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青羽神色多了一份阴沉,“大皇子的病情一直是宋太医医治,除了父皇、母后,没有人能够进去探望。”

  说着,将之前宋千雅配置的药物还给她,“这些东西或许在你手上更能发挥起作用。”

  宋千雅并未伸手去接,继续道:“是你将我会医术的事情告诉皇上的吧?”

  “我也是为了救大皇子。”沐青羽神色暗淡下来,“宋太医是六皇子的人,若我不这样做,我担心……”

  宋千雅与他四目相对,想要从他眼中看出别的情绪,除了沐青羽深邃的眼眸,看不出任何情绪。

  “呵呵,你若是想救他,就不会等他快要被烧死的时候进去,现在猫哭耗子,为时已晚。”宋千雅说话不留半点情面,连她自己也不知为何,就是看不得沐青羽冷酷无情的一面,饶是生于帝王家,争斗有时候也是为了自保,她也不希望沐青羽如此。

  沐青羽淡淡一笑,“随你怎么想,只要皇兄无事,我也就放心了。”

  他笑的时候,嘴角轻微上扬,目光变的异常清澈,如同雨后的天空,干净不惹尘埃,与宋千雅仇恨的内心形成鲜明对比。

  她强行压抑住自己内心的悸动,看着沐青羽继续质问道:“那天你为何不肯先救大皇子?如果不是因为你,他也就不会变成这样。”

  “就算我当时救了他又能如何?只要他身在太子之位,就会有不少人想要算计排挤他,与其让他时时处于危难之中,还不如将这些危难扫除,让他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这话竟然宋千雅一时间无法反驳,她心里清楚,只要沐邵民坐在那个位置上,他就永远没有安宁的一天,加上他本身没有任何能力,别人想要暗害他,简直是易如反掌,不过饶是他变成这样,依旧有那么多不怀好意之人,不肯放过他,想着宋千雅叹了口气,“你今日来找我,不仅仅是询问太子的伤势吧?”

  “你当真不认识我了?”沐青羽问完,神色变的十分紧张,眼中也多了一份期待。

  “只怕七皇子是认错人了,我与你从未见过,告辞。”宋千雅声音冷凝下来,话罢,转身离去。

  沐青羽看着她慢慢远去的身影,站在那许久,才黯然离去。

  %酷m匠h5网%s永v2久de免费qY看Y小说*b

  回到相府,已经是子时,以往这个时候,相府的人早已掌灯睡觉,今日她回来,看到宋成光及相府众人都在大厅等着她,神色极其凝重,她不用想也知道,这些人定然是为了的大皇子的伤势,现在宋明玉已经与沐子宸有了婚约,只要大皇子一死了,皇储空虚,皇上自然会在二皇子和六皇子之间进行甄选,而二皇子身份低微,远不是六皇子的对手,如此一来,宋明玉就能够名正言顺的登上皇后的宝座。

  她嘴角一阵冷笑,有她在,他们的如意算盘也就只能到此为止。

  宋成光还未开口,宋明玉先一步来到她跟前,拉着她的手关切道:“皇上可有为难你?听闻大皇子的伤势连太医都束手无策,我实在很担心你。”她顿了一下,“大皇子现在伤势如何?”

  只怕最后一句话才是宋明玉想要说的吧?

  宋千雅将手从宋明玉手中抽出来,刻意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走到宋成光跟前,道,“大皇子被灼伤的肌肤已经在溃烂,就算勉强能保住性命,余生也是废人了,只是……”

  “只是什么?”宋成光紧张道,“是否你师父那又有消息传来?”

  “我回来的时候听到不少人在议论大皇子出事一事,而且皇上准备让七皇子着手调查宋太医被杀一事……”她一边说,一边用余光去观察宋成光,说到后来,她分明看到宋成光的神色暗淡下来,神情也变的十分紧张,她继续道,“还有传言说这件事与六皇子……”

  “你胡说什么?”谢清婉呵斥住她,“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先下去吧。”

  若非他们拦住她,她才懒得与这些人纠缠,随即走出去。

  宋明玉拉着谢清婉的手,低声道:“宋太医的事情……”

  宋成光瞥了她一眼,“这件事不用你插手,你回去好好休息吧。”

  “可是爹……”

  “别说了,这件事就当从来没发生过一样,知道吗?”宋成光叮嘱道,“日后没有我的命令,不可再擅自行动,否则只会惹祸上身,弄不好还会连累相府,明白吗?”

  宋明玉第一次见宋成光发如此大的火,吓的躲在谢清婉身后,不敢再开口。

  宋千雅回去之后,花溪看着她低声道:“你是否知道这件事是谁所为?”

  “你觉得呢?”

  “你想让我怎么做?”花溪追问道。

  “想办法得到六皇子沐子宸的信任,剩下的事情等我命令。”既然能够打听出宋千雅的身份,想必也是有一定能力,加上花溪与大皇子之间非同寻常的感情,宋千雅相信,这件事花溪定然不会令她失望。

  “我明白!”花溪点点头。

  宋千雅将沐子宸的喜好以及平日喜欢去的地方全部写在一张纸上,交给她,“只要你能掌控住六皇子的弱点,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

  花溪简单看了一下上面的信息,不解的看着宋千雅,“你怎么会对六皇子如此了解?”

  “这不是你该知道的。”

  见宋千雅没有要解释的意思,花溪也不再多问,转身离去。

  送走花溪,宋千雅略带颓废坐在椅子上,看看时间子时刚过,一般过了子时,她就再难以入眠,走出去,看着满地的月光,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沐青羽,纵然她与沐青羽仅有数面之缘,可是她总觉得他们已经认识了千年万年。

  她叹息一声,这一世她有好多事情要做,不愿意将事情浪费在这些无所谓的人身上。

  “小姐!”安巧的话打断了她的思绪。

  自从她给安巧为了毒药之后,相比之前,安巧的确聪明乖巧多了,若非安巧是别人放在她身边的探子,依照安巧的聪明与凌厉,她不介意将安巧收在自己身边。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宋千雅随意道,“你主人可有说什么?”

  “这个……”

  看着安巧吞吞吐吐的样子,宋千雅笑着道:“你最好老老实实回答,否则别怪我翻脸无情。”

  “主人说想见见你。”安巧用余光从她脸上扫过,身体抖动如筛,生怕哪个字触碰到宋千雅的逆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