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觉得谁能配得上我?你吗?”宋千雅反问道,“相比起一个两面三刀的人,我更喜欢病秧子,至少他对我是真心。”

  沐子宸眼中闪过一丝狠厉之色,上次大皇子的事情,他精心策划,让沐青羽抢了先机,现在就连宋千雅都对沐青羽青睐三分,而他,什么便宜都没占到,心中那口气怎么都咽不下去。

  宋千雅将他的神色尽收眼底,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她就是喜欢看沐子宸被挫败抓狂的模样,这只是一个开始,好戏还在后头。

  沐子宸的神色变化几次,终究平复下来,柔情款款看着她,“我对你的心天地可鉴,我相信你这么说只是在与我怄气,我不在乎。”他神色凝重道,“无论你是否相信,自始至终我想娶的人只有你,我不会放弃。”

  如果说演戏,沐子宸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当初她就是被沐子宸的这个神色骗了十年,她不否则有自己识人不明的成分在,更重要的是,沐子宸实在是太能伪装自己,可以说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宋千雅还未开口回绝,就看到一个女子从人群中钻出来,噗通一声跪倒在他们面前,抱着宋千雅哭着道:“小姐,求求你救救我,求求你了……”

  a7酷:匠网V唯qP一正、版,+其r$他4都是%盗*版☆

  “站住!”后面一群类似于打手的人朝他们这边疯狂扑来。

  沐子宸挡在宋千雅身前,对着这些人呵斥道:“你们是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强抢民女?”

  “老子的事,劝你还是不要管的好,否则到时候受苦的是你自己。”带头的人朝着沐子宸叫嚣道,随即对身后的人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将她给我抓回去。”

  那女子拉着宋千雅的衣衫哭着道:“小姐,求求你救救我,来世我愿做牛做马报答你。”

  说着往宋千雅身后靠了靠,眼看那些人越来越近,她眼中的希望慢慢变成绝望,身体更是抖动如筛,惊恐的如同被人抛弃的小猫,惹人怜爱。

  沐子宸没想到这些人如此不将自己看在眼里,对属下道:“将这些人全部拿下。”

  众侍卫将这些人团团围住,领头的人这才露出害怕之色,但做这一行什么样的架势没见过,将自己心中的畏惧压制下去,对沐子宸道:“她被人卖到花满楼,就是花满楼的人,就算告到官府,没理的也是你们。”

  上次太子火烧花满楼之后,皇上不知为何非但没有问罪花满楼,还主动拨款重新修建花满楼,使其规模扩大到一定地步,风头一时无二,饶是如此,不少官员为了避嫌,暂时再不踏入花满楼,使其生意一落千丈,老鸨为了招揽生意,一直在物色美女,没想到竟然打到良家妇女身上。

  沐子宸想着,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之前他所有的计划全部败北,可惜,天无绝人之路,尤其是他看到那个女子的面容之后,眼中闪过一丝光亮。

  他对那些人道:“回去告诉你们老鸨,稍后庆王我会带着她亲自到花满楼拜访。”

  听说他是庆王,那些人吓的跪倒在他面前,求饶道:“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庆王赎罪。”

  话罢,灰灰溜溜的离开这里。

  那女子从宋千雅身后出来,朝沐子宸行礼之后道:“多谢庆王的搭救之恩,小女子愿意为庆王殿下做牛做马,报答庆王的救命之恩。”

  “报恩的事情以后再说,只是现在你的卖身契在花满楼,不如先跟我去一趟,我保证老鸨不会再为难你。”沐子宸是庆王,他开口,自然是水到渠成,见那女子点头,随即对宋千雅道,“先告辞了。”

  英雄救美的戏码在此刻被演的淋漓尽致,等他们走了之后,点墨在宋千雅耳边小声嘀咕道:“小姐,刚才那个女孩有五分相像呢!”

  这一点宋千雅早就有所察觉,只是没点明而已,她顿了一下道:“走,去花满楼!”

  “啊?”点墨听到这三个字头皮有些发麻,怯生生道,“去那种地方的人全都不是好人,万一出点什么事……”

  “有我在,你怕什么?”宋千雅知道她心里的顾忌,笑着道,“你若害怕就留在相府等我,我去去就回。”

  “不行啊!”点墨拉住她,迟疑片刻,咬咬牙道,“我自然要陪小姐一起去,万一出点什么事,我还能保护小姐。”

  点墨和她一起长大,关系非同寻常,上一世,点墨为了保护她,落得一个惨死的下场,这一世,她发誓一定会护点墨周全。

  他们稍微装扮了一下,往花满楼而去。

  昔日这里繁花似锦,今日却极其萧条,除了一些外地来的富商之外,空空如也,看到宋千雅,老鸨朝他们这边走来,笑嘻嘻道:“公子里面请。”

  宋千雅环顾四周,并未看到沐子宸,她笑着道:“刚才看到六王爷往这边而来,怎么不在花满楼吗?”

  老鸨的脸色顿时拉下来,沉声道:“难道公子是六王爷的朋友?”

  “是的,我此次前来,就是想问一下六王爷是否为那个女子赎了身?”宋千雅目光从四周扫过,并未见到沐子宸的人,按照沐子宸一贯的行事作风,不应该离开的这么快,毕竟当初太子出事也与他有关,于情于理,他都该在此多停留一段时间,暗中派人做一下善后工作,毕竟现在皇上已经派沐青羽插手此事,只要查出蛛丝马迹,沐子宸都难逃干系。

  “你说的是云翠?”老鸨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意,“六王爷本来是有意要为她赎身,怎奈临时有事,先走了。”

  “既然如此,不如老鸨出个价,我来替她赎身,也算是卖六王爷个人情。”宋千雅一面说一面观察老鸨的神色,“不知是否可行?”

  老鸨咬咬牙,“公子稍等,我马上叫云翠下来。”

  点墨在宋千雅耳边小声道:“难道六王爷那么有钱,为何没帮那个女人赎身?”

  宋千雅笑而不语,庆王自然是会云翠赎身,只是他不会正大光明的去做这件事,这就是庆王的真面目,一面想要收买人心;一面又要为自己留三分余地,只可惜了云翠!

  不一会,云翠从楼上下来,点墨倒吸一口凉气,云翠经过精心装扮之后,面容竟于宋千雅有六七分想象,他们最大的区别就是身量,云翠比宋千雅略带高挑一些,如果不仔细看,完全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点墨颤颤巍巍道:“这……这也太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