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氏露出为难的神色,“你娘的东西都在你舅舅那,过几天我把东西整理好,给你送过去。”

  “多谢舅母。”宋千雅面露苦涩,李氏看到她这个样子,对她又多了几分心疼,嘴唇动了动,终究没有再开口。

  李氏越是欲言又止,宋千雅越是怀疑其中有事,不然苏家也不会这么多年都不与丞相府走动,尤其是苏北,提到相府,眼中分明充满了恨意,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她一定要在走之前,查清这件事,看看自己母亲的死是否与相府有关。

  虽然她虽苏玲没有什么印象,到底是她的母亲,就算没有机会抚养她,也为她日后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让她不输于人,上一世她辜负了母亲的期望,这一世,她再也不会了。

  相府!

  宋明玉将手中该砸的东西全部砸了,谢清婉看着她这个样子,劝谏道:“你这是干什么?让别人看到成什么样子?”

  “我就是气不过,宋明珠一跃成为皇上的婕妤也就算了,她宋千雅竟然要嫁给大皇子,而我呢?皇上为我指婚这么久,只字不提婚事,把我当什么了……”

  谢清婉一把捂住她的嘴,“连当今圣上你都敢污蔑,你是活腻了吗?”

  宋明玉那口气实在咽不下去,将谢清婉的手拉开,“难道我说的有错吗?我才是相府独一无二的嫡女,凭什么风头都让他们二人占了?”

  对这件事谢清婉也是着实咽不下那口气,咽不下归咽不下,但皇上就是皇上,轮不到他们评头论足,且现在宋成光树大招风,三个女儿皆嫁入皇家,尤其是宋明珠,现在皇上对她宠爱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令不少人眼馋,尤其是政敌,完全将他们当成眼中钉,肉中刺,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就等着他们出一点小错,让其陷入众矢之的。

  “娘,现在皇上把心思都放在那两个贱人身上,哪里还能看到我,就连六皇子都极少来看我了,我记得他说过要让皇上解除我们二人的婚约,这……”宋明玉越说越委屈泪水止不住的往下落,将谢清婉的心都哭碎了。

  谢清婉抹去她眼角的泪水,“放心万事有爹娘在,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那我也想在下个月成婚。”宋明玉抬起头来,倔强的看着谢清婉,“好不好?”

  “这个……”

  “怎么了?”宋明玉看出她神情不太对,“反正女儿都与六皇子有了婚约,有什么不可吗?”

  谢清婉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沐子宸已经向皇上提出解除婚约,圣旨还没下,却已经等同默认,她想在下个月成婚,可以说是痴人说梦。

  “娘,现在两个妹妹都要出嫁,我留在家里,让别人怎么想我?你知道我有多难受吗?”宋明玉握住她手,指着自己胸口道,“就好像有一把刀子插在这一样,生不如死,既然如此,那女儿还不如去死,一了百了,也落个清净。”

  “玉儿,你可千万不要想不开。”谢清婉眉头紧皱,“你放心,娘一定答应你,娘现在就去跟你爹说,你等娘的好消息。”

  一边说,一边往外面走,生怕说晚了,宋明玉会出事。

  宋千雅回到沉香阁,看到宋子玉站在门口,多少有些吃惊,走上去好奇道:“你怎么在这?”

  “我只是过来看看,打扰二姐了。”宋子玉猛然看到她回来,也有些不太适应,低着头,对她充满防备之心。

  “你很怕见到我?”宋千雅拦住他,“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你姐姐现在的状况吗?”

  “姐姐她现在怎么样了?”宋子玉只有在提到宋明珠的时候,警惕的神情才会放松下来,目光中也会多一份关切和这个年纪才有的期盼。

  看正版2s章节上#酷●匠网b}

  “你姐姐现在很好,等有机会我带你去看她。”

  “不用了!”宋子玉急忙拒绝,“姐姐身在宫中,很多时候都身不由己,她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我不想再给她添乱。”

  宋千雅的摸摸他的头,笑着道:“好吧,姐姐尊重你的选择。”

  “二姐,我有些话不知该不该问。”

  “你说!”

  “你是不是和我姐有什么误会,为何我姐让我远离你……”宋子玉声音压得很低,“可是我觉得二姐人很好。”

  听到他这么说,宋千雅的心里很温暖,她与宋明珠之间虽然有恩怨,但宋明珠并未真做出任何实质性伤害她的事情来,加上宋明珠是被迫为之,她对宋明珠也没有多少恨意,而宋子玉能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让她没想到。

  “从你姐入宫那天开始,我们之间就没有误会了。”宋千雅笑着道,“要不要来我屋坐坐,让点墨给你做好吃的。”

  “可以吗?”宋子玉到底是孩子,听到有好吃的,眼睛瞪的老大,一副嘴馋的样。

  “当然可以,日后你没事就可以来二姐这,二姐会像明珠妹妹那样照顾你的。”

  “那我想吃桂花糕和芝麻糖酥!”

  “好,我马上吩咐点墨去做!”被宋子玉感染,她的情绪仿佛又回到了在风月阁的时候,那个时候她也跟宋子玉一样,被师父保护的很好,可以无忧无虑的生活,不像现在,需要步步为营。

  点墨将宋子玉所需要的高点端上来,笑着道:“这些都是厨房刚做出来的,你慢慢吃。”

  宋子玉迟疑了一下,拿起一个吃小去,脸上并没有露出任何满足的表情,眉头慢慢皱起,咀嚼了一下,立刻吐了出来,呆呆的看着宋千雅,“这个饼怎么是苦的?”

  “苦的?”宋千雅拿起来尝了一下,里面放了一种不知名的作料,这种作料对一般人来说是甜,但对于身体有病症或者味觉想当敏锐的人来说就是苦的,而这种作料是一种慢性毒药,吸食少量没事,若是吃多了,不死也变成了残废。

  看着他们二人这样,点墨也拿起一个正要放在嘴里,宋千雅道:“放下,这饼有问题!”

  “啊?”点墨不可置信的看着她,“怎么会呢?这是我看着厨娘亲手做出来的,东西也是日常所用的东西,怎么可能会有问题?”

  “你去将厨娘找来,并让她带上刚才做东西的作料,此事一定要保密,不可让外人知晓,明白吗?”宋千雅叮嘱道。

  点墨出去之后,宋千雅打量着宋子玉半响,“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饼有问题?”

  “啊?二姐怎么这么问?”宋子玉眼中多了一份闪躲,“我只是吃着这饼的味道有些不一样,二姐难道是在怀疑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