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大家稍安勿躁,毕竟这里是天哥尸骨埋葬的地方,又是龙门是东道主,我们这么多人,不管是谁如果在这边出事了的话,他龙门难道受得了?放心好了,既然廖青这样说了,自然对各位的安全肯定是有保障的。”洪叔脸上带着微笑看着众人,顿了顿,继续说道:“跟大家说实话吧,争虎山这边的安全是由我负责的,三天前我就已经开始搜山了,安全问题,大家可以看看这山下有多少人把手就可以看得出来了。”

  “毕竟今天是天哥的忌日,大家来呢,相信都是为了祭奠一下天哥,在场的大家,相信或多或少都是受过天哥一些恩惠的,我说的对吧?”

  “洪哥说得对,龙门可是东道主,咱们这么多人还能在这边出什么事?别说其他人了,就是龙门都不可能看着咱们出事!”

  “什么出事不出事的,有本事的人难道还在乎这么点武器在身上?不管你们是怎么想的,反正我主要是来祭奠天哥的,天哥对我有恩,就算是冒点危险又能怎么样!”

  很快的,再有人带头将身上的武器拿出了之后,人群中那些胆小的也逐渐跟了上去,人群大部分已经上了青石台阶,朝着山上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在林凡看来,洪叔脸上的那抹微笑,却是没有丁点半点的温和味道,相反,有的则是冰冷,甚至隐约间还有着一丝丝的杀意频频而出,然而当林凡仔细去观察的时候,却又发现洪叔脸上的微笑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凡哥,你怎么了?”站在林凡身边的廖宇,从兜里掏出香烟,抽出了一根递给林凡。

  “没什么,不让带武器上山,小宇你知道这个谁先说的吗?”林凡将目光从洪叔身上收了回来,接过廖宇递来的香烟,林凡轻声问道。

  “谁先说的?这是很久以前决定的事情了…”廖宇想了一会,道:“大概是三个月前,好像是刀疤那货先提出来的,说带着武器上山是对我爸的不敬。”

  “刀疤?”林凡皱了皱眉,目光落在了已经走上台阶的王远后背上,思索了一会,林凡看了眼那站在山脚下,那些四处巡逻的黑色西装的大汉,以及山上不断交叉巡逻的龙门手下,倒是没有想太多。

  ……

  台阶,只是普通常见的青石台阶。

  然而在大多数上山的人来说,这青石台阶却是有着另外一种深刻的意义。很多人这一辈子可能走过无数个台阶,然而在场的这些人当中,却没有一个人走过争虎山的这青石台阶。

  走在这大概有一指厚的青石台阶上,林凡的心情有些莫名的沉重,也许这份心中的沉重,并不是林凡一人。

  这份沉重的来源很简单,只因为曾经廖天走过这青石台阶。

  即使是前世的林凡,实力最巅峰的时候,对于廖天也只有尊敬,原因无他,只因为廖天出道的经历实在是太过让人无法相信了,很多人在听过廖天出道的经历之后,心中第一反应升起的词语,便是:传奇。

  从一个一无所有的农家子弟,短短不到五年的时间便在L市这个藏龙卧虎的地方创下堪称金字塔巅峰存在的龙门,放眼华夏整个黑道历史,能够和廖天这份堪称传奇般经历相比的,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

  青石台阶并不长远,大概也只有二三百块而已,然而当走到山顶的时候,不仅仅是林凡一人,几乎在场尽数大半的人,同时深呼了一口气。

  不得不说,廖天这个名字,在这些人中所代表的压迫力有多么的沉重!

  “以前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当初天哥站在这里的时候,要说出那句我死后葬在这里的话,现在,我明白了。”

  听到人群中一个略显尖锐的声音响起,林凡眉梢一挑转过头来,顺着人群的视线目光看去,林凡也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放眼看去,整个L市一览无余。

  ¤@更&@新最快B上{酷匠.网

  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整个L市尽在眼下。争虎山或许没有后山那么高大,但是它的地理位置却是非常的好,几乎整个L市所有的一切建筑,站在争虎山上都能尽收眼底。

  祭奠廖天的位置是在山顶的一座庙中,也不知道廖天当年立遗嘱的时候是怎么想的,竟是决定了把自己葬在这座庙中。

  香炉等祭奠用的物品早已准备好,廖青率先走到了那尊大佛面前,因为聊天当年死后就是直接埋在了这尊大佛下面,所以拜佛也就当做是祭奠了。

  穿着一身黑色晚礼服的廖青率先走出了人群,从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大汉手里接过了三炷香,将其点燃之后,廖青站在了大佛面前,轻声默念着什么。

  不得不说一个人的气场决定了这个人的身份,廖青单单一人,脸上在升起了严肃的面容后,将整个寺庙当中的气氛都带动的有了一种肃穆端庄的味道。

  “小宇,过来!”拜过大佛之后,廖青转过身朝着廖宇挥了挥手,示意廖宇过来。

  “恩。”点了点头,廖宇走到了大佛面前,廖青因为是和廖天同辈,再加上廖天死之前遗嘱上写的是同辈烧香的缘故,所以廖青只是简单的烧柱香便过去了,然而廖宇却不同。

  身为廖天这尊传奇人物的儿子,廖宇却是要做到三拜九叩,以祭奠大礼当中最为严肃的礼仪来叩拜面前这尊大佛。

  “鸣炮!”

  碰!碰!碰…

  在洪叔的一声大吼之下,寺庙外早已准备好的礼炮砰砰响起,震耳欲聋的炮声接连不断的落入人们的耳中。

  嗖…

  忽然,不知道为什么,林凡的心中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紧接着响起的这声炮响,却是让林凡突然心中猛地一跳,就像是心脏在跳动的过程中突然停顿了那么一秒后,然后猛地跳动了一下的那种感觉一样。

  “寻常祭奠大礼中,鸣炮的话一共不是只有九声吗?”

  就在这时,人群中一位长者出声问道。这位长者的声音落入了林凡的二中后,林凡突然脸色大变。

  这哪里是什么礼炮,分明就是真的炮弹发出来的声音啊!

  “卧倒!卧倒啊!”林凡一声大喊,眼看廖青和廖宇还站在大佛前神色恭敬的叩拜着,因为礼炮的声音,所以廖宇和廖青很显然没有听到他林凡的声音,眼看这两人还打算弯腰继续去叩拜,林凡一下子窜了出去!

  “躲开啊!”林凡仿佛不要命了一般,十几米的距离短短两秒钟不到便已然来到,猛的一下伸出了双手,一把拽出了廖青和廖宇,双腿如同脱兔一般,一蹬地面,便朝着身后的地面扑了过去。

  轰!

  一声巨响,那声炮弹所来的长鸣声眨眼间便来到了寺庙之上,炮弹落地的位置仿佛是早已精确算计好的一般,非常巧合的正好炸在了那尊大佛前面。

  也就是刚才廖青和廖宇站在那里叩拜的位置!

  “啊!”

  一声惨叫,被林凡直接拽回来的廖青,在炮弹炸开后传出的冲击力之下,廖青等人因为离得很近的缘故,愣是被这股冲击力撞在后背,一下子再次冲出去几米远。

  惨嚎声,尖叫声,呻吟声。

  在炮弹炸开之后,无数种声音在人群当中接连不断的响起,巨大的冲击力使得这些人一下子站立不稳全部向后倒了过去,也只有那么少数几个因为早早的趴在了地面上,免去了被这股冲击破撞倒。

  灰尘在炮弹炸开在地面之后,一下子弥漫在了所有人的视线当中,人群中不断有人惨嚎出声,也不知道是在慌乱之下倒地后被踩着了,还是因为冲击破的缘故栽倒受伤的,总之灰尘之下,无数声惨嚎接连不断响起。

  呯!

  就在人群陷入慌乱的时候,忽然间在人群当中响起了一声清脆的枪响声,子弹打在了林凡等人面前的地板上,打出了一串绚丽的火花。

  枪声让林凡原本有些慌乱的心情,瞬间平复了下来,一把拉起了跌倒在地的廖宇和廖青便向墙壁那边跑去,就在这时,再次一声枪响声响起,只听到一道尖锐的叫声从人群那边响起,想来是开枪之人打中了哪个女士。

  呯!呯!呯…

  密集急促的枪响声响起,大概是冲锋枪一梭子的子弹,从寺庙外隔着大门扫射了进来,此时弥漫在空气中的灰尘也大概散去了一些,林凡看了眼那边的人群,模糊的看到一个个人影快速的倒在了地上,惨叫声,尖叫声,骂娘声,仿佛热闹的菜市场一般。

  “内鬼!一定是内鬼!”毕竟是龙门这艘超级战舰的掌舵者,廖青在短暂的惊慌后很快的恢复了平静,从那黑色的晚礼服中摸出了一把手心大小的手枪,那双极丹凤眼狠狠地看了一眼人群,虽然不知道开枪的是谁,但是廖青已经断定了这次被偷袭肯定是出现了内鬼的缘故。

  “把枪给我。”看到廖青从大腿处摸出了一把手枪,林凡伸出手对廖青说道,眼看廖青一愣没有明白他的意思,林凡再次重复了一遍道:“想活下去就把枪给我,外面最少还有一把冲锋枪在把守着大门,这架势,他们很显然是要将寺庙中的所有人一网打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