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床上铺好,整理了大半天之后,又出去买了一些生活用品,什么都弄好之后,一看时间,竟然过去了一上午。

  赵云是个性格开朗的人,虽然长得有些娘娘腔让钟涛有些不待见,但他并没有和钟涛一般见识,相反,还提出请林凡三人出去吃饭。

  “随便找个地方填饱肚子就行了,今天是新生报到,估计学校附近那些好一点的饭店人早就爆满了。”坐在出租车里,林凡一边看着车窗外,一边提醒道。

  “你们就不用管了,今天我请客,去哪吃我说的算。”随即,赵云向司机报了个饭店名,看得出赵云对这片很熟悉的样子。

  作为L市有名的大学之一,L大周围酒吧饭店宾馆这些自然是必不可少的。天悦来饭店是L大附近算是最好的一家饭店,装饰的虽然算不上豪华,但是对于学生们来说,即使是对于一般的富二代,条件也是不错的了,和林凡所想的一样,因为今天是新生报名,所以像天悦来这样上档次的饭店早已爆满,光是门口停着一排排的豪车就足以看得出来。

  “看来包厢是满了,做大厅吧。”赵云走在最前面,看了眼热闹的饭店,挥了挥手让服务员找位置。

  “哥几个,看看都想吃什么,别跟我客气,今天我请客。”

  点玩菜之后,赵云拍了拍钟涛问道:“傻大个,听说你得罪了二年级的杨超?”

  想到早上那个开奔驰房车穿着打扮很时尚的青年,钟涛点了点头:“没错,那家伙在学校里开快车,不过也是个孬种而已。”

  “不错,他的确是个孬种,只不过他的后台比较硬,据说和二年级的王森走的很近,你小心一些,虽然杨超是个孬种,但是他可是个记仇的主,明面上他不敢做什么,小心他阴你。”赵云看得出钟涛不在乎,提醒道:“王森的家境不错,相比我都要好很多,所以能不得罪,就最好不要得罪。”

  :酷w匠A网E唯:5一正mb版,k◎其{他}都G{是z盗=?版

  “管他什么,敢来,钟爷我就敢一拳一个撂倒!”

  钟涛爽朗的声音落入一边的一个时髦女郎耳中,忍不住回过头来看了眼钟涛,眼神中流露着丝毫不掩饰的鄙夷,似乎对钟涛这种只懂得武力的人很是看不起。

  叮铃铃…

  时髦女郎掏出手机,脸色顿时一变,脸上带着笑容接通电话:“王哥,她快到了?”

  “好的,好的,我这就出去,放心,您交代的事情我一定做好。”

  时髦女郎挂了电话,看了眼粉红色的手机上的时间,站起身快不走向饭店门外,因为走的急又穿着高跟鞋,坐在林凡身边的俞东忍不住看着女郎扭动的身材一时间有些失神。

  穿着打扮性感,又有着好身材和相貌,这无疑对俞东有着很大的吸引,看到这些的赵云嘿嘿一笑,对俞东说:“怎么?那女的身材好吧?不过我劝你最好别追她,那女的叫童倩,名声可不怎么样,一直想抱王森的大腿,想女人,晚上跟哥走,哥带你去L市最好的女人窝认屁股去!”

  “没有一个能够海姐相比的,算了。”似乎有些失望,俞东摇了摇头后不再说话。

  “兄弟们,来了个极品。”赵云的双眼顿时间放光起来,林凡等着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个穿着运动服的女孩从外面走了进来,女孩长发搭在白色的运动服上,随着走动而不断跳跃,鹅蛋脸,明眸皓齿,可爱中又带着些成熟的味道。

  因为是冬天的缘故,运动裤看起来紧身一些,将女孩的一双腿配饰的修长笔直,身材该凸的凸该翘的翘可以说是大众女神的标准形象。

  女孩刚走进饭店,便引来了一阵喧哗。

  “那不是大一新生里的苏倾城么?早就听说她漂亮,今天一见,这哪里是漂亮啊,简直是妖孽啊。”

  “这可是我的女神,能一亲女神芳泽,不,哪怕只是和女神说说话,我都愿意少活几年。”

  “嘿嘿…”听着其他座位上的讨论声,赵云看着双眼紧盯着苏倾城的俞东,道:“怎么样?看看她,再看看她身边的童倩,是不是有一种鲜花绿叶配的感觉?”

  “恩,的确,这是一个能够和海姐相比的女人。”赵云顿时间对这个三句话不离天海翼的家伙无语了…

  当苏倾城那张明眸皓齿,可爱中带着些许成熟味道的连落入林凡眼中时,顿时间,林凡仿佛被雷击中一般,猛地坐直了起来,一个隐藏在林凡记忆最深处的名字,被这张倾国倾城的脸蛋勾了出来。

  几乎是下意识的,林凡低声念出了一个让他铭记于心,哪怕是死后重生到现在,依然无法忘记的名字。

  ‘凌笑。’……

  纷飞的雪花,漫天飘扬,似乎不把这个世界全部淹没,就不肯罢休一般,鹅毛大的雪花压得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木林酒店的事情后,乔乔性格变了,变得沉默寡言,变得在以往那些熟人亲戚面前能说一句不肯多说第二句话。

  乔家,在L市虽然算不上是顶门豪族,但也是很有影响力的家族,乔家分支很多,在L市经营了很多娱乐会所,ktv一类的产业,而且,除了L市外,其他别的邻省都有着乔家或多或少的生意。

  如果这些生意全部在L市的话,乔家必然是L市前十的家族。

  “家族会议?”当得知这个消息后,乔乔有些疑惑,像乔家这样的大家族,家族会议自然是经常见的,但是以往的家族会议,不管是大是小,几乎都和她乔乔没有什么关联,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家族开会竟然专门让自己参加?

  很突然的,乔乔想到了不久前木林酒店的事情,习惯性的以为家族开会是要安慰自己,心里不由得一暖。

  “乔乔,来了啊,来,坐姑姑这边。”三十多岁的一位少妇,见乔乔推门进来,满面笑容的站起身迎向乔乔。

  “乔乔,让你受惊了啊,看你没事,我也就放心了。”

  “你不知道让小姨我有多担心啊,几天没睡好呢。”

  与此同时,身边一边几位乔家直系族员都站起身,纷纷说道。

  乔乔很惊讶,这些家族长辈以往跟自己几乎都没有太多的交集,见面也无非就是礼貌性的打个招呼,看到自己的舅舅,也就是几天前自己追求的那个旗袍姑姑的男人,二舅也在安慰自己,乔乔一时间觉得有些受宠若惊了。

  会议室和那些正规的公司不同,不是那种大家围在一起的长桌,而是那种像是客厅一样,几张沙发对齐在一起,中间是茶几。

  “姑姑,今天的会议主要是?”乔乔坐在柔软的沙发上,不知为何,心里总有些忐忑,她知道以自己以往的表现来说,就算有凌厉这件事,这些人也绝对不会这么好心的都来安慰自己。

  “是好事,是咱们乔家的大好事,等会你大伯亲自来告诉你。”乔乔的大姑,掌管着乔家在L市众多生意,这些人中,除了父母,乔乔就和她的关系走的近一些。

  吱呀。

  门被推开,一位国字脸中年人,踏着稳重的步伐走了进来,他环顾了屋内一圈,目光停留在了乔乔身上,上下打量了乔乔一番,似乎很满意,脸上升起了一丝笑容,边向乔乔走来,边安慰道:“你的事情太过突然了,幸好特种兵去的及时,救下了你,我已经备好重礼,择日去部队感谢他们的搭救之恩。”

  “对,一定要好好感谢感谢他们,这才是人民的保护伞啊,要不是他们,我们的乔乔就受难了。”

  “都说部队无用,现在看来,还是很有用的吗,最起码我们的乔乔就是他们救得不是。”

  听着身边众人说要感谢特种兵,乔乔忍不住在心里想,救她的是林凡,哪来的什么特种兵?不过,虽然不知道林凡为什么要编造出特种兵,但知道他既然这样做就有他的道理,乔乔也不说破。

  “大伯,今天的会议为何要让我来呢?”沉默了许久,乔乔出声问道。

  “相信你也知道,前不久乔家在L市众多生意受到攻击,资金链短缺,差一点导致咱们乔家的整体经济退后十年,如果不是洪帮的及时救助,三个亿的融资,咱们乔家现在恐怕已经整体崩盘了。”乔彭看了眼乔乔,见她脸上没有什么变化,知道她在等着他继续说下去,叹了口气,道:“如今虽然咱们乔家度过了一劫,但也几乎是重伤,我们几个商量了一下,打算接受洪帮的融资。”

  “他们的条件?”说到这里,如果乔乔还不懂得这些人的意思,那就是笨了,乔乔咬了咬嘴唇,问道。

  “洪帮那边的意思是,让这件事过去就算了,毕竟都是年轻人,而且,人家也给与了补偿。”乔彭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乔乔,我知道你很懂事,识大局,你说呢?”

  “嗯,过去就过去了,事情嘛,出现了,解决了就是了,再说了,人家是洪帮太子,就算咱想怎么样,以咱家的力量,也做不了什么威胁到洪帮的事情。”

  “乔乔这孩子从小就懂事,这种事,她肯定能理解的。”

  “就是,就是。”

  乔乔心中冷笑,这其中的道理她自然懂得,走法律,就算她有足够的证据,也奈何不了凌厉分毫,甚至乔家还很有可能因为担心洪帮的报复而丝毫不给与她任何家族的帮助。

  就因为无所作为,就因为做不了什么,就什么都不做?

  乔乔的心中有些冷,但也无可奈何,走正当道路根本做不了什么,点了点头,答应道:“只要他不再找我的事情,我可以当这件事过去了。”

  “嗯,我就说乔乔这孩子懂事不是?识大体,我家宝儿要是有乔乔一半,我就满足了。”

  “好,这就好,这就好。”乔彭似乎有些紧张,他再次看了眼乔乔面无表情的脸,继续说道:“乔乔,你也知道,咱家不如洪帮,甚至如果正面相抗衡的话,连人家在L市的分帮都不如。”

  “你要说什么?”乔乔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看着这位自己的大伯,家族里除了老爷子最有威望的人脸上升起的笑容,乔乔出声问道。

  “这件事过去很简单,只是洪帮那边,因为这件事名声上落下了很不好的名声,传出去都以为是咱家和洪帮闹了很大的矛盾,我们这些人商量了一下,意思是让你去道个歉,意思意思做给别人看看就行。”

  道歉?让我去道歉?

  乔乔忽然间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不相信自己这位家族里最有威望的大伯所说的话,她怔怔的站起身看着会议室里的所有人,当这些人听到乔彭说的最后一句话时,当感受到乔乔的目光时,他们几乎都同时低了低头,没有人站出来为乔乔说一句话。

  一句都没有。

  屋外鹅毛大雪,冷风呼啸的挂在窗户上发出一阵阵闷响声,屋内的暖气开到了最大,然而即使如此,乔乔依然感受到了心里的凉意。

  很凉,就像身处冰渊一般的凉。

  从头到脚,从灵魂深处到发肤上每一处毫毛,都能感觉到这份来自于自己这些亲戚的凉意。

  他们笑的好假,就像是带了面具一样。

  乔乔忽然间有些失神,脑海中忍不住想起了那天在木林酒店自己睁开双眼所看到的那个身影。

  那个在她困境,在她绝望时,带给她温暖的身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