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千雅对宋明玉大:“大姐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我?”宋明玉指指自己,以前她听到沐子宸前来,整个人都会充满一股动力,恨不能与他时时刻刻在一起,自从云翠出现之后,她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在沐子宸心中的地位在慢慢消失,甚至这次皇上赐婚,她与沐子宸早有婚约,却没有她的份。

  她现在对于沐子宸来说就是透明的,严重到沐子宸来府中几次连一句话都吝啬跟她说,她真想一激动解除与沐子宸的婚约,沐子宸没有了相府的支持,她倒要看看还能如何嚣张?

  想到这,她决定趁这次沐子宸前来与其摊牌,不给沐子宸点颜色看看,真当她是可有可无的空气。

  “去,马上就去!”宋明玉抬脚往外走。

  点墨小声道:“看来这次要出事了。”

  “你个鬼丫头!”宋千雅现在对点墨刮目相看,纵然点墨没有安巧的聪明、谨慎,但她办起事情来也绝对不含糊,这一点让宋千雅十分欣慰。

  客厅除了沐子宸,还有沐邵民,每次触碰到沐邵民炙热的目光,宋千雅就莫名的想要逃离,她这次嫁给沐邵民是情非得已,日后必然要辜负,给他希望伤害的就是两个人,宋千雅避开他的目光,就当什么都没看到。

  宋成光前脚刚把尸体处理完,这两个瘟神就到了,心中觉得事情蹊跷,朝宋千雅看过去,她身份平静,目光恬淡,没有一点做贼心虚的神色,也有些怀疑是否自己想多了?

  “王爷,我只要站在这里,就会感觉到一股的阴森之气从我后背吹过,我害怕!”云翠当着众人的面,往沐子宸怀里靠了靠,瑟瑟发抖的身体惹人怜惜。

  沐邵民走到宋成光跟前,柔声道:“上次月牙的事情,本王感觉是有人在背后操纵,思量许久觉得还是亲自前来询问一番比较好,毕竟千雅是个女流,这些事情交给她,多有不便。”

  “月牙呢?怎么不见她人?”云翠火上浇油。

  “这里是相府,哪里轮的到你一个丫头评头论足?”从宋明玉进入这里开始,沐子宸就不曾注意她,现在一个小丫头都能欺负到她头上,她如何能受的了,如果不是顾及自己的清誉,她势必摔云翠一巴掌,让她知道什么是教训。

  云翠吐吐舌头,沐子宸身体里躲了躲,“王爷,奴婢好害怕!”

  沐子宸目光狠厉的看了一眼宋明玉,宋明玉没想到沐子宸竟被云翠迷到了无条件袒护她的地步,这份殊荣,就算是当初的她,也未曾有过。

  她往后退了一步,咬咬牙,佯装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与沐子宸针锋相对,“庆王我只问你一句话,你是否准备咱们成亲之后,纳云翠为妾?”

  沐子宸用沉默代替回答。

  家丑不可外扬,宋明玉现在还有利用的价值,他不能完全得罪,暗中朝宋明玉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太过分。

  宋明玉就当没看到,继续道:“是与不是那么难回答吗?”

  云翠最擅长察言观色,见沐子宸动怒,立刻跪在宋明玉面前,“大小姐放心,奴婢就是奴婢,身份永远不会改变。”

  “呦,你还挺会说话。”宋明玉言语讽刺,“不过每个人都想飞上枝头变凤凰,何况你如此受宠,你敢说你一点想法都没有吗?”

  “奴婢的命是王爷救的,只要能够让奴婢这一生伺候在王爷身边,奴婢就知足了。”她举起手来,神色凝重,“奴婢发誓,这一辈子都不会为妾,若违誓言,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宋明玉暗中瞥了一眼沐子宸,她要的是沐子宸的一个态度,至于云翠,她才不放在眼里。

  沐子宸这次彻底被宋明玉逼到了一定地步,对宋明玉越发轻视,嘴上却道:“她都这么说了,难道你还不放心?”

  宋明玉白了云翠一眼,冷声道:“最好如此!”

  *$酷匠iM网k首$L发

  云翠远比宋千雅想要的更有手段,这次之后,就算宋明玉嫁到庆王府,也必然得不到重视,不,只怕宋明玉这么一闹,能不能嫁到庆王府都是问题。

  宋成光用睿智的目光审视着发生了一切,也知道沐子宸一向心胸狭窄,锱铢必报,就算他勉强娶了宋明玉,日后若真登基,未必会眷顾宋家,思索着这件事该如何解决。

  沐邵民见闹剧终于收场,走到宋成光面前道:“还请丞相交出月牙,本王想问她几个问题。”

  “这个……”

  “大皇子,可否进一步说话!”宋千雅打断了宋成光的话。

  沐邵民看不懂她到底是什么意思,迟疑了一下道:“二小姐,请!”

  来到丞相府后花园,沐邵民率先开口,“是不是月牙出事了?”

  “不错,我昨天正准备审讯月牙,她就被人射中毒针而亡,她一死,这件事就成了一桩悬案,再想找出蛛丝马迹可就难了。”

  沐邵民眉头紧皱,“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的,无论如何,我都会护你周全。”

  宋千雅心头一动,这句话曾经沐青羽也对她说完,那个时候她没说什么,内心却感觉很温暖,现在听来,多了一份束缚,沐邵民对她越好,她内心的愧疚也就会越多,这种感觉让她想要逃离。

  她神色间多了一丝冷漠,“多谢大皇子的好意,只是我不会接受。”

  “一定要对我如此冷淡吗?”沐邵民眼中炙热的光芒慢慢散去,“连让我保护你,偿还你恩情的机会都不给我。”

  “不是你的原因,是我不配,理由我已经对你说过,无论你是否相信,这都是事实。”宋千雅的话如同一把刀子,深深插在了沐邵民的心头,避无可避。

  宋千雅在他心中一直高高在上,之前的话,他一直认为是宋千雅对他的试探,现在这变成他无法回避的问题。

  他这些年纵情酒色,有逢场作戏的成分,同时也是他缓解的内心压力的一种方式,可是当宋千雅如同天神一般降临在他面前,拯救他、帮助他、呵护他的时候,宋千雅就成为他内心永远挥之不去情丝,紧紧的缠绕着他,让他没有你办法不去想,不去念,已经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

  “那又如何,我喜欢的人是你,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什么都可以不在乎。”沐邵民坚定道,“何况你马上就是我的妻,我对你好也是应该的,平凡的夫妻不也是如此?”

  “随便你怎么想,我还有事,先走了!”既然说不通,就不说了,她相信沐邵民早晚有一天会明白的。

  看着她的身影,沐邵民第一次有一种挫败之感,原来爱一个人可以如此无悔无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