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走到窗户处,身体的动了一下,在原地站住,相见不如怀念,在这样的时候分开,至少能够在彼此内心留下最美好的记忆。

  想着之前与沐青羽发生的一切,她嘴角忍不住往上扬起,那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这种感觉她很想抓住,搬了个小板凳,用手托着下巴,一直盯着那棵树,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

  睡梦中,她恍惚感觉到有东西落在她的身上,掩盖了深夜的凉意,她睁开蒙松的睡眼,身上除了一件披风之外,什么都没有,凉风习习,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羽,你又来看我了是吗?

  她在心里道,想到沐青羽,内心很矛盾。

  欧阳浩泽从墙上飞身而下,落在她跟前,见她还未睡,笑着道:“你也觉得深夜很无聊吧,不如跟我出去逛逛如何?”

  “不去!”宋千雅想都不想,直接拒绝。

  “胆小鬼!”欧阳浩泽白了她一眼,“不过你若是去,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个秘密肯定会让你心情好起来的!”

  “你不用拿话唬我,我不会去的!”

  “那你可别后悔,这个秘密可是与你们相府有关哦!”欧阳浩泽不等她考虑,拉着她飞身而上。

  宋千雅一直以为欧阳浩泽只是一个文弱书生,被他握住,才发现原来他内力如此浑厚,只怕也有她师父叶千城能够与之相比媲美。

  注意宋千雅看自己神色不太对,欧阳浩泽傲娇道:“有没有对我有那么一点点崇拜,是不是觉得我比羽那个不解风情的男人强太多了?”

  宋千雅将手抽出来,“我会跟你走,只是我穿成这样不太方便,你且等我一会,我回去换件衣服!”

  “给!”欧阳浩泽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个包裹递给她,“就知道你会用这个理由,我都准备好了,怎样,我聪明吧?”

  他什么时候都不忘卖弄自己的风骚,宋千雅已经见怪不怪,“你且在这等我,我去去就来!”

  她前脚走,后脚欧阳浩泽后背就结结实实挨了一拳,欧阳浩泽猛然回头抱住来人,哭诉道:“我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要打我?你对得起我对你的一片痴心吗?”

  来人似乎已经习惯了他这个样子,白了他一眼,“你一个大男人,怎么成天跟个小姑娘是的?”

  欧阳浩泽抱着来人的手更加收紧一些,“哎呀呀,谁不知道我对你爱慕,不这样,能得到你的青睐吗?”

  来人翻翻白眼,能够厚颜无耻到这个地步,非欧阳浩泽是也。

  他一把将欧阳浩泽推开,全身鸡皮疙瘩的掉了一地,“俗话说人要脸,树要皮,你这种没脸没皮的也没谁了。”

  “沐青羽你到底有没有良心?”欧阳浩泽佯装擦眼泪,“我现在可是在保护你的女人,你不感谢我就算了,还羞辱我,我不活了!”

  说着就要往下跳,沐青羽揉揉被他弄的有些头痛的额头,无奈道:“对不起,这份恩情,我会永远铭记于心的!”

  “这还差不多!”欧阳浩泽变脸比的变天还快,郑重其事道,“我帮你试探过她,似乎她嫁给大皇子并非被逼迫,这次就算我想帮你,也有心无力。”

  沐青羽挤出一丝无奈的笑意,“她就是这样的脾气,只要她认定的事情没有人能够更改,或许她嫁给大哥比在我身边更幸福。”

  “你胡说什么呢?”欧阳浩泽最看不得他颓废道,“要知道在整个天朝也只有你能够与我想媲美,你自暴自弃,不也在变相拉我下水吗?”

  “我想回岭南了!”沐青羽突然吐出一句,“那里虽然生活艰苦,却有我一生最美好的回忆。”

  “其实我觉得你应该去跟她说清楚,没准她能想起什么呢?”

  沐青羽摇摇头,“你若知道当时发生了些什么,就不会这么说了,其实我倒是希望她这辈子都不要想起来,至少这样她能活的更开心。”

  酷…=匠网8唯U+一#◎正5版\,8@其…他都)是j盗g2版R~

  “欧阳浩泽,没想到你……还挺细心!”宋千雅换好衣服,飞奔而上,要夸夸欧阳浩泽,没想到看到了沐青羽,声音渐渐低沉下去。

  “阿雅!”沐青羽吐出这个名字,两个彼此都有些尴尬!

  “哎呀呀,你们这是做什么,出来玩就开心一点吗,否则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欧阳浩泽在中间打哈哈,“我记得前不久京城又开了一家酒楼,做的东西极其精致,还有美女相陪,想想那种生活真是快乐似神仙。”说着扁扁嘴,“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你先去,我有几句话想对羽王爷说!”宋千雅将手抽出来,她不讨厌欧阳浩泽,却有些不习惯他这种自来熟。

  欧阳浩泽也不是没眼力见的人,加上他这次好不容易将宋千雅送相府拖出来就是为了沐青羽,听到她这么说,飞身而去,瞬间不见了踪影。

  沐青羽柔声道:“你最近好吗?”

  “羽王爷!”宋千雅一句话就疏离了他们二人之间的关系,“你不应该将时间浪费在我身上,你值得更好的女子,之前那个约定,是我为了让你知难而退,让你有什么误会,我很抱歉。”

  沐青羽没想到宋千雅见他第一句话说的竟然是这个,笑容中多了一丝无奈,“我尊重你的决定,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但我也希望你答应我最后一件事。”

  “你说!”

  “让欧阳浩泽留在你身边,只有这样我才放心。”

  都到了这个时候,沐青羽还在为自己着想,心中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再次掀起波澜,上一世她经历了人世间最惨烈的变故,她以为这一世自己面对很多事情都会以平常心对待,直到遇到沐青羽,才明白人生最不可抑制的是感情,有时候她也想与沐青羽远走高飞,逃到没有人的地方隐居起来,可是她知道不能,她不能再让自己身边人因为自己而遭受灭顶之灾。

  她唯有对自己绝情,对心爱之人绝情,这样才能够让彼此都获得重生。

  见她不开口,沐青羽继续道:“这是我对你最后的要求,也好让我放心的离开。”

  “你要去哪里?”宋千雅眉毛微挑,心中多了一份伤感。

  “回岭南,那里比这更适合我。”沐青羽继续道,“你不拒绝我就当你同意了,先告辞了。”

  话罢,不给宋千雅开口的机会,飞身而去。

  看着他离开的身影,宋千雅久久回不过神来,以至于后来每到这样一个月圆之夜,她的内心都会难以平静。

  宋千雅的手不自觉往腰间伸去,沐青羽送她的海棠发簪她一直带在身边,只是从今往后只有思念的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