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丫头,你是爹的女儿,爹对你好也是应该应分的,有什么能不能的!”宋成光说着将九天琉璃珠放在她手上,“有此珠保护,希望你日后事事顺心,也算是了却爹一桩心愿。”

  见推脱不掉,宋千雅索性将其收着,日后再做处理。

  宋千雅想起欧阳浩泽的话,虽然不知道他用意何在,还是道:“爹,我想替大姐求个情,这次退婚的事情大姐的确做的有些过分,但事出有因,换做任何一个女孩被人退婚,都会如此,还请爹念在大姐少不更事的面子上,饶恕她这一次吧!”

  “这件事我自会处理你就不必多言了!”宋成光现在最不愿意提起的就是宋明玉,整个相府的脸几乎被宋明玉丢尽了。

  “可是爹……”

  “别可是了,也累了一天,你们也回去休息吧!”宋成光打断她的话,朝他们挥挥手,一句话都不愿意再多说。

  “爹,其实我有一办法能帮大姐度过这个难关。”宋千雅说着用余光从宋成光脸上扫过。

  “什么办法?”尽管宋明玉一连串的举动让相府颜面尽失,但宋成光这么多年对她的宠爱都是真的,不到迫不得已也不愿意舍弃宋明玉,听到宋千雅这话,颓废的脸上才多了一丝光亮。

  “虽然皇上解除了大姐和庆王的婚约,但只要庆王还愿意娶大姐,事情也就算告一段落了。”

  “说的容易,你又不是没看到庆王对明玉的态度,想要让庆王娶她,简直难如登天。”

  “如果爹出面向庆王低头,庆王未必会不给爹这个面子,退一万步说,就算庆王不愿意娶大姐为正妃,也可以做侧妃,总比大姐被人诟病要强!”

  “胡说,堂堂相府嫡女,怎么能去给人做妾?”宋成光手狠狠拍在桌子上,凌厉的目光如同冰冷的剑一样,从宋千雅身上划过。

  宋千雅并没有露出任何畏惧之色,只是道:“还请爹三思!”

  她和宋子玉一起走出去,宋子玉好奇的看着宋千雅手中的珠子,“姐姐,能不能给我看看?”

  看:B正版D章C节@上M{酷匠◇h网e%

  “给!”宋千雅将九天琉璃珠交给他,迟疑了一下道,“这颗珠子姐姐拿着也没啥用,既然你喜欢,就送给你了。”

  “不……不……这是爹送给二姐出嫁的礼物,我怎么能要!”宋子玉急忙摆手,一副受到惊吓的模样。

  “那你先看着,等你什么时候玩腻了再来还给我,好吧!”宋千雅笑着道。

  “嗯!”宋子玉将珠子收好,“姐姐,我还有件事想问你,但又怕你生气!”

  “说吧!”

  “刚才二姐在大厅上看着大姐受辱,而不出手,现在替她求情未免太……”

  “太虚伪是吗?”宋千雅将他的话补充完整,见宋子玉点头,她继续道,“相比他们母女的手段,我只是顺水推舟罢了。”

  “毕竟是一家人!”宋子玉嘟囔道,“一家人不应该好好的在一起吗?”

  对上他清澈的眼眸,宋千雅恍如隔世,仿佛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初的影子,低声道:“所以让你选择的时候,你才选择的相府对吗?”

  “是!”宋子玉郑重其事的点点头,“其实我知道府中的人一直在明争暗斗,但我相信只有坚持自己的本心,日后才能不后悔。”

  “这也是当初你为何帮我的理由?”

  “是!”宋子玉直言不讳,“你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不会说!”

  “你不说我也知道,是你姐姐临走前暗中提示你的。”宋千雅一语点中,“其实之前那些慢性毒药是你姐姐想办法给我下的,但是她也只是意思意思,后来有人见我要嫁给大皇子,心中不满,所以才加大了药量,而你不忍心我有事,所以暗中帮我,对吧!”

  宋子玉吃惊的看着她,对这些供认不讳,“你别怪我姐姐,她当时也是被逼无奈才出此下策。”

  “我知道了!”宋千雅点点头。

  二人分开之后,宋千雅的内心久久难以平静,她一直以为自己才是府中掌控大局之人,没想到宋明珠与她旗鼓相当,每一步走的都恰到好处,就算害了你,也要让你对她感恩戴德,能有这种心机的,只怕也只有宋明珠了。

  欧阳浩泽看到她眉头不展的回来,笑嘻嘻的凑上去,“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宋千雅被他问的一头雾水。

  “装傻是不是?”欧阳浩泽白了她一眼,“自然是替宋明玉求情之后,宋成光的反应!”

  “一般!”

  “一般是什么?我还想着趁这个机会往宋明玉母女倒台,这样日后相府就是你强有力的支撑了。”欧阳浩泽闷闷不乐道,“原以为你会理解我的一片苦心,没想到是我自作多情。”

  这些几天宋千雅一直在为沐青羽的事情苦恼不已,对于其他事情,她也没有多少心思管,刚才欧阳浩泽让她求情,她只是顺水推舟,根本没想那么多,听到他这么说,反应过来,笑着道:“对付她们母女不急于这一时,站得高才能摔的重。”

  宋明玉一心想要嫁给沐子宸,她若是不成全宋明玉,岂非不顾念姐妹之情,她上下打量着欧阳浩泽,欧阳浩泽被她看的心里直发毛,“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别用这种眼神看我,瘆的慌!”

  “我想让你配合我演一场戏,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当然你若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

  “那自然是不愿意了!”欧阳浩泽想都不想直接拒绝。

  “你就不再考虑考虑了,别忘了你留在我身边的目的。”宋千雅话语中多了一丝威胁的意味,“这次你若选择袖手旁观,就离开沉香阁,我沉香阁不留外人。”

  “我靠!妹妹,你这还不算勉强?你这算是直接威胁了好吧!”欧阳浩泽瞥了她一眼,“真是一丘之貉,我算是瞎了眼,摊上你们这样的朋友。”

  “谁让这件事只有你能做,不找你,我也没人可找。”宋千雅无奈道,“谁让你是大名鼎鼎的欧阳公子,你要是一般的小人物,我不就不找你了嘛!”

  欧阳浩泽这才闷声道:“看在你我朋友一场的份上,我就帮你这一次,说吧,想让我怎么做。”

  “想办法让宋明玉嫁给庆王,什么手段都行,相信这件事对于精于风月场所的欧阳公子来说,肯定是小事一桩,对吧?”

  “你……”欧阳浩泽指着她,“你要知道对方可是沐子宸,他现在对宋明玉唯恐避之不及,怎么可能会轻易见她,何况我与沐子宸也算是半个朋友,我这样做岂不是不太厚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