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手刚要触碰绕梁,被一个石子击中,欧阳浩泽轻声道:“琴弦上有毒!”

  “那你刚才……”宋千雅不解的看着他,她可不信欧阳浩泽这样的人会为艺术献身。

  “你没发现我刚才弹奏的时候,有几处都走音了吗?”

  经他一提醒,宋千雅觉得还真是如此,每次到了弹奏羽的时候,欧阳浩泽总会故意停顿一下,用其他音补上,因为他琴技高超,加上琴音袅袅,让人完全忽略了这个细节。

  “原来是这样。”宋千雅点点头,“那你觉得谁会是这背后主使,我可不相信芊芊会用这种方式害我。”

  “她?”欧阳浩泽话语中多了几分轻蔑,“京城第一才女的名头不过是虚名,实则只是比别人多读几本书罢了,徒有其表!”

  “欧阳浩泽,我不准你这么说她。”宋千雅呵斥道,“芊芊痴迷于学识,这并没有错,就算你不喜欢,也没有资格这么说她。”

  “呦呵,没想到你还挺替她出头。”欧阳浩泽白了她一眼,“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冷血无情的连自己亲人都可以舍弃的宋千雅吗?”

  “你够了,小姐才不是那个样子呢。”点墨实在看不下去了,指指欧阳浩泽道,“你才是冷血无情之人呢。”

  “啊呀呀,真是主仆情深,让我感动不已啊……”

  “行了!”宋千雅不愿再与他争辩下去,转移话题,“你想怎么做?”

  “等会文芊芊回来之后,你旁敲侧击问一下绕梁琴的来历,她那么傻,定然不会相出这样办法害你,且你们二人又无私仇,只怕是有人想利用他来对付你。”

  b;更T新~d最e快g上酷匠l网。$

  “好,你在沉香阁等我,我去找她。”宋千雅看似冷血无情,只要有什么事涉及到她在乎的人,她就难以再那样镇定的运筹帷幄。

  她活了两世,却是第一次踏入宋明玉的扶柳居,她的沉香阁与扶柳居相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这里家山环绕,鸟语花香,宛然是一片世外桃源。

  她记得之前宋成光曾说,宋明玉未来是要成为一国之母,因此身上不能有常人的俗气,因此特意为她修建了扶柳居让其再次修身养性,做世人的榜样,宋明玉果然没有辜负宋成光的期望,如果不是这段时间她快要被逼疯了,她在外人面前依然是哪个淡然于世的优雅仙子。

  听到外面有声音,采薇走出来,看到是她,急忙行礼:“参见二小姐!”

  采薇原来是宋成光身边的婢女,一向知道审时度势,从不仗势欺人,在府中人缘极佳,就连点墨都对她赞不绝口,说她与别人不同,不仅长的好,而且性子好,现在她被调到宋明玉身边,足以见宋成光对宋明玉的宠爱程度。

  她的声音不大,正好能够传到屋里,宋明玉听到她的声音,微笑着走出来,“刚才我还与芊芊说到你了呢,看来咱们姐妹真是心有灵犀呢!”

  “我有些事想问问文小姐,不可姐姐可否割爱?”宋千雅现在连对她寒暄的兴趣都没有。

  “我不能听吗?”宋明玉讪讪的问道。

  “这个……”宋千雅迟疑了一下,“也并非不可,只是欧阳公子交代我,这话要单独说给文小姐,还请大姐见谅。”

  宋明玉的脸色多少有些尴尬,讪讪道:“无妨,无妨!”

  “文小姐请!”宋千雅对她做了一个请手势。

  出来之后,文芊芊终于松了一口气,“你那个姐姐还真是烦人……”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她抱歉道,“并非我有意要说她的坏话,只是她……哎……”

  从她的语气上可以看出她似乎并不太喜欢宋明玉,她笑着道:“大姐人就是那样。”

  见她不介意,文芊芊眉头才稍微舒展开,叹息一声:“你们姐妹相差实在太多了。”她摇摇头,随后道,“你前来找我所谓何事,该不会特意来为我解围的吧?”

  宋千雅眨眨眼,“算是吧,我猜你跟她相处的也不好。”

  “还是你了解我!”文芊芊两个人相视一笑,所有的情意尽在其中,“说吧,还有什么事。”

  “你如何得到的绕梁?”

  “这个……”文芊芊迟疑了一下,“一位世外高人送给我父亲的,我父亲知道我爱琴如痴,就将其送给了我,有什么不对吗?”

  “羽弦上喂有少量的毒药,长时间弹奏会全身血脉凝固而亡!”

  文芊芊听到她这话,脸色煞白,“宋小姐,我真不知道,我也没有要害你的意思……”

  她话语慌张,嘴唇颤动,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解释,才能够令人信服,急的泪水在眼中打转,不知该如何是好。

  宋千雅握住她的手,郑重其事道:“我相信你!”

  文芊芊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你真信我?”

  “是的,我不相信你这样善良的女孩子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宋千雅朝她点点头,“至于那根琴弦,欧阳浩泽会替你换掉,但我希望这件事你能保密,只有这样才能查出幕后之人的目的。”

  文芊芊握着她的手慢慢收紧,“千雅,谢谢你。”

  “谢什么,咱们是朋友!”只要想到上一世的事情,她就觉得为文芊芊做什么都值得。

  文芊芊点点头,想了一下道:“二娘与相府夫人交好,会不会是她?”

  “这件事你就别管了,欧阳浩泽会查清楚的。”宋千雅希望她能够一直保持自己的本心,让她这一世安安稳稳快快乐乐的活着。

  “我想问,那位欧阳公子,是否就是皇上最为倚重的白衣客卿?”文芊芊的声音越来越低,见宋千雅点头,她脸上露出一抹红晕。

  宋千雅何其聪明,自然能够看出她对欧阳浩泽的倾慕,若是撮合他们二人,也算是成人之美,宋千雅在心里盘算着。

  欧阳浩泽看到她回来,眼睛抬头不抬一下,“有没有带回来什么好消息,如果没有就闭嘴,别打扰我闭目养神。”

  宋千雅一拳打在他身上,“欧阳浩泽你要明白这里是我的闺阁,你这属于鸠占鹊巢懂吗?”

  “哎呀呀,才一会不见就长本事了,真是不知道我们家阿羽看到你如此泼妇的样子,还会不会喜欢。”他说完,一溜烟脱离了宋千雅的事情。

  宋千雅拿他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妥协道:“你别闹了,我真找你有事。”

  “说吧,但我提前声明,我只管你的事情,别人的免谈!”欧阳浩泽直接将她后面的话堵死。

  宋千雅有时候真想破开他的肚子看看他的心是怎么长的,似乎每个人在他面前都是透明的,就连说话都能省去不少麻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