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尊千手观音,精致的盒子被打开之后,顿时间听到了不少人的惊呼声,很多人都没有想到,赵家竟然能够拿出了如此贵重的东西作为礼物。

  “真没想到啊,都以为赵家落魄了,没想到苏老先生的寿宴,竟然拿出了这份大礼,这尊千手观音,最少价值五百万啊,上百万的东西就这么拿出手送给了苏老先生。”

  “五百万?你那五百万是镀金的啊?五百万美元恐怕都挡不住,而且,这尊千手观音可是稀罕物,属于那种有钱都难买到的东西。”

  “厉害,厉害啊,赵家率先拿出了这么一件价值昂贵而且少见的东西,接下来拿出的东西,恐怕会更加的罕见啊。”

  虽然林凡并不是很懂玉,但是从苏笑河脸上的笑容就可以看出这尊千手观音的价值是有多么的昂贵,赵家自从几年前更换了家主之后,上任家主,也就是赵云的爷爷,因为赌博的缘故输掉了半个赵家,导致了当年和龙门一个级别的势力,快速没落成为了二流势力,但即使如此,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依然没有人敢小瞧赵家。

  从今天赵家能够拿出这群千手观音上就能够看出,赵家很显然并没有死心,并没有选择安于现状,拿出这尊千手观音送给苏笑河作为生日礼物,想来是赵家想着从苏笑河这边借助到一些外力了。

  王森的脸上一脸懊恼,生日宴会上谁第一个送出的礼物,而且如果这份礼物能够力压全场所有人送的礼物时,那么往往这个人便是最出风头的那一个。

  苏笑河的生日宴会,来捧场的都是什么人物?不说其他的那些非官即富的人物,就单单是坐在苏笑河旁边的那几位,随便挑出来一个都是站在某个领域金字塔巅峰的人物。

  在这么多大人物面前,拿出自己精心准备的礼物,再说上那么几句能够给人印象深刻的话,哪怕在这些大人物心中没有留下太深的印象,混个脸熟总是可以的吧?

  然而当第一个拿出了一份大礼的时候,人们惊讶震惊过后,你第二个再出来,礼物哪怕在昂贵在少见,除非你比第一个要强上数倍,不然很难让人印象深刻。

  王森看了眼坐在角落当中的林凡和唐雅儿,双眼中的恼恨之意明显了许多,刚才王森正是在消化着心中对林凡的怒意,所以才会错失了第一个献上礼物的大好时机。

  “晚辈王森,一直以来聆听着苏老师的教诲,不管是做人之道还是学时的路上,受益匪浅。父母给我生命,老师给我于知识,说苏老师是我的再生父母,一点都不为过。”王森很潇洒的整了整白色领带,脸上带着笑意的站起身走到了苏笑河面前,从一旁服务员手里接过了一个红色的锦盒,小心翼翼的打开之后,说道:“翡翠扳指,有考古学家对这只翡翠扳指有过鉴定,确定是当年康熙皇帝当年带的扳指。”

  “真的假的啊?要真是康熙皇帝曾经带过的,值多少钱啊?恐怕最少也要几千万啊。”

  “那谁知道,如果真的是康熙曾经带过的,那绝对不是用金钱就能衡量其价值的啊。”

  “康熙年间的?恩,不错,不错。”听着在场的众人接连响起的议论纷纷声,苏笑河脸上的笑意却逐渐的淡了下去,然后苏笑河并没有和王森说太多的话。

  观人脸色,这一点在座的大多数人都不会陌生了,眼看苏笑河脸上的笑容逐渐淡了下去,讨论那翡翠玉镯的声音也逐渐淡了下去。

  王森的脸色有些难看,他张开嘴想要继续说些什么,却是犹豫了一下没有再继续说下去,神色有些恼怒的转身走回了自己的位置。

  随后,陆陆续续的也都相继送上了许多礼物,其中有的价格昂贵无比,有的是奇珍异宝,但大多数和王森赵云两人的礼物一比,都略微逊色了许多。所以除了王森之外,其他人也都只是献上一段祝寿词,礼物就直接送到了服务员的手里。

  ……

  作为王森的父亲,王允此时此刻心情非常的差,原本,在他的计划当中,这个时间,应该是坐在旁边的这些人夸赞王家的时候了,然后他王允在顺带一提王家最近在做的生意。然而却因为苏笑河的一个脸色,王森送的翡翠扳指却仿佛扔进了大海中一般,只是溅起了那么一点点涟漪而已。

  这让他很不高兴。

  虽然那块翡翠扳指并不是真的康熙曾经带过的扳指,但毕竟是一块真的历史文物,也是价值几百万的东西,就这么平淡的送给了苏笑河,这让王允很是不甘心。

  王允看了眼坐在角落中的林凡,忽然间想到了不久之前从L大传出的消息,脸上顿时间露出了阴险的笑意,转过头看向了苏笑河,语气温和却声音较大的问道:“笑河啊,前段时间听说你差一点收了一个徒弟?恩…好像叫…林凡?对,就是林凡,有这事么?”

  “你说林凡啊?”苏笑河举起茶杯抿了一口,眉梢一挑,继续说道:“没错,林凡是我L大的学生,本来我是想收他为弟子的,人啊,岁数大了,总是不能将这一脑子的东西带下面去吧。”

  “哦?真有这事啊?那这个林凡来了么?怎么不见送礼啊,这样的场合,岂能不送个生日礼物什么的给你?”

  王允打开了这个话题,顿时间,坐在苏笑河身边的几个大人物纷纷开口接话,因为这几个人的身份高,而且此时此刻说话的声音很大,再加上这个话题对于周边坐着的很多人来说都很感兴趣,所以逐渐的,整个大厅当中竟是安静了下来。

  “林凡,你该不会是没准备礼物吧?”坐在林凡身边正胡侃着的赵云,听到苏笑河那边传来的声音,看了眼脸上一僵的林凡,赵云不可思议的问道。

  “你还别说,我还真是没有准备什么礼物。”林凡嘴角抽搐了一下,他压根就没想过准备礼物什么的事情,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林凡从未参加过任何长辈的生日宴会,即使偶尔参加过那么一次两次,也都是类似于乔乔或者赵云家里的那些长辈的家宴。

  来的时候,因为知道苏笑河今天在海天会所举行的是家宴,而且林凡一直在心里琢磨着唐雅儿的事情,所以自然就没有想到生日礼物这么一回事。

  “赶紧的,拿着这块表先应付一下。”眼瞅着四周汇聚过来的目光越来越多,赵云从手臂上取下了那块劳力士的表从桌子下面递给林凡,脸上露出了焦急的神色:“你也真是的,来参加苏笑河的生日宴会,先不说你这穿了一身的运动服,怎么也不准备个礼物什么的啊,好歹你可是苏笑河这一辈子唯一一个想要收为弟子的人物,不知道有多少人关注着你么?”

  更新D最28快上酷km匠4b网uF

  “怎么,林凡,莫不是你没有准备什么礼物吗?咦,赵兄,你这是干什么?这块表不是前不久你花了六万块买下来的吗,这是要送给林凡还是?”突然,王森的声音响起在了赵云的背后,他的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意,手中举着酒杯,看起来就像是来敬酒的样子。

  “那个人就是林凡?我怎么觉得这事有点古怪呢,苏笑河想要收他为弟子,却被他拒绝了,这件事情到底是真的是假的啊?”

  “来参加苏笑河苏老先生的五十岁宴会,竟然穿着这么一身运动服来了,这家伙真不懂规矩啊还是装不懂的啊?”

  “坐在他旁边的那个美女,难不成是他林凡的女朋友?我听说林凡的家庭条件不错啊,怎么他女朋友穿这么穷酸的一身啊?”

  本就很安静的大厅,此时此刻响起了这几道声音,显得很是刺耳尖锐,苏倾城站在苏笑河的身边,脸上露出了愤怒和焦急的神情,她想要张嘴去帮林凡,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毕竟作为苏笑河来说,一来是L大的校长,二来曾经想要收你林凡为关门弟子,虽然被你拒绝了,但现在苏笑河五十岁寿宴,你好歹准备个礼物意思意思是不?就算便宜一点,好歹也是个心意啊。

  听着大厅当中的杂言越来越多,苏笑河皱了皱眉,对于礼物,珍贵也好稀奇也罢,最对也就是喜上加喜而已,有则有,没有,他苏笑河也不会在乎。

  然而如果现在林凡真的拿不出一件让人心服口服的礼物的话,恐怕不仅仅是他林凡被人说成吝啬和不会做人,连带着他苏笑河,都会被人说成不会识人。

  “既然你想要被打脸,那就准备好接耳光吧。”

  林凡笑了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脸上的僵硬和慌乱全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从容和不迫。当走过王森身边的时候,林凡说这句话的声音很小,小到只有王森自己能够听到。

  “不能够成为苏老先生的弟子,我林凡一直以来都感觉的是一件天大的遗憾,说实话,我对金融方面的知识,可以说少之又少,如果真的成为了苏老先生的弟子,恐怕也学不到什么,只会辜负了苏校长的一片苦心。”林凡带着唐雅儿缓步走到了苏笑河的面前,看了眼坐在苏笑河身边的王允,林凡顿了顿继续说道:“我觉得,以苏校长的身份,送什么礼物,也都只是外物而已,所以我想了很久,决定了送给老师一个弟子。”

  “我想,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她都要比我适合做老师的弟子百倍有余。”林凡摆了摆手,示意跟在他后面的唐雅儿站到苏笑河面前来。

  “这位是我的妹妹,唐雅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