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巧摇摇头,“现在大力被夫人秘密关押起来,恕奴婢无能为力。”

  “那你帮我查一下大力身边还有什么人,查到之后,马上告诉我。”宋千雅吩咐道,随即她喊住安巧,“你主人已经将你送给我,日后你好好留在我身边,我不会亏待你。”

  “啊?”安巧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神色也变的十分难看,“你的意思是……主人不要我了?”

  “怎么?跟在我身边很委屈你吗?”宋千雅神色有些不悦。

  “不是,奴婢不是那个意思。”安巧话语中有些哽咽,“奴婢知道该怎么做了。”

  宋千雅一直以为安巧心思极深,只是为自己打算,不将任何人看在眼里,现在看到她这个神色,感觉自己越发看不透安巧的为人,心中对她也越发提防起来。

  点墨一直卧病在床,看到她回来,泪水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噼里啪啦的往下来,哭着道:“小姐,你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

  “你还以为我出什么事了呢,是吧?”宋千雅的手往她额头上轻轻戳了一下,“你这丫头,就不能盼我点好?”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点墨低下头,“我只是担心你。”

  她那点心思宋千雅怎么会不清楚,她摸着点墨的头道:“这几天你就不要想那么多了,不然你一直卧病在床,谁来照顾我的饮食起居?”

  “现在我也可以。”

  点墨挣扎着要起来,被宋千雅按下去,她摇摇头无奈又打趣道:“你就让我省点心吧,不然日后你留下什么后遗症,我可不负责养你一辈子。”

  点墨听出她这是在打趣自己,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宋千雅看到她这个样子,露出会心的笑容,接着主仆二人随便聊了几句,便回去休息。

  翌日,宋千雅刚刚睡醒,就听到苏雪在外面喊叫的声音,她揉揉略带蒙松的睡眼,刚要去开门,就看到苏雪破门而入,看着宋千雅,神色略带不悦,“表姐,这些天你怎么不去看我了?”

  “有吗?”宋千雅装傻道,“我前几天不刚从你家回来?”

  “哼!”苏雪一屁股坐在她旁边,“你不去这几天,爹爹天天逼我读书,我都快无聊死了,所以你一定要早点嫁过来,这样我就再也不会无聊了。”

  “哦!”宋千雅这段时间尽力让自己不去想这件事,现在从苏雪嘴里说出来,依旧有些接受无能之感,她不否认苏逸的优秀,只是不知为何,她对苏逸就是难以有那种男女之情,想着日后要与苏逸举案齐眉过一生,心中猛然多了一份怅然若失,脑中不自觉的闪过沐青羽狂躁的神色。

  “表姐,你怎么了?”苏雪见她不理会啊自己,心中更是不悦,“你到底有没有再听我说话?”

  “你刚才说什么了?”宋千雅回过神来。

  “爹说等你一及笄,就派人上门提亲,让你早日嫁过来,你开不开心?”苏雪手舞足蹈道。

  看着她这个样子,宋千雅实在不想扫她的幸,讪讪的敷衍了几句,看她没多少精神,苏雪觉得甚是无聊,拉着她的手道:“表姐,我们出去逛街吧,好不好?”

  不等宋千雅回来,苏雪已经拉着她往外面而去。

  今天集市格外热闹,苏雪好不容易出来一趟,眼中是难以掩饰的兴奋,宋千雅逐渐被吸引,神色也好了许多。

  苏雪拉着她进入玲珑阁,这里是京城女子的最爱,首饰可以堪称一绝,无论是色泽还是款式都是其他店铺所不能比拟的,苏雪一会看看这个,一会又看看那个,最后拿着一支发簪对宋千雅道:“表姐,你看我戴这个好看吗?”

  苏雪人如其名,肌肤胜雪,粉色的饰品更衬托她娇小可爱,她正要答话,一个女子从苏雪书上将发簪夺取,对老板道:“这支发钗多少钱,我要了。”

  “你这人怎么这样,明明是我先看上的。”苏雪伸手就要夺,被那个女子身边的人推了一把,若非宋千雅眼疾手快扶住她,肯定会跌倒在地上。

  那个女子看都不看苏雪一眼,对老板道:“还愣着做什么,快给我包起来。”

  “不行,这明明是我先看上的。”

  zZ酷C匠网}唯K:一x正Z版(,^1其F他9j都是盗F、版

  苏雪哪里肯依,上来就要夺,眼看他们要动手,宋千雅拉住的苏雪道:“不过一根簪子,你再选一个就是。”

  “不行!”苏雪少年心性,哪里能听宋千雅的劝告,挣脱开她的束缚,一把将发钗抢过来,笑嘻嘻的对宋千雅道,“表姐,你看还是我戴着好看。”

  只听那女子对身边的人厉声喝道:“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将簪子给我夺回来。”

  “姑娘请息怒。”宋千雅挡在苏雪跟前,“这支发钗原本是我表妹先看到,你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抢过去,未免太狂妄了?”

  “你又是什么东西?”那女子往后退了一步,身边的人朝苏雪扑过去。

  饶是宋千雅武功卓绝,但这些人的武功高不说,出手更是怪异,她也只能做到勉强自保,根本没有办法去保护苏雪,很快一个身着紫衣的女子就将发钗抢过去,交给那女子。

  那女子拿到发钗朝苏雪挥挥手,神色甚是得意,她没得意多久,手中发钗已经消失不见,她刚要破口大骂,扭过脸去,看到来人,脸颊生出一抹红晕,“羽哥哥,你怎么在这?”

  来人正是沐青羽。

  沐青羽将发钗交还给苏雪,“这支发钗与你的肌肤更相配。”

  苏雪从未见过如此惊艳的男子,呆愣楞的看着他,半天没反应过来。

  宋千雅将发钗接过来笑着道谢:“多谢羽王爷!”

  那女子脸上娇羞的神色一扫而光,对沐青羽冷声道:“羽哥哥,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那支发钗分明是我先看中的。”

  “那支发钗的颜色不适合你,不如我选一个更合适的送给你如何?”沐青羽随手拿起一支发钗插入那女子的发隙之间,“还是这样发钗你戴着更好看一些。”

  听到他这话,那女子阴转晴,朝老板要来镜子,看了许久才撒娇道:“既然羽哥哥都这么说了,我就把那支发钗让给他们吧!”

  “哪里是让,之前分明是你抢过去的!”苏雪愤愤不平道,触碰到沐青羽柔和的目光,低下头,不再多说什么。

  沐青羽走到宋千雅跟前,笑着道:“没想到会在这碰见你。”

  宋千雅正要回答,那个女子一把将宋千雅推开,宣誓自己的主权一般,“日后离羽哥哥远一点,他是我的!”

  后面几个字异常清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