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对的时间,做了一件对的事情。

  看着警局里里外外熙熙攘攘的人群,袁凯心中很是满足,自己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就已经成为了全民英雄,上面已经有透漏消息出来说,这件事处理好之后,便给自己争取一些向上的机会。

  袁凯是一个聪明人,从当初接到电话时,袁凯就知道这件事中,可能自己是最大的获利者,名利双收的事情。

  洪帮是什么势力?

  在所有人看来,那是一辆豪华战舰,如果能够踏上这艘战舰,那么日后的前途也好,钱途也罢,都是难以预测的飞黄腾达。

  “嘿嘿…”

  就在这时,杨元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袁凯的身边,他的脸上带着笑意,双手有些紧张的在兜里伸展着,见袁凯脸上神色没变化,杨元道:“恭喜啊姨夫,这件事过去之后,想来您必然能向前再走一步了,市委那是势在必得的,就算是进入省委,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正是高兴之时,听到杨元这丝毫不带掩饰的马屁,袁凯哈哈一笑,拍了拍杨元的肩膀,道:“行了,别给这酸了,如果真有那可能,我会想办法让你坐在我的位置上的。”

  “谢谢姨夫,谢谢姨夫,最近我妈老是说想您了,她又学了两道杭州菜,说看您哪天有空,去尝尝。”见袁凯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杨元心中暗道了一声老狐狸,继续说道:“姨夫,给你商量个事。”

  “说来听听。”

  “那个林凡,能不能让我来审他?压他回来的路上憋了我一路气了,真丫的嚣张,一个大学生而已,还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这根本就是丝毫没把您放在眼里,我来教教他什么叫规矩。”

  袁凯微微皱了皱眉,随即,想到了刚才自己接的那个电话,点了点头嘱咐道:“别做的太过分,影响了那位的事情,你我都担待不起。”

  “那肯定的,那肯定的,谢谢姨夫!”

  酷1匠网唯*一@正!版(,其G他都.g是盗a版

  ……

  “姓名?”

  “林凡,双木林,普通平凡的凡。”

  “年龄。”

  “十八。”

  “性别。”

  “男。”

  “是否承认今天在大厦楼顶作案?”

  “我不承认,我是受害者。”

  啪!

  坐在林凡那张桌子对面的年轻人,听到林凡最后这一句时,猛的将手中的圆珠笔砸在了林凡脸上,愤怒的喊叫道:“你tm的真是够嘴硬的啊,五六遍了还是这答案,你耍我呢是吧?”

  “如果我是你,即使在怎么愤怒,也不会把圆珠笔砸在一个你根本不知道底细的人脸上的。”圆珠笔砸在了鼻梁上,一阵阵火辣辣和鼻梁上的酸意传来,林凡可以躲开的,但是他没有躲。

  他想看看,站在这些人身后的那个人,是否真的能够如此丝毫不顾忌,在警察局还未定案之下,已经给自己下了死罪的未来。

  以至于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察都敢对自己大声吼叫,并且将笔砸在脸上。

  审问?

  只是一个可以有也可以没有的过程罢了。

  “小点声,楼梯那边我都能听到你的声音了,你和这家伙有什么气可生的?”这时,审讯室的门被推开,杨元脸上神色激动的走了进来,看了眼坐在椅子上,双手双脚都被铐住的林凡,拍了拍愤怒的年轻人,继续说道:“张瑶,这件事,姨夫已经说了,可以交给我们来审理。”

  “你是说……”张瑶和杨元对视了一眼,脸上的愤怒神色很快的消散了下去,和杨元对视的那双眼中,升起了些许别样兴奋的神色。

  杨元嘴角升起了一丝笑意,走到了林凡面前,坐在那张桌子上,高处俯视着林凡,那双眼睛中皆是玩味的笑意,在他看来,林凡只要踏进了这间屋子,走进了警局的大门,那么林凡是死是活,是如何死如何活。

  就全部都看他杨元的了。

  啪!

  几乎没有任何预兆,杨元扬起右手一巴掌打在了林凡的左脸上,清脆的耳光声响起后,杨元挥了挥有些发麻的右手,靠近了林凡。

  林凡的神色并没有人什么变化。

  相反,他平静的抬起头,和杨元那双带着玩味笑意的眼睛对视着,就像是被一头危险的猛兽盯上了一样,杨元的胸口无形中就像是被重物猛的击中了一下,瞬间的窒息让他下意识的坐直了身体离林凡远一些。

  “杨哥,您先休息,这点小事交给我来做就是了。”见杨元二话不说一巴掌抽在了林凡脸上,站在一边的张瑶有些不满,毕竟抽耳光这种方法在警局是很少见的,因为脸上的痕迹可不是一两天就能下去的。

  “恩,好,交给你了。”杨元点了点头,有些慌乱的站起身,然而随即,站起来的杨元又觉得有些不妥,刚才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胸口一紧?

  他杨元是不相信一个人单靠视线就能够让人感觉到,所谓的胸口一紧这种感觉的,然而他又想不到什么合理的解释,听到张瑶这样说,顺坡下驴回答道。

  林凡的火气很大。

  这一巴掌不疼,也造成不了什么侮辱。

  前世多么肮脏、多么难以接受、多么变态的审讯都曾经尝试过,这一巴掌,自然不可能让林凡有太多的情绪变化,然而让林凡愤怒的,则是他们身上这张皮。

  林凡生气的原因很简单,这些人他们穿着人民公仆的衣服,打着为人民服务的名号,拿着所有人纳税的钱,却可以为了某些人的利益,在警局中便直接肆无忌惮。

  林凡知道,在杨元等人看来,自己必定是死的了,否则他们不可能在警局这么肆无忌惮的对待自己,只是林凡有些好奇,他们如何让自己在警局中死?

  被手铐铐住的双手中,林凡变戏法一般的摸出了一根铁丝,像这种普通的手铐,想要打开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吱呀。

  “怎么回事?嫌疑犯这一巴掌是谁打得?”袁凯脸色严肃的站在门口看着林凡脸上清晰的五个手指印。

  杨元和张瑶对视了一眼,杨元沉默了,见此,张瑶知道自己如果不站出来被这个黑锅,恐怕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向前走了一小步,回答道:“回局长,是我做的!犯人死活不肯承认任何犯罪事实,甚至已经有了藐视我们警察的态度!所以属下有些冲动,还请局长惩罚我!”

  “废物!”

  袁凯怒骂了一声,他看向了林凡,声音中带着微弱的颤音,就像是很艰难的在控制着内心的某些情绪一般走到了林凡身边。

  “这是要唱戏么?红脸白脸的?”见袁凯在自己面前这样教训张瑶,林凡抬了抬眼看着走来的袁凯,将手中的铁丝放了回去,语气平静的说道。

  “年轻人,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请动省委那边的人的,但是你不要以为这样你就能逃脱罪名,安然无恙的被我放出去了!”听到林凡的话,袁凯心中仅存的些许畏惧顿时间不知所踪,语气带着些许愤怒的瞪着林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