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的大名,整个京城没有人不清楚,我知道不足为奇。”说着,花溪的目光多了一份狠厉,“太子对我有恩,现在他被奸人陷害,卧病在床,于情于理,我都该去探望,还请姑娘成全。”

  “现在太子已经被废除,没有太子,只有大皇子,明白吗?”宋千雅将她扶起来,“我不仅能帮你见到大皇子,还能让你为大皇子报仇,但你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你肯吗?”

  “我肯!”

  “肯就服下这个!”宋千雅将一颗药丸交给她,“这个是蚀骨穿心丸,如果没有解药,身体会由内而外溃烂而死,如何抉择,你看着办。”

  花溪毫不犹豫的将药物吞下去,“多谢。”

  看着她大义凌然的神色,宋千雅心中却没有表面那般平静,总觉得花溪这样做,还有别的目的,只是花溪隐藏的太深,让人捉摸不透。

  她将花溪留在相府,时间一天天过去,花溪终于有些忍不住道:“姑娘到底何时带我去见太……大皇子?”

  宋千雅宽慰道:“快了!”

  不出宋千雅所料,在第三天傍晚,皇上传下旨意,让其进宫,为大皇子医治。

  太监走之后,宋成光目光从宋千雅身上撇过,“这次大皇子伤势严重,众太医都束手无措,你切莫逞强,明白吗?”

  谢清婉一把抓住宋千雅的手,紧张道:“要不为娘陪你一同前往,万一有什么事,为娘还能与你共同应对。”

  她的手从谢清婉手中抽出来,“皇上只是宣我去为大皇子诊病,我一个人能应付。”

  谢清婉感觉到她神色间的冷漠,神色多少有些尴尬,“那你自己小心些。”

  看着他们离开,谢清婉神色恢复如常,对宋成光道:“大皇子毕竟是嫡出,万一他被医好……”

  宋成光握住她的手宽慰道:“放心,这件事我自有安排。”

  他不仅要让大皇子死,也要利用宋千雅将苏家牵扯进来,只要苏家没了兵权,整个朝堂,还不都是他说了算。

  东宫!

  虽然太子被废,鉴于他的身体状况,皇上依旧让他居住在东宫,正是如此,才会引来不少人猜测,皇上废除太子只是权宜之计,一旦大皇子的伤势有所好转,皇上必然会重新启用他,因此不少大臣选择了隔岸观火,不敢贸然站队。

  宋千雅的目光淡淡从“东宫”二字上扫过,物是人非,这里曾经是她最为辉煌的地方,也是她以为自己最为幸福的地方,可惜那都是她以为,现在回想起上一世的事情,除却她孩子的惨死,其他的事情,她的神色已经不会再有太大波澜。

  花溪见她神色多少有些迟疑,轻声道:“大皇子还在里面等着呢,我们进去吧!”

  宋千雅回过神来,淡淡道:“走吧!”

  刚靠近大皇子的内室,就闻到一股让人恶心的酸臭味,这种味道……

  n酷B^匠\网(唯.一正版0,其他都k是盗B版

  宋千雅来不及多想,匆匆往里面而去,皇上、皇后都在里面,看到她进来,皇上道:“听闻你医术了得,只要你能医治好大皇子的伤,你想要什么样的奖赏,朕都答应。”

  “臣女一定尽力而为。”宋千雅走到大皇子身边,发现他被烧灼的肌肤处已经开始溃烂,酸臭味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她眉头挑动了一下,她之前分明给大皇子配了医治灼伤的药物,按理来说,大皇子现在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她扭头对皇上何皇后道:“这几天是谁负责大皇子的伤势?”

  “是宋太医。”皇上眉头紧皱。

  “我有些事想问他,可否请宋太医前来?”宋千雅继续道。

  “宋太医昨天遭人暗杀了。”皇后见她神色不对,追问道,“皇儿到底怎么了?”

  说着,泪水从皇后眼中落下,神色紧张的看着宋千雅,“皇儿还有救吗?”

  “我尽力!”宋千雅顿了一下道,“你们先出去,人多会影响我施针。”

  所有人都出去之后,花溪这才走到大皇子跟前,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轻声道:“邵民,我一定会救你,一定会的,你坚持住。”

  从进屋到现在,宋千雅一直暗中观察花溪的神色,总觉的花溪与大皇子关系并不单纯,她也不好多问,毕竟谁都有自己的秘密,她对花溪道:“你将大皇子扶起来,我为他扎针,涂药。”

  花溪泪眼婆娑的看着她,“拜托你了。”

  宋千雅点点头,将针扎入大皇子的各大穴位,保住他的性命,随即用自己带来的药膏为其涂抹到患处,这些药膏也只能暂且缓解大皇子的伤口,想要彻底阻止大皇子肌肤的溃烂,必须将其溃烂的地方全部割除,现在大皇子的身体太过虚弱,不宜动刀。

  一切弄好之后,宋千雅对花溪道:“放心吧,大皇子不会有事。”

  我本想通过送药的事情,将沐子宸牵扯进来,没想到沐子宸竟然选择借刀杀人,现在宋太医死无对证,而残留在大皇子体内的慢性毒素也会慢慢凝结,她能做的就是保住大皇子的性命,至于日后,就看大皇子的造化了。

  他们出去之后,皇后拉住宋千雅的手,激动道:“皇儿现在怎么样了?”

  “大皇子现在并无生命危险,娘娘尽管放心就是。”宋千雅宽慰道,她顿了一下道,“我每天会为大皇子换一次药,除此之外,不要让任何人近大皇子的身,还请皇上、皇后娘娘恩准。”

  简单的几句话,已经暗示出其中的缘由,本来皇上已经信了大皇子是喝酒误事,现在看来,一切都太过于巧合,尤其是宋太医被杀,皇上迟疑了一下道:“这是令牌,从今往后,你能自由出入皇宫。”

  “多谢皇上。”宋千雅接过令牌,目光朝里面看了一眼,带着花溪转身离去。

  刚出皇宫门口,就看到不远处的沐青羽,她心中不自觉的一紧,想要离开,却迈不开脚步,总觉的沐青羽身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吸引着自己,让她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而理智却让她想要逃离,因为有了牵绊,她就会有顾忌,她不想因为任何人而破坏自己的计划。

  她对花溪道:“你先走,我有点事要处理。”

  花溪离开之后,沐青羽朝她走过去,目光冰冷的目光变的柔和,上下打量着她,“父皇、母后没有为难你吧?”

  “你没有将我配置的药物给大皇子服用?”宋千雅反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