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清婉厌恶的看着她,“你来做什么?这里岂是你这种下贱之人该来的?”

  “夫人,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你也可以轻贱我,可你别忘了我是庆王身边的人,我在外面代表的是庆王,你这样嘲讽我,岂不是在一定程度上嘲讽庆王?”云翠站在她面前,话语干脆,反击力度大,让谢清婉一时无言,云翠继续道,“何况大小姐已经答应我入王府,还请夫人日后说话分清轻重。”

  谢清婉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沐子宸对谢清婉的言辞也多有不满,瞥了她一眼,对宋成光道:“丞相,时辰不早了,我们也该走了。”

  “恭送庆王殿下!”宋成光好不容易才说服沐子宸娶宋明玉,巴不得这件事早点结束,你来还敢耽误。

  因为谢清婉的关系,沐子宸对宋明玉都多了几分不满,耐着性子对宋明玉道:“我们该走了。”

  宋明玉叹息一声,知道刚才谢清婉已经彻底惹怒了沐子宸,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朝着谢清婉跪拜养育之恩后跟沐子宸离去。

  宋千雅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沐子宸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候,目光在她身上稍作停留,宋千雅佯装没看到,走到宋明玉跟前,“姐姐日后兀自珍重!”

  “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宋明玉冷哼一声,“如果是,只怕让你失望了。”

  “姐姐这说的是什么话,我与姐姐自来姐妹情深,何来看你笑话之说?”宋千雅目光清淡,看不出有任何情绪。

  宋明玉心里清楚,她的出嫁是相府的耻辱,而宋千雅的出嫁则是相府的无上荣耀。她自小就因为身份的原因,想要与宋千雅挣个高下,却屡屡败在宋千雅手上,这次更是如此,她发誓,今天她失去的一切,一定会让宋千雅加倍偿还,就算她是侧妃,只要有相府在,就没有人敢在她头上动土。

  宋千雅如何看不出她在想什么,继续道:“姐姐良辰吉日,妹妹就不多做打扰了,愿姐姐与姐夫夫妻情深,白头偕老!”

  “用不着你在这假惺惺!”宋明玉懒得再与她计较摔袖而出。

  云翠对宋千雅道:“大小姐的脾气就这样,二小姐千万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这是自然!”宋千雅拉住云翠的手,“日后你们同在庆王府,还请你对姐姐多家关照,我这个做妹妹的必然感激不尽。”

  “一定!”两个人相视一笑,将彼此的心意了然于胸。

  庆王府虽然是娶侧妃,排场却比一般亲王娶正妃稍微小一点,引来不少人围观,当他们看到沐子宸要与两个女子拜堂成亲的时候,更是觉得匪夷所思,纵然宋明玉算不上相府的正嫡女,也算是嫡女,沐子宸这样做,无疑是等于给相府难看。

  宋明玉看着云翠站在自己对面,手下意识的去扯了一下盖头,心中那个恨,沐子宸这样做简直是对她赤裸裸的羞辱,她手握成拳,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无论如何她都一定要忍受住,只要她退缩,她就输了。

  沐子宸娶名义上是娶的宋明玉为侧妃,实则整个过程一直是对着云翠,不是喜婆提醒,沐子宸几乎都要忘了宋明玉的存在。

  忍,一定要忍住。

  云翠透过盖头能够看到宋明玉的脸已经因为愤恨而扭曲变形,在沐子宸拉着拜堂成亲之后,她的手稍微往后缩了一点,小声道:“王爷,你该去拉宋小姐的。”

  沐子宸这才拉起宋明玉的手,往里面而去。

  宋明玉一进去,整个人都惊呆了,她居住的院落,甚至比不上自己扶柳居的一半,且有些狭窄,她就算再能忍,也无法忍受沐子宸对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轻视,将头上的盖头扔在地上,拿脚就要踩,被采薇拦住,“大小姐不可!”

  “有什么不可,滚开!”宋明玉一把将她推开,“他们轻视我也就算了,连你一个小小的婢女都敢阻拦我,当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一脚踩在采薇的肚子上,“不要以为你是爹的人,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

  “宋明玉,你在做什么?”沐子宸从外面进来,看到这一幕,眼中闪现出一丝戾气,“亏云翠说你识大体,为人大度,今日本王算是长见识了。”

  宋明玉将他要走,放开云翠,一把将他抱住,“王爷,你不要走,妾身求你了!”

  沐子宸同娶侧妃,已经让不少人看宋明玉的笑话,若洞房花烛夜,沐子宸从她房中离开,日后宋明玉就真没什么脸面在庆王府待下去,她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也要将沐子宸留下。

  “宋明玉,你实在太令我失望了!”沐子宸一把将她推开,“如果你老老实实在庆王府呆着,这里会有你的一席之地,若是你再敢胡作非为,别怪我翻脸无情。”

  “沐子宸!”宋明玉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怒视着他,“不要以为你娶了我就是对得起我,也不要以为你娶了我,我就能任你摆布,那你也太小看我了,尤其是在今天洞房花烛的时候,你若是无视我的存在,我一定让你后悔。”

  “你?”沐子宸冷笑一声,“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觉得你还能做什么?”

  宋明玉抽出早已准备好的匕首,“你敢走出这里一步,我就敢死给你看,你可以不在乎我的生死,不知你在不在乎相府的支持?”

  aY酷o匠8网C正版首=发

  “你这是在威胁我?”沐子宸最很别人威胁自己,将宋明玉手上匕首打落,“你人在庆王府,我就不会让你死。”

  “那就试试,死的方式有一万种,只要我想死,没有人能拦得住我。”宋明玉这次有了鱼死网破之意,“我就不信我堂堂相府嫡女,连云翠那个替代品都比不上……”

  “啪!”沐子宸一巴掌扇过去,血从宋明玉嘴角沁出来,沐子宸咬牙切齿道:“这次是给你一个教训,日后你若再敢说出这样的话,我绝对不会心软。”

  “你竟然为了那个贱人打我!”宋明玉吼道,硬挺着不让泪水落下,“有本事你就打死我,否则我每天都是各种羞辱她。”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宋明玉说完,头很烈的朝着身边的墙装上去,身体从墙角处滑落下来,“只要你离开这里,今晚的事情就会迅速流传出去,我死不要紧,就看你能不能承受住那些流言蜚语及相府对你的敌视!”

  沐子宸嘴唇抽动了一下,神色缓和下来,走到她跟前,将里衣撕下来,正要为她包扎伤口,被宋明玉避开,“我不需要你的同情和怜悯,至于这个伤口,留下疤也无妨,反正今晚过后,也不会再多看我一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