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餐已经准备好了,老爷,您看…”

  就在这紧要关头,忽然,一道柔和的声音从二楼的楼梯口处响起,没入了所有人的耳中。

  听到佣人的声音,薛狐脸上那仅仅只存在了几秒钟的警惕表情,随之一变回到了刚才的微笑,他深深地看了眼站在他面前的林凡,像是想要说些什么,然而张了张嘴却是欲言又止,随后,开口道:“好了,我们餐桌上聊吧,雅儿这孩子可是很久没有吃过家里的菜了,这会估计已经在餐桌上等不及了。”

  薛狐说完这话之后,直接转身走向了餐桌方向,虽然说出的话语气是在询问,但真正意义却是告诉林凡等人该怎么做。

  随着薛狐的转身,林凡整个人顿时间一下子轻松了许多,那种感觉很古怪很难以用语言来形容,就像是身处在一个无人的封闭空间当中,明明是没有人的,然而你却能够感觉到从四面八方投递过来的视线,而且这无数股视线就像是潮水一般缓慢的向你逼近着。

  然而却在薛狐转身离开的那一瞬间,这种怪异的让人压抑无比的感觉顿时间全部消失不见。

  “看你那点出息吧,就是被老爷子瞪了一眼,就能出一头地汗,够胆小如鼠的。”一直站在一边低着头不敢吭声的薛云,在薛狐的身影消失之后,看了眼林凡额头上那一层细密的汗迹,语气很是不屑的哼了一声说道。

  林凡看了一眼薛云那得意的嘴脸,并没有开口还击,心中依然沉浸在刚才薛狐那看似无意中释放出来的气势压力。

  强者也好,高手也罢,前世林凡可以说见识了很多强者,不管是杀人如麻的杀人魔头,还是行走在黑白世界的武学高人,所释放出来的气势虽然有着很多不同之处,但理论上却都是差不多的。

  武学高手善于释放出自己惊人的气势在一瞬间内压倒对方,致使对手再出招的时候实力大减,当然也有一些武学高手是善于用心中强大战意来代替气场的;比如说杀手,通常来说杀气是不可能避免的,只不过是杀手本人隐藏的是否完美了,再出手的那一瞬间,所爆发出来的杀意,林凡曾经有幸见识过一位杀手界的前辈,他在出手的那一瞬间,即使只是旁观者,都能够感受到那仿佛是铺天盖地一般的血海杀意袭来。

  然而刚才林凡所感受到的那股子怪异的压抑感,林凡却说不准那是否是一位强者所特有的气势,然而在林凡的记忆当中,前世的许多资料里都未曾看到过薛狐是一个会功夫的相关资料。

  看了眼薛狐消失的方向,闻着从里屋传出来的阵阵菜香,林凡犹豫了一下,还是快步跟了上去。

  毕竟刚才之所以杀气外泄,是在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看到了薛狐才有的情况,林凡有把握自己在冷静的情况下,杀气是能够很好地掩饰起来不被人察觉到的。

  ……

  餐桌和椅子都是一种看起来很普通的红木做的,餐桌上铺着一张白布,上面摆放着大概有七八个菜和两个汤,色香味俱全,从薛雅脸上急迫的表情就可以看得出这些菜都是薛雅从小到大很喜欢吃的菜。

  薛狐脸上露出了和蔼的笑容,对林凡挥了挥手,道:“坐下吃饭吧,薛雅,看你那一脸着急的样子,菜又不会长腿跑了,等会你哥再吃,他马上就回来了。”

  “等他干什么啊…”当看到薛狐走进来的时候,薛雅脸上所露出来的高兴顿,在听到薛狐说完之后,顿时间变成了幽怨:“我都快饿死了啦…坐了一路的车,没有接我也就算了,连吃饭都还要等他,真是的…”

  薛母是一个看起来大概有四十岁的妇女,和薛狐不同,她的脸上在看到雪雅的第一眼时,便一直是笑容,那种疼爱的神情即使是旁观者都忍不住心中一暖,听到薛狐说要等人齐了再吃,薛母不仅皱了皱眉,瞪了薛狐一眼后说道:“让孩子先吃吧,半年都没有吃过家里的菜了,你看雅儿脸色都有点发黄了,估计是学校的伙食雅儿吃不惯,别听你爸的,雅儿吃吧不用等你哥。”

  虽然话是如此说的,但是薛雅等人却还是将目光投向了薛狐,看得出来在家里薛狐的话是非常有分量的,看着薛雅满脸无辜急迫的表情,薛狐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点了点头答应道:“那先吃吧,等一会阿青回来了在让人做吧。”

  “好类~那我开动了啊…”

  看着雪雅像只饿狼一样拿起筷子吃了起来,薛母脸上顿时间露出了怜惜心疼的表情,在雪雅伸手够不着的桌子边上夹起一块鸡腿放到了雪雅那已经快要满了的小碗里。

  “呵呵…雅儿呢,就是这样,小时候带的娇,但是雅儿呢也就只是有那么一点任性而已。以后她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尽管吵她,她要是敢任性,你就给我打电话,我来训她。来,林凡,别光看着了,吃吧。”薛狐拿起了筷子,笑了笑对林凡和薛云说道。

  “女人嘛,在我看来女人就是用来疼的,哪家的闺女养了二十年,不可能是为了给别人家养一个仆人的,伯父这一点您放心。”林凡看了眼薛狐那双深邃的眼眸,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恩,那我就放心了,雅儿从小到大都是我的一块心病,能够找到一户好人家,也是她的福分,林凡呐,家里是做什么的?”

  拿起的筷子还未落下,在听到薛狐的这句话时,右手随之一僵,林凡知道,这是一种心理战的方法,两者交锋的时候,在对方喋喋不休讲出他们的优势或者对方的气势正在上风的时候,突然做一些别的事情,比如说削一个苹果递过去,或者是示意对方喝水等事情,去阻断一下对方逐渐上升的气势。

  这样的手段或许作用并不明显,但却是能够在那片刻之中,从对方的眉宇间流露出来的神情判断出刚才和之后对方说的话是否真实,甚至熟知心理战的人,更是能够在被阻断的那一片刻之中,查看到对方是否真的有底气等其他更深奥的东西。

  所以,林凡知道,在自己拿起筷子准备夹菜的时候,薛狐突然开口询问,为的就是让自己感到紧张,让自己之前编好的东西不敢说出来,或者说在那片刻之中直接说出实话来。

  这个薛狐,不愧是SH黑道世界当中占据金字塔巅峰的青帮帮主,在这短暂简单的几句话当中,便足以看出薛狐的本领。

  “恩…伯父,家里父母是做一家小公司的,还未上市,不过盈利还算可以。”林凡的脸上微微露出了些许拘谨的神色,但也只是一闪即逝,嘴角又是时机非常巧妙的露出了一丝僵硬尴尬的笑容。

  “恩,吃菜,吃菜。”看到林凡夹菜的右手愣在了那盘子上空,听林凡说完之后,薛狐深深的看了眼林凡,似乎是想要从他的脸上捕捉到什么,然而就在林凡夹起一块鱼肉刚要放入嘴中的时候,薛狐轻轻地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突然开口问道:“听雅儿说林凡你曾经救过她一命,想来以前是学过一些功夫的了?”

  随着薛狐说完,林凡刚夹起的那块鱼肉刚放入嘴中,想来如果是换做别人的话,一定会感到非常的尴尬,是慢慢咽下去让薛狐等着,还是从嘴里吐出来回答薛狐的问题?

  两者自然都不妥当。

  这便是心理战,一种很简单但却很实用的心里暗示,可以用很简单的几句话让对方感到紧张,如果是一般心里接受能力差的,甚至会感到坐立不安。

  听完薛狐的话,林凡看起来有些手忙脚乱的想要把嘴里的鱼肉给吐出来,但是吐出了一点后又似乎觉得很不好,抬起头看了眼薛母和薛狐,脸上露出了些许紧张,快速的咀嚼了两下后,也没见吐刺,便直接开口回答道:“恩,小的时候家里为了让我多点防身能力,学过一些格斗术,但都是些小玩意,不值得一提,不过危险时刻倒是可以救救急是真的,总是比普通人要强一点。”

  LA酷0匠v;网首F;发cU

  薛雅的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筷子上夹着的一块肉刚要放入嘴中,听到薛狐和林凡的对话愣在了那里,似乎是心中回想自己是什么时候将郊外那件事情告诉薛狐的。

  “恩…”

  薛狐似乎很满意林凡的表现,笑了笑点点头,停顿了几秒钟之后,就在林凡刚收回目光,想要再次夹菜的时候,薛狐开口再次问道:“那林凡你…”

  “公司有点急事要处理,所以回来晚了一点,抱歉,抱歉,这位是便是雅儿妹妹的男朋友?”

  门被忽然从外面推了开来,打断了薛狐将要说下去的话,薛青脸上带着抱歉的神情,当他看到林凡的背影时,想到了之前接到王老的电话,开口问道。

  然而就在林凡回过头和他对视的那一刻,薛青看清了林凡的长相后,那张因为纵欲过度而有些苍白无血色脸上的笑容,顿时间一僵,脸部肌肉的僵硬持续了几秒之后,薛青脸上恢复了之前的笑容,虽然看起来和进门的时候差不多,但却是能够从那微微紧皱的眉宇之间看到他薛青心中的疑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