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时分,夕阳渐坠,余晖洒落在六中里,照的那还未化去的雪地金灿灿的一片,让整个小院充满了安静祥和的气氛。

  高二一班,学生们都埋头答题,相比其他的学生而言,唐雅儿的交卷速度很快,她几乎不用花太多时间去思考,便直接在卷子上写下答案。

  半个小时后,唐雅儿交上卷子,一直以来,不管是大小考试,唐雅儿的交卷速度几乎都是在半个小时,速度快了,自然会有一些疏忽,然而唐雅儿知道,即使有那么一点点疏忽,第一依然是她的。

  当唐雅儿等人埋头答题的时候,一直以来成绩都是万年老二的廖宇,撑着下巴看着窗外渐落的夕阳,忍不住想起了那个疯狂的夜晚。

  林凡驾驶着一辆价值不到五十万的奥迪车,击败了六中所有的纨绔子弟,并且在比赛之后将楚飞双手骨头踩成粉碎性骨折,袁汶更是废了下体。

  自此林凡的名声彻底大振,包括刀疤男之内的所有飙车这个圈子里的人,都在用各种手段查林凡的资料,然而到手的资料,却几乎都想差不多。

  有的手眼通天的,几乎能够查到林凡小时候尿床的记录。

  其中袁汶和楚飞的后台更是如此,他们几乎将林凡能够拿到的任何资料,都拿到了手里,从林凡出生到现在,几乎查不到一点点林凡的任何负面记录。

  唯有前两天,在木林酒店的那次。

  “特种兵?洪帮太子凌厉?乔家乔娜?”廖宇双眼中闪过了些许兴奋的色彩,和很多人相同,廖宇是绝对不相信所谓的特种兵的,因为他通过很多种方式去军部查询,都查不到那天有哪个部队的特种兵出现在木林酒店。

  和廖宇一样,不管是袁家还是楚家,一方富豪之家,和曾经是L市黑道一霸的世家,都拿到了关于林凡的所有资料。

  叮铃铃...下课铃猛然响起,廖宇扔下手中转着的笔,眼看唐雅儿交了卷子就要离去,廖宇急忙跟上,:“唐雅儿,等等。”

  唐雅儿停住脚步,下意识的以为廖宇对他还没有放弃,正如同林凡所说的那样,自从那晚的事情过后,包括廖宇在内的所有纨绔子弟,几乎都再也没有骚扰过唐雅儿,转过身看向廖宇,唐雅儿面色平静的问道:“有事吗?”

  “我有点事想问你,我们出去说。”廖宇看起来有些激动,看了眼唐雅儿说道。

  跟在廖宇的身后,唐雅儿沉默不语着,在这几天里,唐雅儿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廖宇望向她的目光当中的变化,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林凡。

  见廖宇脸上闪过犹豫之色,唐雅儿知道他想问什么,开口道:“你是想问那天帮我出头的那个人,对吗?”

  似乎没有想到唐雅儿会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廖宇有些兴奋的点了点头。

  唐雅儿问道:“你打听他做什么?”

  “我有一部分关于林凡的资料,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想不仅仅是我,那天晚上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有他的资料,袁汶和楚飞身后的势力,之所以不敢动林凡的原因,则是因为木林酒店的事情。”说到这里,廖宇仔细的观察着唐雅儿的脸色,见唐雅儿的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廖宇知道,就算木林酒店的事情和警察局中记录的有些偏差,看来唐雅儿也是不可能知道的了。

  “你不用试探了,木林酒店的事情,我不知道,林凡,我也只是和他有过一面之缘罢了。”

  看起来廖宇很惊讶,唐雅儿嘴角升起了一抹笑意,她笑的很自然,轻轻摇了摇头道:“真的,我和他不熟。”

  我和他不熟?

  廖宇有些反应不过来,他本以为林凡是唐雅儿的男朋友或者是哥哥一类的人物,不然怎么可能为了唐雅儿而得罪众多纨绔子弟?然而听到唐雅儿说自己和林凡只有一面之缘,廖宇不禁有些脑子转不过弯来了。

  不顾愣在原地发呆的廖宇,唐雅儿转身抱着那本《经济和管理》离去。

  微风吹过她额头上齐刘海,掀起了那飘逸的黑丝,遮挡住了她那灵动的眸子,却无法掩饰那双明亮的眼睛深处那一丝涟漪。

  她知道,自己忘不了那个男人。

  她也知道,只要自己去找母亲,去回到那个别墅,就能见到林凡。

  但是她内心深处的骄傲和自信告诉她,不能去。

  不能只是为了说一句谢谢而去。

  ……

  对于这一切林凡并不知情,他坐在嘈杂的教师中等待着上课,对于林凡来说,学校中的一切,几乎都是新鲜的,他看着那些脸上还带着稚嫩的笑容,发出爽朗的笑声不带丝毫心机的学生们,忍不住心情就会好上许多。

  就像是观一幅画一样,这幅画生动,活灵活现,自己随时都有可能融入进去,融入进去成为他们其中的一份子。

  最起码林凡就是这样的想法。

  经济管理系六班,辅导员是一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听说是上一届毕业后留在学校做老师的,名字叫做张宇浩。

  和很多学校开学一样,张宇浩介绍了自己之后,示意班里的人安静一下,让大家依次上台做个自我介绍,然后再选举一下班长一类的职务人员。

  大学里一个班人数不少,再加上是刚开学,翘课的人少,所以此时班里有差不多六七十人,这种情况下上台介绍自己,并且说话口齿清晰不紧张的,倒是没有几个。

  #}最\新I章ZG节上L酷|匠网u

  林凡坐在最后面,看着一个个学生上台介绍自己,有的人很随意说起话来滔滔不绝,有的人紧张的说话结结巴巴,就在这时,放在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林凡看了眼距离轮到自己还早,猫着腰从后门钻了出去接通了电话。

  哭泣的声音。

  乔乔哭泣的声音透过了无线电落入林凡的耳中,就像是一道惊雷凭空出现一般,让林凡顿时间心里焦急万分,“乔乔,你怎么了?”

  “你在什么地方,我现在去接你!”见乔乔许久没有回答,林凡皱了皱眉,听起来乔乔是在一个安静的地方,能够给自己打电话,想来应该没有什么危险。

  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因为家里人的缘故了。

  “他们让我去给凌厉道歉,他们竟然让我去给那个混蛋道歉!凭什么?凭什么让我去给他道歉?就因为洪帮势大?就因为洪帮拿出了四个亿融资乔家?我就要去道歉!”电话那边的乔乔哭的声嘶力竭,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可见已经哭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有我呢,没事。”林凡的脸上闪过了些许阴霾之意,他曾经想过乔家就这件事的反应,或许是平静,或许是不敢惹事不敢反抗,怎么样都可以,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林凡没有想到,乔家人竟然做的这么过分。

  竟然让乔乔去跟凌厉道歉?就因为洪帮拿出了四个亿融资乔家,就因为乔家害怕洪帮的报复?

  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道歉?道tm的歉!”林凡的左手猛的握紧,白皙的手背上猛的跳出几根青筋。

  蹲在雪地中,乔乔将头埋在双腿间,泪水顺着脸颊滑入雪中,看着被融化开来的雪地,她知道乔家人这样反应的原因,她也理解他们这样做,但是不代表她真的能够去答应道歉。

  人都是有自尊的,被人家差一点糟蹋,事后人家拿出一点金钱补偿,自己就要去道歉?

  想到这一切的根源都是因为凌厉,如果没有他,现在的这么多事情也都不会发生,自己的众多亲戚,自己的亲生父亲,也不会一次次找上自己让自己去道歉,乔乔忽然间心头涌出了凌冽的杀意。

  她的声音很冷,就像是被这铺满整个大地的白色冻住了一般寒冷,“林凡,我要杀了那个人渣,我一定要杀了他!”

  “恩,我帮你。”

  一句有我在,一句我帮你。

  其实有时候人在哭泣悲伤的时候,需要的真不是长篇大论的安慰,而是这两句简单的话,很简单的话。

  林凡缓缓的松开了拳头,挂断了电话,他知道乔乔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会变得成熟起来,只是,这样的成熟,这样的长大,真的是好事吗?

  谁知道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