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墨被她弄的有些想乐,不明白她为什么对这如此抵触,但看到她愁眉不展的样子,心中升起一股同情之意,犹豫了一下道:“那你等我一下,我去跟小姐说一声。”

  “谢谢你!”婉音这才放开她,开始收拾自己的行装。

  宋千雅看到点墨回来,笑着道:“你觉得她怎么样?”

  “她长的好漂亮啊,怎么看都不像是丫鬟,倒像是富贵人家的大小姐,只是胆子有些小。”点墨说出自己的观点,不解的看着宋千雅,“小姐,你真要让她做侧妃啊?”

  “你觉得她不配吗?”

  “不是,我只是觉得小姐有些引狼入室,将这样一个美人放在府中感觉对小姐十分不利。”虽然点墨对婉音很有好感,但她还是选择站在宋千雅那一边,“万一哪天她恃宠而骄,到时候……”

  “放心吧,我这么安排自然有我的用意,你不用多管。”宋千雅顿了一下,“你一会找几件漂亮衣服给她送过去,我不仅要带她去大皇子府,还要让她光鲜亮丽的去。”

  点墨虽然不太明白她的意思,但既然她开口,点墨也不会多问,找了几件昔日宋千雅不怎么穿的衣服找出来,“这几件可以吗?”

  宋千雅淡淡看了一眼她手上的衣服,“不行,这几件颜色太素,不适合她穿,将我那件银纹绣百蝶水仙裙给她送过去。”

  “不行,那件衣服是小姐从风月阁带回来的,自己都舍不得穿,怎么能给她呢?”

  “她这次是以我师姐的身份住进来的,让她穿那件衣服,才能彰显出她非同寻常的身份。”

  点墨还是觉得有些可惜,怎奈宋千雅都如此说了,自己也不好再多嘴,将衣服给婉音送过去。

  翌日,婉音穿着那套银纹绣百蝶水仙裙出来,整个人的气质都不一样了,她本就生的美艳妖娆,穿上这件衣服,什么都不干,只在那站着,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婉音注意到宋千雅的目光,走过去行礼:“参见小姐!”

  “日后没有外人在场,就不需要那么多虚礼知道吗?”见她点头,宋千雅继续道,“果然这件衣服只有你这样的妙人才有资格穿在身上。”

  “小姐过誉了,婉音只是一介草民,不过容貌比一般女子好看些罢了,但与小姐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宋千雅听到她这话,笑着道:“好听话很多人都喜欢,但我不喜欢,我也不喜欢那些虚的东西,明白吗?”

  “是!”婉音小心应道,不敢再多说一句话,生怕再惹怒了宋千雅。

  她们二人来到花园,宋明玉正在凉亭练琴,看到他们走过来,脸上露出不悦的神色,如果是之前,她早就将宋千雅给轰出去了,在她看来,后花园就不该是宋千雅那种人应该来的地方,一分心,琴声戛然而止。

  她站起身,目光从宋千雅身上略过,落在婉音身上,在心里惊叹道,世间竟然有如此美艳的女子,除此之外,更让她震惊的是那一套银纹绣百蝶水仙裙,完全可以用完美来形容。

  如果这一件衣服能穿在我身上,何愁六皇子不能对我回心转意?

  、更0w新最快上/{酷匠U网u

  宋明玉在心里道,下定决心为了挽回六皇子的心,一定要将那件衣服夺回来。

  宋千雅将她的神色尽收眼底,她就知道宋明玉一向对美的事物没有抵抗力,尤其是在衣服方面,只要是宋明玉看上的,无论用什么样的方法,宋明玉都一定要弄到手,这是她一贯的作风。

  婉音注意同样注意到她的目光,正要行礼,被宋千雅拦住,指着宋明玉道:“这位是家姐宋明玉。”随即看向婉音,“这是我师姐,婉音!”

  “她也是风月阁的人?”宋明玉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婉音,“风月阁不是收徒极其严格,据说风月阁聚集了天下所有资质奇佳之人,那么她……”

  “她自然也是天资奇佳之人,不说别的,但看她的容貌就非寻常女子所能比。”宋千雅知道宋明玉自负美貌、才情,饶是如此,她还是没有进风月阁的资格,现在自己这么说,等于狠狠的往宋明玉心头上扎。

  宋明玉的脸色变了变,最终道:“你该不会告诉我,她除了美貌什么都不会,若是如此,那风月阁岂不是有些浪得虚名?”

  “我的才艺粗鄙,若是大小姐不嫌弃,我可以与大小姐切磋一下。”婉音目光射向宋明玉的琴上,“刚才我听到大小姐弹琴,我也想试试,不知可否?”

  “你若是能将我刚才弹奏的曲子完整的弹奏下来,我就相信你是风月阁的人如何?”

  刚才宋明玉弹奏的是三大名曲的《花弄影》,弹奏这首曲子,不仅是指法,更是耐力,这首曲子等于是将一年四季的花全部影射进去,想要将其完整的弹奏下来,足足需要八个时辰,一般人的手撑死了也只能弹奏五个时辰,所以学习这首曲子的人,学的都是一部分,可以说没有人能够连着将其弹奏完。

  宋千雅如何听不出宋明玉是在故意刁难婉音,她也正要想知道婉音的应变能力如何,并没有阻止,只听婉音道:“我尽量一试。”

  “等等!”宋明玉拦住她,目光从她身上撇过,“如果你做不到呢?”

  “做不到就做不到,能怎么样?”

  宋明玉听到她这话,气的头顶直冒火,奈何她是风月阁的人,也不敢过于得罪,只好道:“那多没意思,不如咱们赌点什么吧?”

  “好!”婉音答应的倒也爽快,“不知大小姐想赌什么?”

  “如果你不能弹奏完,就将你身上的银纹绣百蝶水仙裙送给我如何?”

  “那我要是弹奏完了,大小姐又能输给我什么呢?”婉音看着柔弱说起话来,一点也不含糊,仅凭这份气度,说她是风月阁的人,也不会有人去质疑。

  “你想要什么?”宋明玉顿了一下,“只要我有,我一定给你。”

  “就那把琴吧!”婉音声音多了一份随意,“不过是寻常切磋,大小姐完全没有必要如此在意。”

  宋千雅看向那把琴,虽然比不上文芊芊那把绕梁,但也差不了多少,是宋明玉八岁时,宋成光寻遍天下所得,现在用他做赌注,赢了还可以,若是输了,等于是要了宋明玉的命。

  她以一种看戏的态度,往后退了一步,以免宋明玉向她求助。

  宋明玉本来对银纹绣百蝶水仙裙志在必得,现在看到她如此随意的样子,宋明玉不知为何,心中有些忐忑,大有上了贼船的意思,只是这件事是她提出来的,她连反悔的机会都没有,心中有些急切,也只能赌一次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