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个人在屋顶上也不知道坐了多久,直到欧阳浩泽回来找她,才发现已经到了寅时,欧阳浩泽看着她落寞的脸,知道她定然是为了沐青羽,迟疑了一下道:“你心里明明是有羽的,为何总要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伤了你也伤了他,其实只要你愿意,你们未必不能在一起!”

  “皇上已经下了圣旨,我不能用苏家和相府近百条人命做赌注,我赌不起。”宋千雅话语中多了一份无奈,“加上现在沐青羽手握重兵,已经让皇上忌惮,若他强行跟我在一起,对他十分不利,万一出点什么事,回天乏力。”

  之前欧阳浩泽一直宋千雅只是与一般的女子不同,现在听到她说这些话,对她的看法略微有些改观,谁都知道皇上喜怒无常,而且之前皇上确实有意将宋千雅指给沐青羽,后来不知为何改变了主意,现在事情虽然还并没有彻底成为定局,但皇上口谕已下,他们再想让皇上改变主意可以,但若皇上回过头来,秋后算账,那事情的结果就没有了定性。

  “我还以为你冷酷无情,没想到你只是比一般人看的远罢了。”欧阳浩泽坐在她身边,“等这次你们成婚羽就要走了,你们只怕再难见面。”

  “相见不如怀念!”宋千雅留下这句话,起身,往丞相府而去。

  她一夜未眠,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想什么。

  清晨点墨来敲门,被欧阳浩泽拦住,“她昨晚没睡好,让她多睡一会吧!”

  “自从皇上将她指婚给大皇子之后,她一直心事重重的,让人好生担心。”点墨担忧道,“小姐一直喜欢将所有的事情都独自承担,我好担心她会被累垮。”

  看正+{版章☆节上_◎酷*匠/网

  “你家小姐远比你想的坚强,等她想通就好了。”欧阳浩泽宽慰道,“你与其在这说这些,还不如去给你家小姐准备点吃的去,人是铁饭是钢,吃饱了心情才会好。”

  点墨白了他一眼,“只怕是你自己想吃吧!”

  “你这话可就说错了,我一个大男人不吃饿不死,但你家小姐娇滴滴,要是不吃,只怕连路都走不动了。”欧阳浩泽说着朝她眨眨眼,“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他前面一句话,点墨觉得还有几分道理,听到他后面的话,点墨怎么都觉得里面好像有什么阴谋。

  点墨从厨房回来,脸色不太对,欧阳浩泽看着她一副苦瓜脸,笑着道:“出去一趟被人给煮了?”

  “不是!”点墨瞪了他一眼,“我刚才出去听夫人身边的丫鬟说庆王要与大小姐退婚,圣旨都下来了,现在大小姐正在哭闹!”

  “就宋明玉那样的,长的不好看就算了,还成天自命清高,眼高于顶,活该被沐子宸退婚。”欧阳浩泽倒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人在哪,我去看看!”

  “你还是别去了,大小姐那脾气谁都不知道,你去不等于是自讨苦吃?”

  欧阳浩泽朝她肉嘟嘟的小脸捏了一把,调戏道:“她敢对谁无力也不敢对我无礼,不过你最近好像胖了不少,脸上全是肉。”

  “你……”点墨生起起来小嘴一噘,带了几分可爱与憨厚。

  欧阳浩泽笑嘻嘻道:“虽然你脑子不太聪明,人却很有趣,果然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丫头。”

  “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

  “自己想吧!”欧阳浩泽临走时露出一抹邪笑。

  点墨看着他的身影,半天回不过劲来,很为自己智商捉急。

  宋千雅本来想休息一会,听到他们二人吵闹的声音,好不容易有的睡意消失散尽,收拾好将门打开,看着桌子上摆放的食物,一点食欲都没有。

  点墨看到她起来,担忧道:“小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宋千雅揉揉略微有些疼痛的额头,“刚才你说大小姐被退婚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听夫人身边的丫鬟米儿提了一句,好像是相爷说的,圣旨还没下来,估计也快了。”点墨将她知道的全部倒出来。

  上一辈子他们为了在一起无所不用其极,宋千雅一直以为沐子宸只是对她无情,现在看来,沐子宸除了自己,可以对所有人无情,尤其是这个人一旦失去了利用价值,都会被他毫不留情面的一脚踹开。

  “而且我还听说了一件事。”点墨看看四周无人,小声道,“我还听闻庆王殿下好像要将宋子玉接到庆王府,据说是为了补偿相府,你说这会不会跟三小姐有关?”

  宋千雅嘴角浮现出笑意,现在宋明珠是皇上身边的红人,能够与她结成同盟,远比的娶宋明玉要有用的多,论算计,果然没有人能比得过沐子宸。

  “先吃饭吧,如果我猜的不错,圣旨很快就会下来,到时候会很麻烦。”

  宋千雅简单吃了几口,坐在院子里晒太阳,有些愣神。

  不出她所料,两个时辰之后,王公公带着圣旨前来,接完旨之后,宋明玉再也遏制不住,开始大规模爆发,如果撕毁圣旨不是满门抄斩的大罪,她早就将圣旨撕的渣都不剩。

  庆王姗姗来迟,宋明玉看到他来,急忙迎上去,声音哽咽道:“王爷,这不是真的对吗?你会娶我的对不对?”

  庆王淡淡看了她一眼,“圣旨已下,你我有缘无分!”

  “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宋明玉吼道,“难道就是因为那个云翠吗?她不过是宋千雅的替代品,说白了,只怕你想娶的是宋千雅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花花肠子。”

  庆王脸上白一阵,青一阵,朝宋成光使了个颜色,宋成光命人拉开宋明玉,哪知今天宋明玉存了鱼死网破之心,挣脱开仆人的束缚,指着沐子宸道:“你以为解除婚约就能摆脱我吗?我一定会让你为今天的决定后悔!”

  “我不想跟你争论这些,今天我来的目的是要带宋子玉离开。”庆王淡淡道,眼中没有一点情愫,似乎面对的是一个无关紧要之人。

  “你以为宋子玉是你想带走就能带走的吗?他可是相府的人。”宋明玉厉声道,“你想要带走子玉,除非杀了我。”

  “宋丞相,你怎么看?”沐子宸从她身边饶过,目光落在宋成光身上。

  宋成光一直将宋明玉当成掌上名誉,这次被沐子宸当场退婚,脸上也有些挂不住,见他又要带走宋子玉,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迟疑了一下道:“子玉年纪尚小,不懂规矩,只怕会辜负了王爷的厚望,还请王爷收回成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