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落在沐青羽身上,“清灵自幼与羽儿青梅竹马,你觉得怎么样?”

  皇后脸色略微楞了一下,笑着道:“羽儿聪明伶俐,也算是从我身边长大,而我也一直将清灵当成女儿看待,若是他们二人能够走到一起,也算是一件喜事,只是羽儿他似乎……”

  皇上自然明白皇后的意思,沐青羽虽然没有直接说过喜欢宋千雅亦或者想要娶她的意思,但在字里行间,皇上也能听出沐青羽对宋千雅的倾慕,宋千雅关系巨大,现在各位皇子之间势力均衡,看似二皇子与六皇子势力更为强大一些,实则不然,一旦沐青羽娶了宋千雅,就等于多了两方势力,这是他绝对不允许的。

  他目光沉下来,“朕心意已决,皇后无须再劝。”

  皇后见他略微有些震怒,只好闭口不言。

  各位皇子几各家公子相继到来,最为出众的就是二皇子沐修远与六皇子沐子宸,沐青羽如同往常一样,隐藏自己的光辉,随便找个地方坐下,自顾自的喝酒,似乎这里所有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宋千雅目光朝他扫过去,他低着头,似乎感受不到一般,落寞的神色让宋千雅感觉道心疼。

  凤清灵本在皇后身边,看到沐青羽,兴奋的朝他跑过去,兴奋道:“羽哥哥,你不是说不来吗?”

  谁都能听出其话里的柔情,不少人纷纷对她侧目,更多的是不耻。

  凤清灵才不管别人怎么看,她朝沐青羽身边一个人道:“你让开。”

  说着将沐青羽身边的人推开,她坐在沐青羽身边,丝毫没有大家闺秀的应该有的矜持。

  皇太后从外面进来,看到这一幕,喜笑颜开,“上一次宴会,哀家成全了六皇儿的喜事,看来这次哀家又要成全一桩喜事了。”对皇上道,“七皇儿也到了娶妻的年龄,不如将灵儿这个鬼丫头嫁给他,岂不是亲上加亲?”

  “皇额娘说的对!”皇上本来就有意为他们二人指婚,皇太后这话,正中他的下怀,他自然借坡卸驴。

  凤清灵兴奋的跑到皇太后身边,扯着她的衣袖开心道:“谢皇祖母,这样日后儿臣就能够一直留在你身边了。”

  “你这孩子……”皇太后满脸宠溺之色。

  宋千雅坐在一旁,后面的话逐渐听不清楚,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沐青羽要娶别人了,她整个人如同被雷电击中一般,僵持坐在那,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点墨注意到她的不对劲,小声道:“小姐,你没事吧?”

  他真的要娶别人了!

  宋千雅在心里又重复了一遍,她一直以为不与沐青羽有交集,自己就不会感觉到伤心,此时她却发现心痛到难以呼吸,这种感觉,就算是上一世与沐子宸在一起都不曾有过。

  你当真要娶别人?

  她目光朝沐青羽射过去,眼中多了一份询问的意味,更多的是失落被伤心,从她进来到现在,沐青羽始终没有朝她这边看一眼,哪怕是指婚,沐青羽也只是独自在一旁喝酒,没有半点理会。

  点墨狠狠戳了宋千雅一下,生怕她被这个消息刺激道:“小姐,你喝多了。”

  宋千雅回过神来,朝她摇摇头,示意她自己没事,低着头,眼睛处痒痒的,伸手一摸全是泪。

  原来这就是伤心到极点的感觉吗?

  她扪心自问,却得不到一个答案。

  “羽哥哥,你快来谢恩!”凤清灵见沐青羽半天没动静,催促道。

  沐青羽扔下酒壶站起来,对皇上、皇后及太后行礼之后,义正言辞道:“我不会娶她。”

  “你说什么?”皇上愤怒的站起来,“难道你想抗旨不尊吗?”

  “抗旨不尊又如何,抗旨不尊最多是死罪,娶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那就是生不如死,两者相比,我宁愿痛快的死去,也不愿做一个行尸走肉的傀儡。”沐青羽一向潇洒、狂傲惯了,说出的话也带了几分不羁,似乎生死之事对于他来说,无足轻重。

  “来人,将七皇子待下去,等候处置。”皇上怒喝道。

  “皇上不要啊,羽哥哥只是喝多了,等她清醒过来就好了。”凤清灵跑到皇上面前,哭着喊道。

  皇上是九五之尊,如何会因为她几句话改变主意,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宴席。

  皇太后看了一眼沐青羽,慈爱的脸上多了一份审视。

  沐青羽没有任何回心转意的意思,跟着侍卫离开这里,整个宴会一时间鸦雀无声,大气都不敢出。

  皇太后也没有在这留多长时间,也就离开,整个烂摊子全部交给皇后处置,皇后安抚好众人之后,将宴会交给沐修远处理,自己随即离开,潜意识也让人觉得太子被废,之后,皇后更为倾向的是二皇子,而皇后的意思,多半也代表了皇上的意思。

  这次宴会,沐青羽因为拒婚而处以众矢之的,而二皇子因为主办宴会,风头正胜,只有沐子宸在这次宴会上无人问津,显的有些冷清。

  二皇子看了一眼众位大家闺秀,吩咐太监兰花如意纹手镯放在桌子上,笑着道:“今天有一场才艺比拼,谁若是能博得头筹,这个手镯就是奖赏。”

  1最N新章C节上Kn酷、(匠Ed网

  这个手镯是西域进宫而来,据说带上它不仅有冬暖夏凉的作用,更重要的是夏天能够防止各种蚊虫叮咬,可以说是宝贝中的宝贝,本来不少大家闺秀对这场宴会失去了兴趣,现在一个个的眼睛瞪的贼亮,都想要得到手镯,并在宴会上一展风采。

  唯独宋千雅一直处在失魂落魄的状态中,仿佛外界的一切对她都起不到任何波澜。

  大家都想得到手镯,却都不愿意上台做第一个抛砖引玉之人,一时间宴会安静的出奇,一个声音从突然想起,“既然大家都如此谦虚,那就让我先来献丑吧!”

  众人顺着目光看过去,说话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宋明珠,她在外面刚被苏雪奚落,此时毛遂自荐,让不少人觉得她这是不自量力,就连宋明玉都对她多了几分轻蔑,碍于身份,还是小声劝慰道:“不行,就别逞强,否则出什么事,回去可就麻烦了。”

  宋明珠这些年一直生活在相府的偏远,别说学习读书写字,就算是下人几乎也极少去他们那,若非这次大夫人需要宋明珠协助,他们的日子过的可以说是与世隔绝,宋明玉可不相信她有什么精彩的才艺表演。

  “姐姐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丞相府出丑的。”宋明珠从位置上起来,对二皇子道,“不知可否允许我先去换衣服?”

  “自然!”二皇子命人带她去换衣服,大家对她的表演想当期待,都想知道一个庶女,哪来的自信,刚在这逞强,真是活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