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清婉听闻他们入宫的事情,眉头皱起,她这次让宋明珠出来,是为了牵制和控制宋千雅,没想到宋明珠居然如此有能耐,这么快就逃脱了她的掌控,不行,她不能让宋明珠就这样飞上枝头变凤凰。

  宋明珠被王婆子带进来,谢清婉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之前宋明珠见到她这个架势,心中多少有些畏惧,现在……

  宋明珠直视她的双眸,嘴角露出若有若无的笑意,深邃的眼眸如同一滩池水波澜不惊,足以隐藏其所有的情绪,让人看不穿她的真实意图。

  谢清婉看着她如此,心中不知为何竟然多了一份警备,仿佛看到了当年宋明珠她娘,当初她就是用这样一双眸子,让宋成光弃她而不顾,后来宋明珠的母亲死了之后,宋成光的心才逐渐被她收复。

  宋明珠缓缓开口,“不知夫人此次前来找我所谓何事?”

  “你马上要和宋千雅一同入宫,相信你没忘当初答应我的事情吧?”谢清婉与她注视的时候,感觉整个人都被一股凉意包裹着,让她的心陷入惴惴不安的境地,难以自持。

  “当初答应你的事情我自然没忘,只是现在宋千雅已经对你构不成任何威胁,你又何必追着她不放?”

  “这不是你应该问的。”谢清婉被她彻底激怒,“别忘了你弟弟还在我手上,只要你敢违逆我,我就会加倍奉还在他身上。”

  “我弟弟?”宋明珠冷笑一声,“当初我答应你的要求,甚至答应将我弟弟寄养在你这,都是为了能够得到你的信任,如果我不装出一副姐弟情深的模样,你又如何肯信我?”

  “你……”

  “夫人,人生在世,难免会马失前蹄,你也无需太在意,而我也不会跟你计较,至于我弟弟,你若对他好,之前的事情我既往不咎;不然的话,那就别怪我翻脸无情了。”她凑近一步,“想必你也听大姐说了皇上的意思了吧,万一日后我有机会宠冠后宫,到时候我小心思一上来,做出点什么事,可就不好了,哈哈……”

  话罢,笑着离开这里,留给谢清婉一个的狂妄的身影。

  谢清婉一向受人敬仰,这次被宋明珠羞辱到尘埃,这口气她咽不下。

  冲冠后宫?你还是先进宫再说吧!

  她在心里冷哼一声,她在见识了当年宋明珠母亲的狐媚之术之后,对宋明珠的话丝毫没有任何怀疑,她也相信不说别的,就算是飞天舞,也足够让君王看不足,所以她必须率先下手,不给宋明珠这个机会,否则之前的事情一旦曝光,就算丞相想保她,也有心无力。

  她的心多少有些慌乱,王婆子走到她跟前道:“夫人,你怎么了?”

  “王嬷嬷,有什么办法阻止那两个贱人入宫?”谢清婉眼中冷意盎然,这次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不会妥协。

  “这个……”

  谢清婉最看不惯别人在她面前吞吞吐吐的样子,厉声道:“有什么话就直说。”

  “月牙中的毒只怕可以!”

  一句话提醒了谢清婉,她虽然对毒药知之甚少,但她也听宋成光提及过,那种毒药无色无味,就算放在人面前,也没有人会察觉,心中立即有了主意,着手吩咐王嬷嬷去办。

  宋明珠回去的路上,看到宋子玉站在不远处徘徊,这是他们出了偏院第一次见面,宋明珠的心头猛然一动,疾走两步,来到他身边,将他仔仔细细打量个遍,确定他没事之后,才稍微松了口气。

  这段时间她一直谨言慎行,极少提及宋子玉,佯装对宋子玉一点都不关心,实则在她内心深处比谁都溺爱宋子玉,所以她才会用尽所能来保护他,看着宋子玉一脸阴沉,她紧张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姐姐,你真要入宫吗?”宋子玉忍不住开口,泪水哗哗的往下落,“姐姐,你可不可以不要进宫?”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宋明珠呵斥道,“你是忘了娘怎么死的,还是忘了你与生俱来的使命?”

  “这些我都没忘,那也不能用你这一辈子做赌注?”宋子玉声音有些哽咽,他虽然只有十岁,但为人处世跟一个小大人一般,让人捉摸不透,只有面对宋明珠的时候,他才敢将自己最为脆弱一面表现出来。

  “只要能够完成娘的遗愿,为娘复仇,别说入宫,就算下十八层地狱,我也不在乎。”她抱着宋子玉的手不断收紧,“你给我听着,我不在相府的这段时间,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小心夫人明白吗?”

  “姐姐,你非去不可吗?”宋子玉心有余悸道,“你明明可以拒绝的。”

  “别说傻话了,如果我不这样做,你的使命什么时候能够完成,你难道想一直过这种寄人篱下的生活?”

  面对宋明珠的质问,宋子玉无言以对,他低着头,许久才道:“或许还有别的办法,你再等等我!”

  宋明珠摇摇头,“我已经等不了了,就算你能忍受这样寄人篱下的生活,我也不能。”

  宋子玉明白她的心意,见她如此,也只能随她去了,低着头许久才道:“那你自己小心点,只要再给我五年的时间,我一定能够扭转局面。”

  “好!”宋明珠将他抱住,“姐姐等你好消息,你快回去吧,别让夫人看出任何端倪。”

  宋子玉一步三回头,现在他年纪轻,势单力薄,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只能的忍。

  宋明珠转过脸去,泪水从眼角处滑落,她如何不知道宋子玉心里的想法,想着宋子玉倔强的神色,她的心里有些心疼。

  回到沉香阁,安巧已经等候她多时,见她回来,急忙道:“刚才王嬷嬷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宋明珠淡淡了一眼她手上的瓷瓶,随口道:“扔了吧!”

  +n酷hJ匠网H√正1k版首:发$

  “扔了?”安巧眼中露出不解的神色,“三小姐,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说吧!”

  “三小姐入宫,前途未卜,若是能够得到皇上的宠幸,自然是好,若得不到,那在宫中寸步难行,现在小姐就与夫人争锋相对,对小姐没有任何好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宋明珠冷眼瞅着她,“你这是在小看我吗?”

  “奴婢不是那个意思,奴婢只是觉得小姐入宫,若没有强大的家族势力作支撑,就算一时得到皇上的宠爱,也不能长久,还不如与夫人得过且过,等日后羽翼丰满,再秋后算账。”安巧继续劝谏,话语所指,宋明珠如何不明白,她看安巧的神色变了几次,捡起瓷瓶,眼中露出狠厉之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