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竟然再说如果自己在凌厉qj的时候没有反抗,哪怕只是做一个小三,都是他们乔家,他们,乃至于她乔乔的福气;他们竟然再说只是因为自己经常去酒吧玩乐,就说自己像是一个站街女。

  站街女?说是妓女不就行了,什么站街女,说的这么委婉,有这个必要么?

  一声声讨伐,一声声数落入耳,乔乔没有还嘴更加没有为自己辩解,她知道,这种时候如果自己胆敢说出一句为自己辩护的话,很有可能遭受到的就是更加猛烈的数落。

  眼角的余光看了眼坐在墙角处沙发上,自己的父亲和母亲,这些家族长辈们说的这么多难听的话,乔乔听见了,并且听得很清楚。同样,乔乔相信自己的父母也听得很清楚,然而他们就那么坐在那里,没有站出来为她说出一句话,哪怕是一句孩子还小,犯了错以后改了就是,这样的话都没有说过。

  一句,都没有。

  吱呀。

  乔渊从屋子里拉开了门,他率先看了眼站在队伍最后面的乔乔,似乎双眼中闪过了些许愤怒之色,虽然一闪即逝但却可以捕捉得到。

  “想必大家也都知道了,现在不光是洪帮向我们各大企业发出攻击,不管是超市、宾馆、ktv、酒吧、洗脚城这些地方,都被记者爆出了有各种各样的黑幕和负面消息,不管是有的没的,都出现在了报纸上和网络上,即使这些东西我们日后额可以擦去,但是我们的名声,我们乔家的名声最起码是毁了!三十年的名声,毁在了今天!”说到最后这几句话的时候,乔渊一边看着乔乔和她的父母,一边特意声音加大了几分力气,“今天早上六点钟,京城叶家也参与了进来,叶家,京城叶家,我想大家对这个名字都不陌生吧。”

  “大家都说说吧,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乔家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了。”乔渊说完之后,深深地看了眼乔乔的父母,走向了一边的沙发上坐了下去。

  乔家十几人各自看向了对方,低声讨论着,然而几分钟过去后,却依然没有人站出来说出一个方法来,他们就像是很有默契的在等待一个人站出来,站出来说一些在他们看来应该说的话,承受一些应该承受的惩罚。

  约莫过去了十分钟,乔国涛微微叹息了一下,从墙角的沙发上站了起来,看了眼屋内的所有人,乔国涛语气有些悲凉:“这件事因乔乔而起,儿女做事,自然是要父辈来承担,但是不管是洪帮也好,叶家也罢,他们给乔家带来的损失,不是我能够补偿的了的,既然事已至此,我也只能力所能及了,我的存款是一千六百万元,我拿出一千五百万来补偿进入乔家账号,用于填补这次乔家的损失,并且两年之内,不,三年之内乔家的任何分红我都不在领取。”

  乔国涛说完之后,站直了身体看着乔渊,然而乔渊却是没有丝毫站起身的样子,他双手扣在一起,动作缓慢的敲打着食指,双眼微眯,乔国涛的话听在耳中,却是没有站起来给乔国涛一个台阶下的样子。

  乔国涛深吸了一口气,却是许久没有说出话来,他知道,乔渊是想让他乔国涛亲自说出把乔乔送给洪帮,然后让他代表整个乔家前去道歉,让洪帮把丢失的面子找回来,并且补偿凌厉死亡的损失。

  这件事也就差不多应该能够结束了,乔渊的做法很简单直白,他乔国涛岂能不懂?

  然而虎毒尚且不食子,让乔国涛将自己的女儿送给洪帮拿去消气,如果真的乔乔去了洪帮,下场恐怕不用想都能知道,洪帮主要经营的产业是什么?众所周知是妓院啊!

  把自己的女儿送往窑子,乔国涛自认为自己没有那份勇气做出来这种事情。

  “大家先散了吧,都在这等消息等了一上午了,先回去休息休息,至于这件事情,我们明天再商量吧,已经三四天了,也自然不差这么一下午的时间。”

  众人散去后,乔渊站起身走到了乔国涛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乔家关键时刻,老爷子不在,乔家未来自然也就背负在你我身上,希望你能够把握好分寸,识时务,识大体。”

  说完,乔渊再次深深看了眼乔国涛,然后转身走出了别墅,只留下乔国涛夫妇和乔乔在大厅中。

  ……

  昏暗的光线,自己似乎躺在了潮湿的土壤上,冰冷刺骨的寒风四面八方呼啸而来,那种感觉就像是那冷风是一把把锋利的刀剑,无情的剥削着自己身体上每一块肉一般。

  林凡不记得自己是何时来到这里的,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了,只依稀记得,自己一路之上颠簸不堪,昏昏沉沉之下,被雪雅艰难的把自己挪到了这边来。

  空气中有些闷,倒像是身处在一个并不是太深的山洞之中,林凡努力的睁开双眼,额头上的伤口因此而触动,引来了一阵阵的刺痛感,也不知道鲜血有没有止住,林凡只感觉自己此时此刻非常的虚弱。

  哪怕是前世自己被上百个杀手追杀了十几天,都没有现在这么的虚弱。而且还是如此没有丝毫警惕心的陷入昏迷当中,这种深度睡眠在前世是绝对很少出现的情况。

  “你醒了?”

  雪雅坐在林凡的身边,见林凡睁开了双眼,脸上露出了欢喜的神色,凑近了一些林凡之后,似乎看出了林凡此时此刻的虚弱,雪雅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那个穿着白色西装的怪家伙走了之后,就来了一大批人,看样子应该都不是什么好人,应该是来收尸处理后事的,不过他们只知道了那个放火箭炮家伙的尸体,所以他们一直还在找,我很艰难的把你弄到了这边山洞里,他们应该不会搜到这边来的,放心好了。”

  “你的伤口,除了右手上和肋下的,其他的都不是很深,肋下和右手上的你都包扎过了,其他的伤口,都已经不再流血了,所以你不用担心,我猜测最多今天一天,他们应该就会离去了,毕竟只是象征性的搜一下这片地方而已。”雪雅看起来很是憔悴,脸色苍白,双眼有些浮肿通红,很显然是哭过很久后留下的痕迹,她的头发散开着,看起来很是失魂落魄。

  咯咯咯咯…

  不自觉的,林凡的牙齿开始打颤,明明已经入春而且现在是接近中午,林凡却依然感觉自己就像是掉入了冰渊一般,身体上下从头到脚几乎感受到的都是冰冷之意,这让林凡觉得很是难受。

  冷。

  非常的冷。

  几乎是下意识的将整个身体蜷缩了起来,然而即使如此,寒意却是丝毫不减,依然在不断的打着寒颤。

  似乎看出林凡很冷,雪雅皱了皱眉想了许久,想到了一个人类的常识。

  }酷@C匠网永8久=免费t看小说*.

  发烧的时候,会感觉很冷,尤其是身体虚弱引起的发烧,发烧者会感到身体非常的寒冷,雪雅有些迟疑得将手放在了林凡的额头,烫手一般的温度说明着林凡不仅仅是发烧,而且温度还很高!

  “林凡,你发烧了?!?”雪雅的声音有些惊恐,因为她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四周皆是敌人,林凡的身体又有着许多处伤口,流血过多而身体虚弱无比,两人又同是两天没有吃过任何东西了,本就虚弱无比受伤的身体,林凡又有了高烧。

  在这情况下发高烧,很有可能因此丧命!

  这一点常识,雪雅还是有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