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慈父贤母

  身手这样好,又肯出手相救的人,宋千雅便只能想到师父叶千城和左原两人,可是看这人的身材,此叶千城略高了一些,比左原略瘦了一些,况且若真是他们二人出手相救,又有何遮遮掩掩的必要。

  黑衣人不语,只是淡淡地看着宋千雅,半晌才开口道:“夜黑风高,姑娘小心为上。”

  “多谢提醒。”宋千雅站在屋檐上微微一笑,“我这个人向来恩怨分明,你既然救了我,这份恩情我是必须要报的。难不成救我是这样一件见不得人的事情,让你羞于说出口?”

  黑衣人似乎是笑了一下,摇头道:“不必了,姑娘是深闺小姐,如若让人知道半夜三更在此闲逛,岂不是要坏了姑娘的清誉,更何况还是与我这样的梁上君子在一起。”

  黑衣人说完双手环抱在胸前,宋千雅打量这人的装束,说来也是,半夜三更不睡觉在这里闲逛的,不是贼又是什么。

  “姑娘若肯为我保密,那就是最大的恩情了,何来报答之说?”黑衣人继续道,目光在宋千雅身上停留一阵,趁着她不注意,转身飘然而去。

  “哎,你……”宋千雅看着那人的背影,竟觉得有些熟悉。

  上一世她从庆功宴回来,因为宣布了她和庆王沐子宸的婚事喜笑颜开,出宫便直接回了宋府。这一生去了一趟灯草堂,没想到竟然多出了这么多枝节。

  这也难怪,如今许配给沐子宸的人是宋明玉,有些人已经坐不住了。

  有些事情冥冥之中还在遵循着前世的轨迹,可是有些事情,已经开始随着庆功宴上面的那个决定而发生变化。

  宋千雅想起来自己从灯草堂那里拿回来的药箱,连忙赶到还在燃烧的马车边,却看见点墨捧着那个药箱迎了过来。

  “小姐,你是在找这个吗?”点墨一直都把药箱抱在怀里,即便是遇见刺客的时候,知道是宋千雅最宝贵的东西,她是无论如何都不肯放弃的。

  宋千雅急忙接过药箱,看药箱完好无损,拉住点墨的手道:“刚才只顾着逃命了,倒是把这个给忘了,多亏你才保住它。”

  “小姐客气了。”点墨有些不好意思,如今的这个小姐,与以前似乎真的有些不同,以前的她是从来不会这样行事果断,也从来不会说谢字的。

  过不多时,在灵都城内巡逻的禁卫军听到了这边的动静赶了过来,看见只有宋千雅和两个下人在,连忙赶过来问安,随后又安排人送他们回到宋府。

  回到宋府时天已经快亮了,出人意料的是,正院宋成光和谢清婉的住处灯也在亮着。

  “二小姐回来了,老爷和夫人都在客厅等你呢。”一进门便遇见了谢清婉身边的丫头莲心,她看宋千雅和点墨衣衫略有些凌乱,又试探着问道:“二小姐不是去灯草堂了吗,是遇见了什么事情?”

  宋千雅懒得搭理莲心,直接领着点墨进了正厅。

  “爹,娘,女儿回来了。”宋千雅规规矩矩地行礼。

  宋成光面无表情,俨然已经有些生气。

  谢清婉十分关切地拉住宋千雅的手,细细地将她看了一遍,“千雅,你这一晚上都跑到哪里去了,刚才听禁卫军的人说你们遇见了刺客,亏得他们及时赶到。”

  “你爹爹和我都要担心死了,快让我好好看看,有没有伤到哪里?”

  谢清婉头发都没来得及梳,一副为了女儿操碎心的样子,宋千雅看在眼里只是冷笑,她向来喜欢扮演这样的慈母贤妻的角色。上一世宋千雅的的确确被她迷惑过,可是直到最后一刻她才明白,自己落得一个死无全尸的下场也少不了这位“慈母”的功劳。

  更新◎t最z》快上~"酷^p匠:C网-

  “都是女儿不好,让娘担心了。”宋千雅说着,竟落下泪来。

  “女儿想起来前几日爹爹腰痛的毛病又犯了,便想趁着这次出府顺便去灯草堂师父那里讨一些药来,谁想到遇到这样的事情。”宋千雅呜咽着,一副受了委屈却又说不出的样子。

  灯草堂举世闻名,宋千雅把叶千城的名头搬出来,别说是区区的腰痛,就是对付再大的病症也无人敢质疑。

  宋成光手中的茶杯紧紧地握着,眉头皱了皱吐出一口气,终于还是没有发作,只摆摆手道:“罢了,看在你一片孝心的份上,我这次暂且饶你。只是你如今待嫁闺中,我宋府也是京城数一数二的人家,事事要多考虑考虑,以后再发生这样夜不归宿的事情,家规处置!”

  谢清婉抬手给宋千雅拭泪,叹口气道:“千雅,你不要怪娘多嘴,如今你姐姐的婚事已经定下了,你也快要及笄。风月阁阁主叶千城虽是你的师父,可是你们一个未娶,一个未嫁,清楚的人知道你一片孝心,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私会。风月阁虽名扬天下,可这江湖草莽总归……”

  宋千雅心底冷笑,谢清婉表面上是在劝慰,实际上却是在添油加醋,好一招欲擒故纵,既是对女儿的一片关心,又能暗中挑拨她和宋成光的父女关系。

  果不其然,宋成光脸色一变,冷声道:“千雅,你与叶千城有往来我并不想干涉,可是你总要顾及宋家的颜面,以后……

  “爹爹,”宋千雅打断了宋成光的话,“我和师父只见清清白白,也只有那些思想龌龊的人才会把我们两个往坏处想。”

  宋千雅一句话堵住谢清婉的嘴,继而缓缓道:“爹爹有所不知,师父医书举世无双,可风月阁却以四通八达的消息闻名,比如今天,我便在师父那里听说了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

  宋成光眸色微动,世人流传“文出宋府,武榜苏郎”乃是因为苏家和宋家辅佐天佑帝登基,但其实这歌谣还有后面两句,“风月俗尘,叶氏无双。”这两句说的便是风月阁消息四通八达,大大小小的事情没有一件能逃过叶千城的眼睛。

  宋千雅看宋成光动了心思,也不再吊他的胃口,“如今政局动荡,皇上似乎有易储的打算。”

  “易储?你是说皇上要废了太子?”谢清婉大吃一惊,太子邵民乃皇后所生,既是嫡出又是长子,况且储君另立,必然导致政局不稳,皇上如此精明,应该不会做出这样草率的决定。

  “那你可听说皇上心中的人选是谁?”宋成光直接问到正题。

  “大皇子邵民虽是皇后所生,可是无德无才,不能服众。”宋千雅一板一眼地解释道,“皇上共有十几位皇子,出去几位年幼,当属二皇子沐修远和六皇子沐子宸,但二皇子母妃出身低微,没有足够强大的母家,而六皇子……”

  “你是说皇上有意立庆王为太子?”谢清婉惊讶地站起身来,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宋千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