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李啊,什么情况啊,开什么玩笑,以咱俩这交情,我能骗你?南区那边的投资一年后绝对是翻几倍的利润啊,而且这个时候那边的房子就要开始弄了,你这个时候抽回你那笔投资的钱,这耽误一天时间,都是几十万啊,这个关头,你让我上哪里拉投资去?”

  “喂,杨老哥啊,你这办事不厚道啊,南区那边的房子批文已经下来了,现在你抽回你的投资,这放那里一天,就是几十万啊,这紧要关头,我就是去银行贷款,就是把我家这老宅子给卖了,最起码也要十来天才能将资金填补回去啊。”

  “我说老弟啊,你要是没什么急事,就别这笔钱先放一放,这个时候抽走,这不是要我的命啊?一天十来万啊,喂?喂?”

  王家大院,书房中。

  王森的父亲王铭亮,打电话的时候脸上带着很平和的笑容,然而在接连三四个电话被对面直接挂断之后,他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了起来,进而变成了愤怒的神色。

  第四个电话,王铭亮话才说到一半,就听到了电话那边传来嘟嘟的盲音,这让王铭亮气的直接眉毛一横,顿时间仿佛胸腔中有一股热气堵在了那里。

  碰!

  手里的那款昂贵的手机被王铭亮紧紧一抓,丝毫没有犹豫的直接摔在了墙壁上,看着手机因为抛出的力气太大,而在砸墙壁上的那一瞬间,直接碎成无数片,零散着洒落在了地上。

  碰!碰!

  似乎依然觉得不解气,王铭亮看了眼桌子上的那两个茶杯,想都没有想的直接拿了起来,砰砰两声砸在了墙上,看着墙上出现的两个水印,和地面上一地的渣子,王铭亮心中的怒火算是才微微的下去了一些。

  吱呀。

  听到屋内的摔砸声,一直站在门外不敢进来的一个年轻人,轻轻推开了门走了进来,他看了眼满脸怒容的王铭亮,脸上虽然是小心翼翼的,走路看起来都有些紧张,但他的双眼中却露出了些许兴奋的光芒。

  “大伯,消消气。”几个深呼吸之下,王庭动作麻利的将那一地的渣子清扫干净,看了眼残留在墙壁上的两个不小的水印和那一片被砸的坑哇哇的地方,劝道:“您高血压又有些心脏病,消消气,气坏了身子,总是不会有人替您承受不是?”

  王庭是个聪明的人,他一进门,并没有直接去和王铭亮说话,因为他知道那时候王铭亮正是在气头上,保不准他王庭那时候上去说话,王铭亮的怒火就会发泄到他王庭的头上了。所以王庭在一进门之后,先是去打扫了地面上的渣子,然后从一旁的抽屉了拿出了一个茶杯,倒上白开水,拿出了高血压的药一起放在了王铭亮的面前。

  “唉…”王铭亮一声叹气,看了眼放在手边的那杯开水和治高血压的药,脸上的怒容渐渐消退了许多,看起来有些颓然,道:“那个畜生,要是有你一半懂事,我也就放心了。”

  “哥哥他也不错,只是遭人陷害了而已。”这话,王铭亮可以说王森是个畜生,但他王庭自然不能这么说,他看了眼王铭亮脸上的颓然之意,知道差不多是时候告诉王铭亮了。

  “遭人陷害?”听到这里,王铭亮眉头一皱,抬起头看着神色拘谨站在书桌前的王庭,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请,让这些投资方一下子撤资了将近八成,你知道什么?赶紧告诉我。”

  王庭直接回话,他从兜里掏出了手机,找到了今日的娱乐新闻后,拿给了王铭亮,轻声说道:“事情有些复杂,大伯您自己看吧。”

  王铭亮皱着的眉头更加紧密了许多,接过手机一看,王铭亮脸上顿时间再一次露出了怒意!

  ‘王家大少王森,疑似’‘王氏集团未来老总王森,在L大教室当众被一个泰山级别的肥胖女人弓强女干。’‘疑似两人都患上了严重的性病,而且可能还不止一种!’手机上还附带着一大串的图片。

  翻翻页,第一张便是教室里那些围观的学生,一边捂着鼻子,一边兴奋的看着被压在地上的王森,第二张照片,则是王森被那个肥胖的女人玩弄完之后,脸上露出了虚脱但又夹杂着许多幸福满足的神情躺在地上,旁边则是王森之前身上穿着的那件昂贵的白色西装。

  最后一张,王铭亮甚至看到王森的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情!

  几十张照片之后,有一个长达一个小时的视频,在下面,则是将近几百页的评论,王铭亮拿着手机的手机有些颤抖。

  被这些图片和评论气的浑身直颤!

  “大伯!大伯!您消消气,你消消气!!”眼看王铭亮就要被气晕过去,王庭眼疾手快急忙来到王铭亮身边,一手抚着王铭亮的胸口,一边安慰着。

  许久,王铭亮那快速起伏的胸口才算是稳定了下来,摆了摆手示意王庭不用再继续下去了,接过茶杯,王铭亮喝了几口后,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王森这孩子,也只是有些心胸狭窄,心高气傲而已,但是我没有想到,他竟然能够被人玩成这样…”

  “哥哥他毕竟还年轻,可能是惹上了什么不该惹的人,不然,如家酒店和L大教室这两件事,不可能做的让哥哥一点都不知情的,不管是那个肥胖的女人,还是之间的一些催情药是如何让哥哥吃下去的,都布置的很巧妙,而且如家酒店是咱们王家的产业…”王庭没有在继续说下去,他知道王铭亮是个聪明人,说的再详细一些,就该显得他王庭有些小人摸样了。

  王铭亮很容易的便顺着王庭说的这些,理解了下去,没错,如家酒店是王家的产业,谁想要在如家酒店将王森逼得裸奔逃出去,该有多么巧妙的手段?L大教室,能够在很快的时间里布置下记者和那些围观的人,以及两件事中催情药是怎么让王森吃下去的…

  简单的想想,便可以知道,王森得罪的人,手眼通天到不一定,但最起码是一个势力不低,心思缜密到可怕程度程度的一个人。

  “王森这个畜生现在在哪里!出了这么多大的事情,为什么这么久了还不见人!”

  “大伯,哥哥他…”王庭神色看起来有些犹豫,但随即在王铭亮的皱眉下,说道:“L大教室的事情后,哥哥他便被人送往了医院,后来才知道,是催情药使用过多的缘故,被救回来的哥哥,醒来后整个人看起来有些不正常…”

  “不正常?”王铭亮心中突然有了一丝不详的预感,如果说单纯只是损失利益和一些名声而已的话,他王铭亮还是可以接受的,但如果王森出了什么事的话,那可是一件非常要命的事了,要知道他王铭亮就只有王森这么一个儿子。

  “医生说,哥哥因为受到的惊吓和心理压力太大,精神分裂了…”

  精神分裂!

  王铭亮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一下子怔住了,他有些不敢相信王庭说的这些话,在紧盯着王庭脸上几秒之中,王铭亮才相信了这个事实。

  谁一辈子没有惹上过什么不该惹的人?

  事过去了,王森想必也就该成熟一些了,那样是最好的结果了,然而现在王森却精神分裂了,这让王铭亮一时间之间有些无法接受。

  最?$新《@章节C上酷匠“+网¤

  “怪不得那么多人迅速撤资,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沉默了许久,王铭亮脸上的愤怒之色,逐渐的也就慢慢消失不见了,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作为王家家主的王铭亮,毕竟心理承受能力要远远高于平常人,逐渐平静下来的他,脸上竟是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他将手机还给了王庭,冷声说道:“我倒是有些好奇背后整王森的人,是个什么角色,能够将这两件事做的如此天衣无缝,倒真是想见识见识了。”

  “但是,他如果说以为这么简单就能够摧毁王家的话,那就是他太幼稚了!王庭,即刻去查,查清楚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捣鬼,这次这么多人撤资的事情,不久之后我们损失保守估计也最少是五千万以上,这件事,不能就这么完了!”

  “我要让他付出代价!”

  听到王铭亮冰冷的声音,王庭身体忍不住一哆嗦,王铭亮是什么人,别人或许只是有些耳闻,但是他们王家的人,尤其是王庭这些人,最为了解了,然而他的紧张也只是短暂的那么几秒而已,随后,脸上便露出了兴奋的神色,急忙答应了下来。

  他王庭知道,王森在这两件事之下,是肯定完了,就算他王森的精神分裂有些好转,日后也绝对不可能出现在王家的主要位置上了,那么接下来的日子里,便可能就是由他王庭来代替王森的位置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