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别的事情,苏北都能顺着宋千雅,这次不行,无论如何,他都必须说服宋千雅放弃七皇子,哪怕选最不中用的大皇子也行。

  苏北神色暗淡下来,“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允许你帮助七皇子,否则苏家就与你恩断义绝。”

  “为什么?”宋千雅眼中的期待变成失望,话语果断,“整个天朝只有沐青羽登上帝位,不会对苏家动手,其他人我信不过,所以无论舅舅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心意已决,绝不更改。”

  L8酷◇匠"'网唯v一*正D8版,其他G都M是盗“y版V

  在苏北眼中宋千雅一向温文尔雅,别说发脾气,说话间都多了一份小女儿的羞涩,这次说出这样的话来,让他震惊不已的同时,心里开始重新审度起沐青羽来,这个一直被他忽略而殷冷的少年。

  见苏北眼神不太对,宋千雅知道他心中的担忧,语气软下来,“舅舅我希望你相信我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做出任何对苏家不利的事情来。”

  “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苏北朝她挥挥手,无心再与她争辩。

  宋千雅看着他这个样子,知道自己刚才的话语伤了苏北的心,但她又不能明着说这样做的原因,叹息一声,转身出去。

  苏逸从军营回来,听闻她前来,马不停蹄的来找她,没想到听到她说这些事情,心中五味聚集,虽然上次宋千雅婉拒提亲的事情,苏逸心中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但真听到这个消息,他还是感觉有些接受无能,整个人如同陷入一片黑暗之中,找不到前行的道路。

  宋千雅直达这一世,她只怕又要辜负苏逸的一番好意了,事情已经成为定局,她也必须要给苏逸一个交代,她迟疑片刻,走到苏逸跟前,“表哥,我有些话要对你说。”

  苏逸如同小时候一样摸摸她的脑袋,笑着道:“你什么都不用说,我心里都明白,只要你过的幸福,你做什么,表哥都会顺着你。”

  他越是这个样子,宋千雅心中越是不安,她现在才明白伤害自己最重要的人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

  苏逸见她神色有些尴尬,佯装轻松道:“无论你嫁的人是谁,只要你受到委屈,我都会帮你去教训他,所以日后受了委屈就说,千万不要独自承担,明白吗?”

  “表哥谢谢你!”除了这五个字,宋千雅不知道还能用什么样的语言来表达自己内心对他的感激。

  “千雅!”听到苏逸猛然叫自己的名字,宋千雅条件反射的抬起头来,苏逸看着她许久才道,“其实我一直希望自己能够好好照顾你,现在已经不可能了,我希望你能自己照顾好自己。”

  “你也是!”苏逸不善于掩饰自己内心,唯独在面对宋千雅的时候,他尽量隐忍,不愿让自己左右宋千雅的决定。

  这次皇上赐婚的事情,李氏多少也有所耳闻,看到宋千雅和苏逸一同出来,也不好再多问,命人将饭菜端上来,宋千雅礼貌的走上去,行礼之后道:“我还有事,今天就不在这用餐了,还请舅妈见谅。”

  李氏不是苏别,虽然宋千雅算是在她看着长大,但经过这段时间的了解,她发现宋千雅远比之前更加有主见,办事也多了一份雷厉风行的气势,这样的女孩她并不是不喜欢,而是觉得宋千雅不适合当苏家的媳妇,因此宋千雅不能嫁过来,有失望却没有遗憾。

  “那我送送你,正好我也有些话要交代你。”李氏与她一同走出去,苏雪想要跟上去,被苏逸拦住,意识到气氛不太对,苏雪只好安静下来。

  他们走了许久,宋千雅见李氏一直不开口,率先道:“舅妈,你想跟我说什么?”

  “是大皇子的事情!”李氏轻声道,“我听闻大皇子烧伤严重,面容极其恐怖,你嫁给他,能应付的了吗?”

  “他的身体早就没事了。”宋千雅宽慰道,“且大皇子人很好,加上皇后娘娘对我一向青睐有加,相信嫁过去,一定不会太差。”

  “千雅,其实我一直将你当成女儿看待,也希望你嫁到我们家,这也是你母亲临终前的遗愿,没想到最后……”

  “我母亲是一个怎样的人?”这是宋千雅一直想问的,在她脑海中,对苏玲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但,苏玲既然能够将她送到风月阁,可见并非只是相府夫人这么简单。

  “她?”李氏神色多了一份怅然若失,“她风华绝代,一舞东京城,并不比当初的西域公主逊色,只可惜她遇人不淑。”

  “那个人是谁?后来娘为什么会嫁给丞相?”宋千雅紧张的看着他,自从她知道自己不是丞相的亲生女儿之后,对那个未知的男人多了一份好奇,也想知道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其弃苏玲而不顾。

  李氏看着她略显期待的神色,心中狐疑她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试探性道:“你怎么会这么问?她遇到的那个人就是丞相,有什么不对吗?”

  “我只是随便问问,没什么!”

  “千雅,你是不是在外面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李氏发现她在提到这件事的时候,神色不对,那不是单纯的旨意,而是在某一些方面的肯定。

  苏玲的事情只有极少数人知晓,心中猜测着到底是谁将这个秘密泄漏给她,她有些担心依照现在宋千雅的性格,知道这件事了之后会怎么样。

  宋千雅摇摇头,“我只是觉得同样是爹的女儿,为何他从来都对我这个嫡女不关注,而是将所有的心思全部都放在了大姐宋明玉身上,哪怕是这次皇上赐婚,他的神情也是极其清淡,仿佛皇上赐婚的是一个与他无关之人一般。”

  李氏稍微松了口气,宽慰道:“男人自来都不知道如何表达的自己内心的想法,而丞相更是日理万机,就算有心管你的事情,但这是皇上赐婚,他也改变不了什么,只能的用平常的心去对待,这也无可厚非,你就不要多想了,其实丞相内心还是很疼爱你的。”

  宋千雅知道问不出什么,也就只好暂且作罢,既然别人那不行,她就决定从宋成光入手,她挤出一丝笑意,“那我跟我娘长的像吗?”

  “你们不仅长的像,就连脾气秉性都十分的想象。”李氏摸着她的头,只是你母亲自来更喜欢一袭白衣,如同无意间坠落凡尘的仙子,冰清玉洁,让人不敢去触碰。

  “什么样的白衣?”宋千雅追问道,“舅母有娘昔日的衣物吗?我马上就要出嫁,娘虽然不能看着我出嫁,但我希望能够带几件她昔日的物品,以解思念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