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我说这土匪也太大胆了,这天子脚下也敢半夜杀人,以后怎么了得。”二舅妈刘氏叹道,把眉头皱的老高。

  宋千雅知道这次被接来不可能只是叙叙家常,但看到舅舅舅妈一大家子人都活生生地坐在跟前,眼角竟然有些湿润了。

  “怎么还不开饭,都要把我饿死了!”苏逸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进来,身上的盔甲还未卸下,勾勒出身体的完美轮廓。

  “表妹也在。”看到一边的宋千雅,苏逸摸了摸后脑勺,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大舅妈李氏笑道,“这孩子总是一副慌慌张张的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我们先吃,不等他了。”李氏吩咐下人上菜,亲自给宋千雅乘上一碗汤。

  “偏心,就知道给她盛汤,都不给我。”苏静在一边撅着嘴道。二舅家并无子嗣,苏静从小便被养在军营里,一向不拘礼节。

  菜都上齐了,苏逸才急急忙忙地赶了回来,已经换了一身蓝色的长衫,显得他的身材更加纤长。

  “哟,谁说苏逸没有长大,都知道换衣服见客人。”二舅妈刘氏取笑道。

  苏逸在宋千雅身边落座,十分客气道:“庆功宴一见,表妹别来无恙。”

  宋千雅扑哧一声笑出来,摸了摸苏逸的脑门,“表哥今天这是怎么了,文绉绉的让人好不习惯。”

  听到这话,苏逸的脸微微红了一下。

  苏北咳嗽一声,“千雅,舅舅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这件事还得问问你的意见。”

  “舅舅,您说。”宋千雅抬头,却看见满屋子的人都看着她,就连一直埋头剥桔子的苏雪也瞪大了眼睛。

  “千雅,你已经快要及笄,是时候该找一个好夫婿了,你心里可有合适的人选?”苏北肃声道,一脸严肃地看着宋千雅。

  宋千雅摇头,重生以后,只记得处处算计,却忘了女大当嫁这个问题。

  “那就好。”苏北似乎是松了一口气,“既然你没有喜欢的人,舅舅就替你做一回主,把你娶进苏家。”

  宋千雅吃了一惊,没想到舅舅突然提出这样的事情,但看今天请来这么多人,显然已经思量许久。

  同样吃惊的还有苏逸,他扯了扯身边母亲李氏的胳膊,“娘,表妹还小。”

  二舅母刘氏皱起眉头,“千雅,你母亲去世的早,你又不在我们身边长大,总觉得苏家亏欠了你什么,如果你今后嫁过来,才能让我们放心。”

  最新0章X节V上"z酷5G匠◇r网@

  宋千雅沉吟片刻,苏家向来无所顾忌地对她好,即便是让父亲宋成光不满,这次提出婚事,也多半是因为庆功宴上的事情。宋明玉已经被算计进去那个名利圈,两个舅舅虽戎马一生,却也懂得这个道理。

  沉默许久,宋千雅郑重地点了点头,“我愿意,能嫁给表哥再好不过了,就是不知道表哥……”

  苏逸看了宋千雅许久,才问道:“表妹,你是认真的吗?”

  众人大笑,苏雪拍着小手笑道:“太好了!太好了!表姐要嫁给哥哥了,以后我就可以天天和表姐一起玩了!”

  苏逸白了苏雪一眼,“吃你的橘子吧。”

  “娘,哥哥凶我。”苏雪靠在李氏的怀里。

  李氏叹道,“你表姐是要嫁给哥哥,又不是嫁给你,天天和你玩,那哥哥和谁玩,你说是不是?”

  一顿饭吃的其乐融融,苏逸一直把宋千雅送上马车,才恋恋不舍地回去。

  宋千雅坐在马车中,不知道自己是应该高兴还是失落。苏逸是百里挑一的好男人,能嫁给他是一桩幸事,这样也能断了沐子宸的念头,让他别再动苏家的心思。

  明明是一件好事,为何心里却有种淡淡的失落?

  宋千雅掀开帘子,正看到一家雅致的酒楼,便让车夫停下车子。

  到了楼上雅间落座,店小二过来上茶,边倒水边道:“姑娘是第一次来这里吧?小店除了酒香茶美,更有一大妙处。”

  “什么妙处,说来听听。”点墨在一边道,看宋千雅十分感兴趣。

  “小店新来了以为弹琴的姑娘,琴声极美,姑娘若有兴致,不妨一试。”店小二笑道,看宋千雅的衣着便知道不是寻常百姓,寻常的玩意儿是不能打动的。

  宋千雅点头,“就是不知道琴声美,人美不美?”

  “美美,当然美。”小二口水差点流出来,看得点墨偷偷发笑。

  过不多时,一位身着白色纱衣的女子抱琴而来,在对面的纱帘后慢慢就坐。

  “小女子花溪,在此献丑了。不知姑娘可有喜欢的曲子?”那女子开口道,声音甜美,人也如出水芙蓉一般,仿佛仙子误入凡尘。

  “花溪,你随便弹一首吧。”宋千雅随意道,点墨从未来过这样的场合,早已经竖起耳朵。

  花溪轻轻比拨动琴弦,音符静静地流淌一地。

  琴声柔和,似静夜月光,缓缓地飘洒,却沾染游子一番心绪;琴声悠扬,似春日阳光下布谷鸟的丽影,带着无尽的向往;琴声曲折,似误入山谷的小溪,跌跌撞撞找不到出路;琴声低沉,似尘埃落定后一本清茶,说尽往事心酸。

  一曲弹罢,宋千雅的思绪已经被带出去很远。

  “如果,你的世界中存在如果,你是否愿意重新来过?”宋千雅失神地问道。

  花溪起身行礼,慢慢地掀开帘子:“生命之所以美好只在于它的短暂,如果一切都能重来,把往日的快乐重复可以,可是往日的痛苦若时刻记着,只会徒增烦恼。”

  宋千雅失笑,随手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桌子上。

  “姑娘误会我的意思了,花溪虽沦落风尘,却也知道钱财并非万能。能为姑娘解忧是花溪一大幸事,琴声不能带走的忧愁,不如让时间来慢慢冲淡。”

  花溪说完抱琴而去,留下宋千雅和点墨两人慢慢饮茶。

  “小姐?”点墨的手在宋千雅眼前晃了晃,“和少将军的婚事小姐该高兴才是,小姐不知道,可少将军对小姐的心思,奴婢可都看在眼里。”

  宋千雅低头看着点墨头上的双丫角,点墨从小便跟着她,算是她身边最信任的人了。

  “那你说大小姐和夫人对我怎样?”宋千雅开玩笑道。

  “这个……夫人对小姐关爱有加,至于大小姐,小姐总归不是夫人亲生,向着大小姐也是情理之中。”点墨一本正经地回答。

  情理之中?连一个小丫鬟都看得明白,为何她前世就是不曾看透。

  吃饱喝足,两人离开茶楼,宋千雅无意间朝着对面的雅间一瞥,却看见沐子宸正端坐在那里饮茶,在他身边的,还有几个浓妆艳抹的女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