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悦食府。

  很多诗人都曾经描写过夏天,它就像是一个爱哭爱闹的娃娃,心情不知为何就会突然不好,然后暴雨倾盆而下,然而就在你惊恐着躲避暴雨的时候,却突然的变脸,放开了晴天。

  暴雨肆虐过后,街道上的人影也逐渐多了起来,一辆黑色的奥迪车穿梭在街道上的人影当中,最后稳稳的停在了凯悦食府门前的街边上。

  沉重的车门被一只无力的右手缓慢的推了开来,车门打开后,童倩缓慢的从车上走了下来,她穿着一件干净洁白的礼服,从样式合身度上可以看出这件礼服应该是出自某位大师的手了,不管是细节边缘的衣角还是这件衣服整体的构架,都非常的精致完美。

  童倩画着淡妆,然而却是因为之前不久那场短短不到五分钟的暴雨,而显得脸色很是苍白,那场暴雨很急很快,却是几乎全部落在了童倩的身上,再接到了母亲的电话童倩回到家之后。

  却是连冲个热水澡或者姜汤都没有,简单的清洗了一下之后,便被童母强行硬拉着来到了凯悦食府。

  明明是炎日当头的天气,然而如果仔细去看,会发现童倩的身躯在不停微弱的颤抖着。

  “倩倩啊,你不能这个样子啊,你看你这脸上僵硬的多难看啊,笑一个,我家闺女这么漂亮,老绷着脸多不好啊。”走下车,童母看了眼绷着脸的童倩,语气有些不高兴的说道:“今天这次见面很重要,抛开你爸的事情不谈,你将来总是要嫁人的吧?叶家叶荀,哪一点来说都是配得上你的,你看看你之前谈的那些,哪一个能够和叶荀相比的?如果你能够嫁入叶家,我也就算是放心了,你这一辈子的幸福,我也就不再为你发愁了。”

  一辈子的幸福?

  童倩那很好的的眉毛微微向上一挑,她很想开口问问自己的母亲,抛开自己是否有那个资格嫁入叶家,就算如果自己真的嫁入了叶家,嫁给了叶家长子,嫁给了叶家这一代当中最年少有为的叶荀,自己这一辈子就真的幸福吗?

  但是她忍住了,她知道即使自己问出来这些话,得到的答案也肯定只是各种叶荀的条件有多么多么好的例子而已。

  就在这时,从凯悦食府里走出了一位穿着红色紧身旗袍的女人,脸上带着职业微笑的看着童倩二人,道:“请问二位是叶荀叶先生的客人吧?叶先生在二楼龙凤呈祥。”

  “看来这个叶荀也有心想成这事啊,龙凤呈祥,多好的名字,多么应景的名字啊…”在听到这个包厢的名字之后,童母的心情看起来非常的不多,语气中也带着些许兴奋,就在这时,童母无意间看到了凯悦食府的停车场上的一辆奔驰房车,语气中的兴奋顿时间加重了许多,对童倩说道:“倩倩,以前我听说过这个叶荀开的是一辆几百万的奔驰房车,我当是还不信,你看,那辆蓝色的奔驰房车想来就是叶荀的了啊!这真是年少有为啊,二十岁的年龄又是市长又能开得起奔驰房车。”

  也的确是如此,叶荀年纪轻轻便坐上了一市之长的位置,家世显赫的能够让他在如今开得起奔驰房车,绝对是无数大妈心中完美的金龟婿,也怪不得童母会如此的兴奋。

  “哼…”童倩瞥了一眼停车场里的那辆蓝色奔驰房车,语气中带着些许谴责的说道:“市长,二十岁,开得起奔驰房车?也不知道他到底哪里好,能让我爸往死里夸他,说的有多么完美似得。”

  “别这样说啊,人家叶家保不齐肯定有那么几个千万甚至是亿万富翁不是?这辆车肯定是家里长辈给叶荀买的吧。”似乎知道自己说的这些会让童倩不高兴,童母急忙扯开话题:“倩倩啊,一会见到了叶先生,可别这么绷着脸,知道么?给人家一个好印象。”

  童母还在说着什么,只不过童倩也大多没有听进去,然而就在她上了楼梯的时候,童倩无意间察觉到背后,也就是站在凯悦食府门口的那几个穿着红色紧身旗袍的女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当中带着许多异样的神色。

  “又一个想要嫁入豪门的,看看她妈那副嘴脸,简直就是在说可以为了钱把自己女儿卖了的样子,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像以前那些咱们看到的一样,哭着跑出来呢。”

  上了楼梯,童倩恍惚间听到了这么一段议论声,然而当她回过身去看的时候,却也只是看到那几个穿着红色紧身旗袍的女人依然是脸上带着那种职业微笑的看着自己。

  ……

  龙凤呈祥。

  门上的四个大字落入了童倩的眼中,不知为何,在童倩看来这四个字很是深刻沉重,就像是刻字之人用了非常大的力气将这些字凿出来的一样,然而当你定睛去看的时候,却忽然又发现那只是普通的四个字而已。

  包厢的门刚被童母推开,便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的叶荀。

  “叶先生,久等了啊,路上有点堵车,所以来晚了一点,真是抱歉,抱歉啊…”看到叶荀站了起来,童母急忙走上前。

  “也没有多久,我也只是刚来而已。来之前我接到消息,知道您是童倩的母亲,大概是在四十七岁吧?我真想解雇了那个家伙,您这哪里看起来像是四十七岁啊?说是三十七岁恐怕还差不多,要不是我事先知道的话,我还以为你们两位是姐妹呢,哪里像是母女啊!”叶荀脸上带着微笑,语气颇为认真的说道。

  客套话分两种,前者是那种让人感觉很虚伪,就是那种一说话,就能够让人感觉得出这话是客套话,而第二种则不然,他们说的虽然也是客套话,但是却能够让人听起来就像是他在诉说一件事实一样,听起来能够让人非常的舒服。

  很显然,叶荀就是属于后者这一类人。

  “叶先生您真是太会说话了…呵呵…”看得出叶荀的话让童母很是受用,她捂着嘴笑了笑后,继续说道:“不仅年少有为,还长得这么帅气,我要是有你这么个儿子啊,那真是能天天高兴死啊。”

  “为官者,为百姓子女也,只要伯母不介意,我做您的儿子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啊。”叶荀摆了摆手,示意童母先坐下,他将目光从童母的身上挪开落到了童倩的身上。

  即使是见惯了美女的叶荀,在看到童倩的第一眼时,依然露出了短暂的愣神,虽然早先看过童倩的照片,但是看到真人的时候,却依然是能够让人有些惊讶。

  因为淋了一场暴雨还没有休息过来的缘故,童倩脸色看起来很是苍白无力,然而即使如此,那精致的五官搭配在一起的娇好容貌,加上那接近完美的身材以及那件白色修身的礼服,整个人看起来给人一种别致病态的美感。

  看hK正8版`章节上\0酷pW匠h网◎

  很容易便能够激发男人心中对于美女的征服欲望。

  反观叶荀,一直以来叶荀这个名字在童倩的印象当中,都没有什么好的印象,也只是纨绔子弟而已,虽然可能比纨绔子弟要好一些,但会有一些败家子之类的贬义词存在。

  然而今天见到叶荀真人的时候,童倩心中却是同样出现了惊异,从叶荀的身上来看,不管是言谈举止之间的淡然自若,还是举手投足之间的优雅气质,都能够让人感觉得出叶荀是一个活在上流世界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叶荀的时候,童倩心中先前的那股悲哀和无力感,莫名的消弱了许多。

  看着同样用审视的目光看着自己的童倩,被这么一个美女紧紧地盯着,叶荀脸上没有露出丝毫的尴尬或者不好意思,相反,他的脸上升起了些许自信的微笑,语气不温不火的对童倩说道:“这位就是童小姐吧?真是闻人不如见面啊,请坐,咱们坐下慢慢谈。”

  “恩…”童倩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率先做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童母是个很聪明的人,眼看童倩和叶荀隐约有了看对眼的可能,自己再留下来做电灯泡么?所以童母笑了笑说道:“倩倩,你在这里陪叶先生说会话,刚才来的路上我看到了一家新开业的化妆品店,我去看看。”

  “那家新开的化妆品店是我的一个朋友旗下的,他今天应该就在店里的,您看中哪些了,就直接拿走就行了,走的时候报一下我的名字,就当是我给您的见面礼了。”

  童母先是一怔,随后脸上绽放出了笑容,她没有想到自己就是随口一提,叶荀竟然就这么大方,要知道那家化妆品店大多都是高端货,里面卖的东西动辄都是上万的!

  自己的闺女要真是能够嫁给这个叶荀的话,那真是一辈子幸福了啊…

  想到这里,童母脸上的笑容更加多了几分,知道这个时候应该给两人留下私密空间,所以她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快步走出了房间。

  碰。

  龙凤呈祥四个大字在门被关上之后彻底看不见,听到关门声之后,童倩抬起头看向了叶荀,刚要说些什么时,却是看到叶荀从兜里掏出了一盒香烟,抽出了一根点上后,深深的吸了一口。

  然后缓慢的吐出了烟云,叶荀那双略显深邃的眼睛,透过了那烟雾缭绕看向了童倩,那先前还平静的双眼当中,此时此刻却是流露出了些许异样的光芒。

  叶荀看向自己上下审视的眼光,让童倩感到很是不舒服,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件商品值多少钱的一样。

  “我可以让你父亲在退休之前在向前走出一步,并且在他退休之后,保住他名下的那些人,条件很简单,你来做我的秘书,期限不用太长,三个月就好。”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童倩皱了皱眉,透过了那烟雾缭绕和叶荀对视,那双眼睛中流露出的淫邪让童倩瞬间就明白了叶荀这话的意思,他的意思很简单,童源的事情他能够出手帮忙,但是你童倩要做我的玩物,期限最少是三个月!

  “大家都是明白人,我也就敞开了来说吧,你父亲求我办事,想要以你做我的女人为资本来求我,那这件事也就变得简单许多了不是?你跟在我的身边,期限最低三个月,三个月之后,我答应你父亲的事情就会去做。”叶荀看着童倩,嘴角邪恶的笑意更加的明显了许多:“你看这样可以了吧?大家都不吃亏,各取所好。”

  听到叶荀说出这话,坐在椅子上的童倩明显的整个人浑身一僵,本就有些虚弱的脸上此时此刻更是苍白了许多,她抬起头难以置信的看着烟雾后面的叶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