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是皇上意思,难道丞相要抗旨不尊吗?”沐子宸话语中多了几分威胁的意味。

  宋成光这些年一直暗中支持沐子宸,没想到沐子宸翻脸比翻书还快,心中对其十分不满,碍于沐子宸的身份,加上他现在深的皇上的宠爱,风头无二,与他作对就等于是找死,思前想后终究道:“这件事还是问问子玉的意见吧,这毕竟是他自己的事情。”

  他也只是一个自己找一个台阶下,毕竟这些年宋明珠姐弟在相府的生活,宋成光比谁都清楚的,不然宋明珠不会入宫之后,一种暗中给相府使绊子,这次沐子宸出面将宋子玉接到庆王府,名义上是为了培养宋子玉,实际上是为了彻底与相府断绝往来。

  宋成光没想到自己这个女儿心机如此深沉,现在他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宋子玉身上了。

  “也好!”这次沐子宸倒没有反对,看着宋子玉道,“你是愿意跟我回庆王府,还是愿意留在相府?”

  这些年宋子玉在相府一直过着食不果腹的日子,大家都以为将决定权交给他,他会选择庆王,没想到他道:“我还是留在相府吧!”

  众人一片哗然,宋成光对他都多了几分注目,沐子宸笑着道:“你日后是栋梁之才,留在这会埋没你的才华,难道你不想出人头地吗?”

  “不的确不想才华被埋没,但我更不想过寄人篱下的生活,如果二者选其一,我宁愿选择前者。”宋子玉才十岁,说出来的话却十分在理,如果沐子宸再相逼,就显的他不近人情,宋子玉见他脸色不太好看,继续道,“我现在年纪小,就算去相府也只是一个书童,若庆王真愿意培养我,不如再等我几年如何?”

  这话给了沐子宸一个台阶下,沐子宸摸着他的头笑着道:“既然你心意已决,那就随你吧,但,庆王府的大门时刻为你敞开,你想来随时欢迎。”

  “多谢庆王殿下!”宋子玉说完,退回去。

  宋千雅余光从他脸上扫过,他第一次见宋子玉便觉得这个孩子非比寻常,今日更是确定了这个想法,尤其是处理事情的手段,让人简直不敢相信是一个十岁孩子所为。

  宋明玉见沐子宸要走,拦住他,“难道你就没什么话对我说吗?”

  “没有!”沐子宸话语不带一点感情。

  宋明玉完全不敢相信昔日如胶似漆的恋人会对自己如此绝情,愣在那里半天反应不过来。

  云翠看着她这个样子,佯装出一副好心的样子,“大小姐,其实这次皇上解除婚约,并非王爷的意思,你也有诸多不足,还是在自己身上找找原因吧!”

  “啪!”宋明玉一巴掌扇过去,“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来教训我!”

  “奴婢……不是那个意思!”云翠捂着脸颊,泪水在眼中打转,硬是没掉下来。

  “还敢顶嘴……”

  :…酷KR匠网唯一‘2正版◇,M8其他e都N是B盗版◇%

  宋明玉正要再给她一巴掌,被沐子宸拦住,“你闹够了没有!”

  “你竟然为了一个外人斥责我?”宋明玉差点被他气昏过去,目光在他们二人身上扫过,“沐子宸你最好记得你现在有的这一切依靠的是谁?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为此……”

  谢清婉急忙捂住她的嘴巴,朝沐子宸赔笑道:“小女不懂事,还请庆王殿下不要怪罪。”

  沐子宸看了宋明玉一眼,转身离去,决绝的身影彻底粉碎了宋明玉心中最后一点幻想。

  云翠走到门口,回过头来,朝宋明玉投来一个得意的笑容,要不是有谢清婉拦着,宋明玉一定不会轻易罢休。

  她败在宋千雅和宋明珠手上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连一个身份地位的婢女都不将她看在眼里,真当她是废物不成?

  “你要是再闹下去,老爷都保不住!”谢清婉厉声道。

  宋明玉情绪这才稍微安稳一些,心中依旧十分不平,泪水哗哗往下落,宋千雅淡淡的看着她,这曾是她对付沐子宸最有利的武器,现在却极其让沐子宸厌恶,真是成人泪水,败也泪水。

  谢清婉看到她这样,心中也难受,可面对的是皇上和庆王,相府就算吃亏也没有地方说理去,只能受着。

  宋明玉小声道:“娘,我日后是不是就嫁不出去了?”

  在天朝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凡是被退婚的女子,定然是品行有问题,无论身份如何,再想找一个如意郎君,简直难如登天。

  谢清婉宽慰道:“说什么傻话呢,你是相府的嫡女,且才名在外,多少王孙贵胄想要娶你,怎么会嫁不出呢?”

  “可是庆王他……”宋明玉提到沐子宸,整个人都在颤动。

  言多必失的道理谢清婉比谁都明白,打断她,“我先扶你回房有些,有什么事,咱们日后再说!”

  宋明玉整个人都垮了,一副任凭谢清婉摆布的模样。

  一场好戏结束,宋千雅正要离开,宋成光道:“千雅、子玉,你们到我书房来一趟!”

  昔日宋成光眼里只有宋明玉,这次庆王退婚,宋明玉算是彻底毁了,宋成光也只能舍弃她,将目光放在宋千雅和宋子玉身上。

  宋千雅刚迈开两步,看到欧阳浩泽朝她使眼色,她脚步慢下来,欧阳浩泽趁人不注意,在她耳边小声道:“替宋明玉求情!”

  宋千雅再抬头看他的时候,他目光看向窗外,仿佛这句话不是自己说的一般,他已经习惯了欧阳浩泽这个样子,也懒得多问。

  来到书房,宋成光的目光一直在宋子玉身上流连,他也算阅人无数,却从来猜不透宋子玉的心思,他不喜欢这样难以把控的人,就像当初宋子玉的母亲一样,若非如此,现在谢清婉未必能取代苏玲的位置成为相府主母。

  宋子玉平静站在那,这份镇定,也是一把人难以比拟。

  “子玉,你为何不愿意离开相府?”宋成光开口。

  “为了不寄人篱下!”宋子玉还是这句话,脸上神色不变,看不出撒谎的痕迹。

  宋成光随即将目光落在宋千雅身上,眼中多了一份难得的慈爱,“千雅,这些年你母亲死的早,我未对你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你马上就要出嫁,我决定送给你这个,当成是你出嫁礼物!”

  宋千雅看了一眼他手上的东西,竟然是九天琉璃珠,据说佩戴此珠,身体可以不受天气的影响,冬暖夏凉,这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是长期佩戴能够永葆青春,容颜不老,她记得上一世,宋成光将此珠送给了宋明玉,她当时好生羡慕,没想到这一世会落到自己手上。

  面对宋成光的示好,宋千雅面上没有任何喜悦之色,话语平静道:“这么贵重的礼物,女儿不能收,还是爹好生收着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