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虎山的山顶,距离祭奠廖天所用的那座寺庙大概有二三百米远的一处草坪上,刀疤王远看向座寺庙的那双眼中忍不住流露出了些许急躁,他看了眼空无一人的山脚,忍不住出声问道:“怎么回事,洪天那个老家伙难道真的老了?现在让他解决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孩都这么难了?”

  “刀疤哥,急什么啊,洪哥武大力的名号在整个L市乃至于方圆几个市区都是非常有名的,解决个把妇孺,也就是时间问题而已,不过那个廖青长得是真挺漂亮的,我要是洪哥,恐怕再将其杀了之前,会忍不住享受一下啊…”站在一旁的一个看起来穿者打扮不像是混社会的年轻人,语气带着几分性奋的接话说道。

  “胡说什么呢。”站在这个年轻人身边的,是一个看起来有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他穿着一身灰色的休闲服,他注意到王远在听到年轻人说到最后的时候脸色微微的变了变,便张嘴打断了年轻人继续意淫下去,道:“洪天这样的人,放在古代三国时期,那就是和关羽一个级别的人物,解决掉廖青和廖宇,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应该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吧。”

  中年人说完,王远倒是没有接上这个话题,他的眼睛再次看了眼寺庙方向,心中估摸了一下时间后,他脸上的神色显得有些焦急,狠声说道:“不行,我们的时间并不多,最多二十分钟的时间,李先生,你现在用你的人进去,廖青和廖宇是必须要死的,还有一部分廖青手下的铁杆,全部都要杀了。”

  “哦?”那个被刀疤王远叫做李先生的中年人,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淡定的微笑,然后抬起头装作疑惑的样子看了眼王远,出声问道:“刀疤哥,你好像忘了我们之前的约定啊,我只负责带人把廖青的人拦在山下,至于具体如何去杀廖青等人,好像是你的事情啊。”

  刀疤王远脸上的表情一滞,他的脸色猛的一变,看样子就要怒骂出口,然而刀疤王远想到了这个叫做李先生的家伙,身后的那位少爷的身份,随即,深吸了一口气,竭力将心中的怒火压制了下去,然后抬起头,看着李先生那笑眯眯的脸上,强忍住一拳砸过去的冲动,道:“大家都是自己人,就不要太认真了,你帮我除掉廖青等人,之前的报酬,我在翻一倍。”

  刀疤王远的声音很平稳温和,然而落在李先生耳朵里,却是让他嘴角忍不住细微的抽搐了一下,别人或许不知道刀疤王远口中所谓的报酬具体金额是多少,他李德伟是最清楚不过的了,本来以薛青的意思,是让他李德伟暗地里帮助刀疤王远除掉廖青,在李德伟的计划当中,本来是暗地里派人暗杀廖青的,然而让李德伟没有想到的是,王远竟然敢如此丧心病狂,在廖天的忌日大典上,就直接朝廖青下手。

  这要是放在以前那个义气当先的时代,王远绝对是被整个黑道界视为耻辱的存在。

  脑海中那串巨额数字再次飘过了一遍,翻一倍是个什么概念?这让李先生忍不住都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有些飘飘欲然的了,他稳定了一下心神,脸上的微笑变得诚恳恭敬了许多,伸出手和刀疤王远握了握手,出声说道:“王掌门,果然不愧是青少看重的人,果然够豪气,够仗义!”

  “呵呵…”听到李德伟的这声王掌门的称号,刀疤王远脸上的笑容加深了几分,他看了眼枪声不断响起的寺庙,并没有打算在和李德伟客套下去,出声说道:“廖青和廖伟,是必须要死的,其中还有一个林凡,我要活的。”

  “就是你之前给我看的那张照片上的那个?好!”

  看到李德伟带人冲向了寺庙那边,刀疤王远脸上的笑容短短几秒中的时间快速转变成为了冷寒,那双前一刻还带着客套笑意的双眼中,此时此刻被仇恨所占据,他深深地看着那座被炮弹炸开了房顶的寺庙,声音冰冷的自言自语道:“林凡,落在我的手里,我一定要让你知道知道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是什么滋味!!”

  “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的!!!”

  ……

  “这不可能…”

  寺庙中受惊的人群四处逃窜着,在寺庙的大门被推开之后,堵在门口的那些人很快的时间里全部朝着寺庙外冲去,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在这样被包围偷袭的情况下,在不知道外界到底有什么的情况下,是绝对不能贸然朝着外面冲出去的。

  只不过,和洪天激战当中的林凡,自然是没有那份闲心去出言阻止那些人让他们不要乱跑的。

  …酷m匠^e网正L%版首◎`发al

  洪天一口血水顺着嘴角往外流淌,丹田被林凡击中,强大的力道直接撑爆了丹田,感受着小腹处传来的一阵阵针扎般的疼痛,洪天的心中就仿佛有着数以万计的蚂蚁在一口一口啃食着他的内心。

  后悔绝望等负面情绪之中,还有着深深的不解!

  洪天无法相信,也不肯相信这一切是真的,自己的实力,洪天是最为清楚不过的了,虽然不敢说打遍天下无敌手,但也绝对是算得上高手的人了,在加上那几年打过黑拳,和这些年来的黑道厮杀,洪天自认为就算是那些武学界的南山北斗来了,他洪天也不可能吃太大亏了。

  然而今天,和这么一个看起来可能都还不到二十岁的年轻小伙子交手下,自己的丹田却是被直接废了!

  丹田代表着什么?

  或许对普通人来说,可能丹田在哪很多人都不清楚,然而对练武之人来说,丹田却是身体上最为重要的地方。

  最为普通一点的,就是在打斗过程当中的换气,武学界所说的这个换气,并不是普通人所理解的呼气吸气的意思,而是将丹田内的元气运送到胸腔,然后在打斗过程中运用出去,丹田被毁,也就意味着再往后的打斗过程当中,你的元气可能根本就用不上了。

  断胳膊断腿的,还能用高科技给接上甚至是换一个,但是丹田被毁了的话,除非是有着什么天才地宝再加上高手为你治疗,才有可能恢复,而且即使恢复过来了,实力也最多保留下来被毁之前的三成。

  丹田被毁,让本就因为小腹处针扎一般刺痛的洪天,彻底的惊慌了起来,他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双手捂着小腹,挣扎着抬起头看着站在他面前的林凡,颤抖的声音当中带着浓厚的不可思议和震惊:“这不可能,我怎么可能败在你的手里!”

  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洪天都没有任何输给林凡的理由,也许是林凡长相太过清秀的缘故,从外貌上来看,林凡总能够给人一种小白脸吃软饭的感觉,而不是那种五大三粗有一身横练外家内家功夫的高手。再加上往日以来,洪天对于林凡身上所搜集到的一些资料。

  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像林凡这种纨绔子弟,最多也就是会点枪法的纨绔子弟而已,在他洪天手里最多也就是几个照面就被打趴在地上嗷嗷直哭的。

  可是结局却是他洪天被林凡废了丹田,双手痛苦的捂着小腹呻吟着。

  “你知道为什么你会摆在我的手里吗?”林凡拿起了黄金沙漠之鹰,看了眼蜷缩在地上的洪天,脸上露出了一丝平静的微笑,他向前走了两步,站在了洪天的面前,缓缓地抬起了手中的沙漠之鹰对准了洪天的脑袋,然后轻声说道:“因为你练得是格斗之术。”

  “我练得,则是杀人之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