是波澜不惊的神色,只是宋千雅在她眼中看到了哀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也有自己的人生,如果她心意已决,宋千雅自当成全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