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凡的声音很大,再加上饭店这个时间点本就是吃饭的高峰时期,虽然这里的环境很是高档,每天虽然很少人满为患,但也差不多每天都是人来人往非常热闹的。

  再加上林凡带着浓烈怨气吼出来的话中,带着很多很吸引人的词语,所以几乎是在林凡的话音刚落下的时候,龙凤呈祥的包厢里那几个刚才向叶荀表明自己站队的人走了出来,然后在很快的时间里,其余的几个包厢里正在吃饭的客人听到声音之后,相继都冒出头来看向了林凡这边。

  叶荀不管是官场上,还是人际关系上,仰或者是对待女人,虽然很多时候都会让人觉得很小人,或者说是不像个君子,但总的来说叶荀还是一个很正派的人物,不然也不可能被叶家重用,年纪轻轻二十岁的年龄就能坐上一市之长的位置了。

  也许是因为叶家这面旗帜太过强大的缘故,也可能是因为叶荀为人处事在官场和人际关系上很少得罪人的原因,叶荀很少和人耍过心眼,也更加不可能有人对他耍什么心眼了。

  ☆酷P!匠4网@唯(一正g版,其他78都;是y盗B版$

  所以在林凡和童倩两人来到凯悦食府,敲开了龙凤呈祥包厢的门时,叶荀心中很自然的就认为童倩是在童源那边施加的压力之下,承受不住了,所以前来选择了妥协。

  叶荀从头开始,哪怕是到刚才林凡说让他叶荀主动一些拥抱一下童倩的时候,他心中都没有去考虑这是否是一个陷阱这种问题,哪怕是在心中稍微犹豫一下都没有。

  这可以算的上是一种自信,一种从小到大与生俱来的自信,让叶荀在面对林凡和童倩的时候,潜意识的认为林凡和童倩不可能在他面前耍什么心眼,挖个坑等他叶荀跳这种事情那就更加是不可能发生的了。

  即使是在林凡那一声爆喝吼出来之后,叶荀在之后的几秒钟里都是愣在了原地,他根本没有想到林凡竟然变脸的速度如此之快,更加没有想到这个几秒钟前还对自己一副恭敬谦卑小心翼翼的家伙,此时此刻竟然能够对自己怒吼出声。

  而且紧接着还能够用这么流利畅快的语速说出这么一大段义正言辞的话,听着林凡这上下不到几百字的话,听着语气中的正义凌然,叶荀甚至自己都差一点以为林凡说的这些真的是他曾经做过的了。

  这也是为什么林凡能够一手指着叶荀,一边用这么大的声音说完了这么长一段话的原因。

  “你…”看着走廊里的人越来越多,听着林凡的声音隐约间竟是有着越来越大的趋势,叶荀不傻,他自然是听得出林凡说这些话的意思了,无非就是一盆脏水泼在他身上而已,所以叶荀在反应过来之后当机立断直接开口便准备打断林凡继续开口,并且用一种比之更加义正言辞的语气来为自己辩解。

  “你什么你啊!你什么你啊!伸手指什么指啊!上学的时候老师没有教过你对人尊重吗!你这么指着别人真的好吗!怎么?看你气急败坏的样子是要准备威胁我么?!?好啊,说啊,说啊,我倒要看看你是如何威胁我的,告诉你,我如果说明天消失在了这个世界,那就是你叶荀对我下的黑手,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够给我证明这一点!”

  叶荀当时就感觉胸口猛的一堵,那种感觉就像是运用了全身的力气凝于拳头当中,就在准备一拳将对手撂倒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自己这一拳被对手直接打断下来了的那种郁结。

  叶荀从小到大,除了京城的那些长辈们之外,基本上在其他人面前都是他叶荀张嘴说话的时候别人大多数都是不敢吭声的,更不可能会出现像林凡这样直接用大嗓门打断的了。

  所以叶荀一直以来说话的语速都不是很快,所以在面对林凡的时候,叶荀也只是能够将心中所想的一大堆正义凌然的话说出前面的一个开头而已。

  眼看林凡朝着自己走来,看着林凡脸上在说话的时候略显狰狞的神色,叶荀基本上算是下意识的伸手推了一把林凡,他刚要开口说话,却是被林凡故意的大嗓门再一次打断了下来。

  “怎么着,叶少你还打算动手是吗?这么多人在这呢,你眼瞎看不到吗!叶大少你真的已经可以如此目无王法,可以如此肆无忌惮行事了吗!好,来啊!我就不信你今天能在这里把我给怎么样了!以前你给我说的那些事情,我还当是你给我吹牛呢,现在看来,好家伙,原来都是真的啊,什么初中少女什么破工厂的事情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告诉在场的所有人!!”

  叶荀被龙凤呈祥包厢里冲出来的几人直接拉着朝着走廊的另一端走去,林凡很是时候的一把将童倩搂在怀里,右手轻轻地拍着童倩微微有些颤抖的背部,柔声劝慰道:“好了倩倩,都过去了,什么事情都过去了,裙子被撕了不要紧,等会我就去给你买条新的,别哭了,别哭了,什么事情都过去了,有我在呢,有我在呢…”

  “叶市长,叶市长,您冷静冷静,您犯不着和这种动手,冷静冷静,他不用顾忌什么脸面,咱犯不着和他一般见识,有什么事情咱们冷静下来好好说…”

  “就是,叶少,您冷静冷静,这样的人就算知道点什么事情说出去也没人信的,您放心,大家今天就当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什么都没有看到,绝对不会在外面胡说八道的。”

  “我动什么手,我动什么手啊!我能跟他动什么手啊!!!”叶荀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疯了,先是几次想要开口为自己辩解都被林凡用大嗓门说出更加引人注目的话给打断了下来,然后自己推了他林凡一下,就被这一群人给拦住往后拖劝自己冷静冷静不要动手。

  我TM能动什么手啊!

  我堂堂L市的市长,堂堂叶家大少,在这么多L市非富即贵的人面前,我能和这么一个地痞流氓在这种地方动你MLGB的手啊!!!

  他说的明明就是瞎话,你MB的什么信不信的啊!什么叫做就当是没有听到没有看到啊!!不会说出去?那站在后面那几个拿着手机在录像的是干什么的!你当我是眼瞎么!!!

  你当我真的是眼瞎吗!你才是眼瞎啊!!你全家都是眼瞎啊!!!

  一声声咆哮在叶荀的心中呼啸响起,就仿佛是有一头沉睡了许久的巨兽,被林凡的只字片语给唤醒了起来,然后忍不住愤怒的仰天怒吼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