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知道你知道了多少?”宋千雅话语中多了三分试探。

  这段时间她做什么从来都没有避开婉音,目的就是想要知道婉音在面对那些事情的时候是什么反应,可婉音的心思远比她想的要深沉的多,她根本猜测不出来,所以这次她依旧没有避开婉音。

  婉音也不藏着掖着,直接道:“我看到小姐穿着那件广袖鸢尾百褶裙出去,之后发生的一些列的事情,我也都看到了。”

  “你就这说出来,不怕我杀人灭口?”

  “如果小姐想要对付我,也不会等到现在。”婉音声音低沉下来,“你若信我,保证一个字都不会透露;你若不信我,那就杀了我吧,反正你武功高强,我也不是你的对手。”

  “不愧是大皇子看中的人,果然比一般人看的深远。”宋千雅笑着道,“不过我喜欢聪明人,若你日后嫁给大皇子,还能如此,那日后大皇子府上的事情我都可以不插手,若是你不能,就算大皇子宠你、爱你,我也不会手下留情,我不喜欢在自己身边放一把随时会让自己致命的刀。”

  “这一点你尽管放心,我与你们不同,我想要的只是大皇子的心,至于其他的,你完全可以将我忽视。”婉音给出了同样的回答,“无论什么时候,我都能认准自己的位置,绝对不会做出任何逾越之事。”

  这次宋千雅明目张胆的从沉香阁出来,一个是为了试探宋成光;另一个就是为了试探婉音,婉音的聪明超出她的想象,不过她喜欢聪明人,只有跟这样的人打交道,才不会太累,否则日后就算她有心扶持婉音,也未必能够随了大家的心意。

  婉音继续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我希望你不要做出伤害大皇子的事情来,只要你答应我这一点,那么日后你做什么,我都权当没看到,如何?”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宋千雅还以为她是个冷面没人,没想到涉及到感情的时候,她也算不上镇定,心中的情意隐藏的再好,也会通过眼睛透露出来。

  “我嫁给大皇子不过是各取所需,且我与他是朋友,怎么可能会对他动手?”

  “那就好!”婉音伸出手来与宋千雅击掌盟誓。

  宋千雅回到沉香阁,屁股还没坐稳,就看到米儿匆匆忙忙进来,声音急切道:“二小姐不好了,老爷快不行了,夫人请您快点过去看看!”

  “怎么回事?”宋千雅的眉头微皱,“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这个奴婢也不知道,反正夫人让您赶紧去一趟!”米儿因为刚才跑的太急,说话的时候断断续续,脸也被憋的通红。

  gX酷K;匠%网》?首发1*

  “我知道了!”宋千雅点点头,“你先去回禀夫人,就说我马上就到!”

  婉音拦住宋千雅,“今天发生了什么多事,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再趟这趟浑水了,对你没有任何好处,相反还会让别有用心之人将这件事全部都推脱到你的身上,到时候你就麻烦了。”

  “不管怎么说,他现在毕竟是我名义上的爹,我这个做女儿的如果熟视无睹的话,岂不是让人笑话!”宋千雅推开她的手,笑着道,“你放心,就算我明天没有办法出嫁,我也会为你做最好的安排!”

  “我不是那个意思!”婉音摇摇头,“我是不想你出事!”

  “别忘了这里是相府,我明天要出嫁,要是在这个时候出事,相府担不起这个责任,宋成光也没那么傻!”宋千雅推开她的手,“我两个时辰不回来,你就想办法将这件事告诉大皇子,知道吗?”

  见她心意已决,婉音也不好阻拦,“我只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

  “那你自己看着办,我相信你的能力。”宋千雅轻声道。

  谢清婉看到宋千雅前来,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反转,“千雅,你终于来了,你要再不来,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爹呢?他现在在哪?”宋千雅目光环顾四周,发现周围聚集了不少暗卫,这些人都是宋成光暗中训练出来的,从来不会暴露在人前,这次调出来,看来是冲着自己来的了。

  没想到宋成光这么快就清醒过来了!

  她在心里冷声道,不过这些对于她来说并造不成任何影响,她看着谢清婉,“怎么?你请我来难道不是让我为爹治病的?”

  “是!是!是!”谢清婉让开一条道路,“你看我光顾着说话,都忘了正事。”

  宋千雅往前面迈了一步,又退回来,若有所思道:“我刚才为爹把脉的时候发现爹体内有一种慢性毒素,这种毒我闻所未闻,我担心自己贸然给爹诊治会耽误病情,所以我已经派人去给师父送信,相信师父很快就到,现在爹身体弱,我还是在外面等着吧,以免像刚才那样冲撞了爹!”

  “你到底有没有孝心,你爹马上就不行了,你非但不进去为其医治,还在外面找那么多冠冕堂皇的借口,传出去,不怕别人指着你的脊梁骨骂你吗?”谢清婉目光清冷,“还是说你根本就不想救他?”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他是我爹,我怎么会不想救他呢?反倒是你,什么都不懂,还在这胡说,万一我真进去冲撞了爹的病体,这个责任你承担的起吗?”

  谢清婉对上她清冷的目光,身体往后退了一步,也不敢太过于逼迫她,只能耐着性子的陪她在这等,最后实在受不了了,自己转身进去。

  宋千雅找了个舒适的地方坐下,怎么着她也要耗过一个时辰,等着救兵的到来,否则就算她武功高强,想要在这些暗卫手上逃脱,也绝非易事。

  “老爷,你怎么又吐血了?”里面传来谢清婉的惊呼声,宋千雅权当没听到,依旧好好的坐在那赏月。

  半个时辰之后,沐邵民带着李太医从外面进来,宋千雅这才稍微松了口气,装出一副急切的样子对李太医道:“太医,你快进去救救我爹吧,他快不行了。”

  李常半夜被沐邵民的叫起来,完全不知怎么回事,听到宋千雅这话,急忙往里面而去,生怕耽误了诊治的时间,酿下大祸。

  沐邵民拉住宋千雅,朝她摇摇头,示意她先不要进去,等事情有了结果再说,宋千雅扫了一眼里面,现在她还不希望宋成光死,若宋成光就这么死了,那岂不是太便宜他了。

  沐邵民硬是将她拉到一个无人的地方,对她小声道:“今晚相府的事情闹出这么大动静,只怕明天的婚礼不能如期举行了。”

  “我爹他只是病了又不是死了,婚礼为何不能如期举行,还是说大皇子反悔了?”宋千雅看着他,“只要不是后者,别说明天没有别的事,就算明天下刀子,婚礼也照常举行,就不信有人敢阻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