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种感觉,就真的像是在看一幅画,以上帝的视角在看一副会动的话。

  那种感觉说不出的玄妙,说不出的诡异,漂浮在空中的林凡,随着丹田内炽热的疼痛加重,逐渐的将眼前这幅画全部收入了眼中,林凡看到了自己脸上的惊愕表情,看到了那十几张突然从身后出现的金色卡牌。

  恍惚间,整个世界都平静了下来。

  因为有过一次入画的经历,所以这一次林凡并没有表现的太过慌张,他试图抬起头看向整个世界,却忽然发现自己的脑袋很沉重,任凭自己如何用力抬头,自己的双眼都只能看到站在草地上的自己那么一小块的地方。

  然而即使只是这么一小块,这一次的入画,却是让林凡感受到了许多不同的东西,林凡不仅仅看到了脸上露出惊愕表情的自己以及那十几张金色卡牌,同时还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红桃k,他看着那十几张金色卡牌突然出现在了林凡的身后,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意。

  就仿佛下一刻便能够看到那十几张卡牌将林凡分成十几块的一幕。

  而同时,林凡还看到了很多东西。

  因为金色卡牌的突然出现,草地上席卷而起的一层层波浪,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道道并不是太大的风潮,然而这本是无形的东西,此时此刻林凡却是能够清楚的看到。

  就在林凡注意到那些流转与空气中的风潮之时,忽然,林凡看到了让他自己惊讶的一幕。

  他看到了草丛之中,每一根杂草之中都有着一道细细的绿色线条,就像是一条小溪流一般从根部流到草尖,在这过程当中,分出无数个更加细小的溪流到每一处草叶上。

  从最开始看到了风的轨迹,到每一根杂草之间的生命流动,林凡的双眼看到的东西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细致,就在这时,林凡突然看到了那十几张金色卡牌上,似乎多了一些东西。

  每一张卡牌依然是金光闪闪,但在林凡的视线逐渐扩大之下,林凡突然在那每一张卡牌之间,看到了一道白色的丝线。

  这道白丝穿插于每一张卡牌之间,将这十几张金色卡牌连通在了一起,不知不觉间,林凡再一次清晰地看到,十几张卡牌在半空中连通在一起,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火球一般,在每一张卡牌的边缘,都有一层微弱的白色光芒包裹着。

  突然间,林凡的脑海中像是明白了些什么东西,但回过神细细去想,却是无奈的发现好像又是什么都没有明白一样。

  然而就在这时,林凡看到站在那里的自己,忽然动了!

  自己向后退了一小步,快速的举起了右臂,不知何时捏紧了的右拳,朝着那十几张卡牌之上,狠狠地砸了过去!

  无形之中,林凡看到了自己的右拳之上,席卷包裹着一层巨大的白色光波,就像是一头虚影巨兽站在了自己的身后,将全身的力气全部集于在了右拳之上。

  然后,狠狠地落在了那十几张卡牌之上。

  从抬起右臂到出拳击出,这一切的速度都太过快了,相比出拳的迅猛之势,那十几张金色卡牌的前进速度,说其缓慢都一点不为过。

  就在林凡想要目睹自己这一拳砸下去之后会是什么结果的时候,忽然,林凡只感觉眼前一晃,再一次陷入了黑暗之中。

  丹田中刚才那股子炽热的疼痛感,突然在林凡眼前一黑之后,更加的清晰了起来,从丹田碎裂开一条缝之后,无数的炽热感形成了一道道横流,以一种极快的速度瞬间遍布全身上下每一个角落。

  温水煮青蛙。

  林凡在这短暂的时间当中,脑海中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蹦出了这么五个字来。那种感觉就像真的是温水煮青蛙一样,全身上下每一条经脉,每一处肌肉,甚至每一个细胞,都被这种炽热的滚烫所侵占。

  浑身上下的滚烫感,逐渐升温着,林凡感觉自己整个人仿佛都要被这股子滚烫感彻底烧毁了一样,那种如同是从灵魂深处传递而出的滚烫感,让林凡忍不住痛哭的呻吟出声。

  轰!

  就像是火焰临近到了一个顶点,再也无法压制住轰的一声巨响炸开来的火山爆发一样,侵占了林凡全身上下每一个角落的炽热滚烫感,在到达了一个顶点的时候,忽然炸开了。

  震耳欲聋的巨响声在林凡的耳边不断的回响着,大片大片的空白瞬间占据了林凡的脑海,林凡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请,他只知道,自己连最起码的思考能力,在这一刻都完全丢失了。

  一阵恍惚。

  那一大片一大片遮挡住林凡视线的空白,突然一瞬间全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那争虎山上熟悉的画面,正前方,依然是那十几张金色卡牌!

  呼!

  隐约间,就真如同是一头杀红了眼的猛兽,朝着林凡愤怒的张开了大嘴,从头朝下一口咬了过来!

  从失神当中清醒过来的林凡,眼看着面前那十几张金色卡牌呼啸刺来,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然后身体本能的举起了右拳,径直的朝着那已到面前的金色卡牌上轰了过去!

  轰!

  再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声响起之后,在林凡右拳砸在那十几张卡牌上的那一瞬间,站在红桃k的角度,仿佛看到了无形之中林凡的右拳无线扩大了数倍,那种感觉就像是在一瞬间之中林凡整个人的气势从一条溪流变成了整个大海!

  碎裂。

  以拳头砸在锋利的卡牌上,这在红桃k或者是任何人看来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只要有点智商的人,面对那锋利无比的卡牌,都决然不可能选择做出以拳头砸过去的方式还击啊!

  然而在红桃k的视线当中,所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画面,他看到了林凡举起了右臂,握紧了右拳朝着迎面飞来的卡牌砸了过去,红桃k想不明白,自己的那十几张金色卡牌明明是突然出现在林凡身后的,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在红桃k看来林凡除了心中微微惊讶一下之外,应该是不可能做出任何反应的。

  然而林凡却是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打出如此强势的一拳。

  然后,红桃k就看到了让他难以相信的一幕。他看到了自己信心满满以为绝对能够杀死林凡的那十几张金色卡牌杀手锏,在承受了林凡这一拳之后,从承受林凡这一拳的那个顶端开始出现裂缝,这一条条细小的裂缝快速向四周蔓延过去,仅仅不到两个呼吸的时间,十几张卡牌上全部布满了细小的裂缝。

  咔嚓。

  一声脆响过后,那十几张金色的卡牌顿时间碎裂成无数块向地面跌落而去。

  “这怎么可能…”

  红桃k微微张着嘴,双眼中流露着震惊的色彩,他简直无法想象林凡这一拳到底是如何打出的,红桃k他对于自己的牌阵中最后一招的杀手锏非常的有信心,前前后后铺垫了那么多,都只是为了最后这十几张金色的卡牌的必杀技出现。

  然而,就是这个被他红桃k认为是牌阵杀手锏的金色卡牌,却是被林凡在仓促之下一拳轰成了碎片!!??

  更新l最*}快:上酷;#匠$网s9

  “这一拳,他是怎么做到的?”

  “如何以肉身之躯打碎我的卡牌的?而且还是金色级别的卡牌?”

  看着那落向地面的金色碎屑,红桃k的心中满满的全是震骇,他实在是无法理解自己那锋利的可以直接切碎岩石的金色卡牌,林凡是做到一拳将其轰成碎片的??

  一口鲜血顺着嘴角流淌而出,金色卡牌被轰成碎片,红桃k整个人被一股子反震之力打成内伤,他向后退了两步,却是强行止住了后退的脚步。

  红桃k伸出右手,用手背轻轻擦去了嘴角的鲜血,然后他抬起了头看向了林凡,脸上的震骇和不可思议的表情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以往的那种冷酷无味,他的声音依然还是那么的冰冷机械化:“你很不错,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一拳破去了我的金色卡牌的,但是,如果你认为这样你就可以免去一死了的话,那就真的是太天真了。”

  “既然你能够一拳轰碎了我的金色卡牌,不知道接下来的这一张,你是否依然能够轰碎。”

  红桃k擦去了嘴角的鲜血,右手缓慢的放了下去,手指间刷的一声出现了一张白色的卡牌。

  那张卡牌上没有画任何东西,很干净的一张纸牌,就像是红桃k身上那件白色西装一样的干净。

  红桃k就像是随手扔出的一般,手指轻轻一动,卡牌便脱离了他的手指。那张白色干净的纸牌在飞离出红桃k的手指的下一秒,它飞行的速度很慢,就像是一片薄薄的纸漂浮了出去一般,看起来很是轻柔无力。

  然而这一切仅仅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而已,那张白色纸牌在脱离开了红桃k的手指后,几个呼吸的时间后,前进的速度逐渐的开始加快,在林凡的双眸当中,也不知道是错觉还是真实的。

  那张白色干净的卡牌在逐渐加速飞行的过程当中,在快速的变大着,从原本的只有手心大小的卡牌,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里,很快的扩大变成了一米长宽!

  仅仅是在林凡眨眼的时间当中,这张原本只有手心大小的白色纸牌,忽然变成了一张一米长宽的巨大卡牌,它前进飞行的速度非常之快,宛如同一道鬼魅一般,在飞行而来的轨迹上留下了一道模糊的虚影。

  也不知道是因为那卡牌边缘太过锋利的缘故,还是阳光折射的原因,在快速旋转而来的过程当中,林凡可以模糊的看到那张巨大卡牌边缘的一抹寒意!

  那张巨大的白色卡牌,呼啸着斩在了那颗年龄最少有几十年的大树上,一人都抱不住的粗大树干,被直接从中打穿!然后,那一米长宽的巨大纸牌,快速旋转前进,犹如同一把被抛投出去的巨大战斧,气势如虹的砍向了林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