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门的高层管理员,林凡也差不多见过了,然而在那么多人当中,唯有刀疤王远带给林凡的印象最深,脸上那道长长的刀疤痕迹,在说话之间就像是有一条虫子在脸上蠕动着一般让人感到恶心不已。

  一直以来,外界对于刀疤王远的评价并不高,很多人都说他是一个非常鲁莽的人,换句话来直说就是一个没脑子的人,跟着廖天无数次出生入死,也就是他命大,才能活的到现在。

  然而前不久发生在盛世帝国的事情,让林凡对于刀疤王远的评价颠覆了许多,如果说王远真的是一个性格火爆鲁莽,做事不经过脑子的人,那天在盛世帝国绝对不可能跟他林凡道歉。

  还有刀疤王远以前常说的一句话:利益足够,至亲可杀。

  廖宇走下了车,毕竟是他廖宇开车撞到了王远的车,而且还差一点出人命,所以廖宇的表情看起来很是恭敬,王远走到了廖宇面前,粗犷的声音说道:“宇大少啊?这大半夜火急火燎的,你这是打算去哪啊!”

  “这条道上以前很少有人,所以我没想到竟然会有车停在这里…”

  看着廖宇脸上的欲言又止的样子,王远哈哈一笑,很是爽快的拍了拍廖宇的肩膀,道:“宇大少啊,你可不能学那个京城的我爸是李钢啊,哈哈哈…”

  “呵呵…”廖宇似乎听得不是很明白,想了想没有反应过来王远说这话的意思,跟着尴尬的笑了笑,看得出来王远并没有用太大力气的样子,但是廖宇的脸上却露出了疼痛的神情,险些在王远的几巴掌之下站都站不稳。

  “行,那我就不耽误宇大少的事情了,我就先回去了!宇大少,记得哈,你可不能跟那个京城我爸是李钢一样哈!”

  看着黑色小轿车消失在前面的一个拐角当中,廖宇揉着被拍疼的肩膀,呲牙咧嘴的钻进了法拉利车里,看了目露疑惑的林凡,抱怨道:“这个王远,下手真是没有轻重,拍我两下怎么这么疼。”

  林凡皱着眉头并没有理会廖宇的抱怨,看着那辆黑色小轿车消失在前面的街口,林凡忍不住想到了刚才撞车的时候,惊魂未定之下,貌似隐约看到了一辆小轿车原本是和王远的车停在一起的,然而在法拉利出现之后,逃一般的冲了出去,转眼间就消失不见。

  刀疤王远,他的势力范围是在后山飙车场那边的,据说是还有几家ktv和洗脚城一类的地方,只不过刀疤王远的主要收入还是依靠着后山飙车场,然而要知道后山和廖家别墅,基本上是在L市的一个最南边,一个最北边,刀疤王远来这里干什么?

  而且,好像是来这里和什么人见面?

  “送我回学校吧。”林凡摇了摇头,想到了刚才在廖家别墅的时候,接到雪雅的那个电话,这才暂且先不去想刀疤王远的事情,转过头对廖宇说道。

  ……

  王远的黑色小轿车,是一辆价值不到四十万的大众,坐在车的后座里,王远深呼吸之下,看了眼倒车镜中逐渐消失的法拉利。

  “刀哥,廖宇那个小兔崽子的车上,好像坐的是那个林凡啊?他么俩这个时候在这里干什么?”刚才率先走下车的那个肌肉男,是王远的司机,他看了看王远的神情逐渐平静了下来,出声问道。

  “猜这些干什么,他们不猜我们来这里干什么就是好事了,你猜这些没用的干什么。”

  “李先生的车走的时候,难保林凡和廖宇会看到,如果说真的想查的话,也很容易就能查到李先生的那辆车是哪里的,刀哥,那您看咱刚才和他们谈的事情,还有必要继续下去么?”

  酷匠网◇唯W一正+版),S其%¤他C都~是盗版

  “哼。”刀疤王远冷哼了一声,接过肌肉男递来的雪茄放到嘴上,闻着空气中雪茄特有的味道,刀疤王远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恶狠狠的说道:“做,为什么不做,老子受够了!”

  说完这话,他深深地提了一口嘴里的雪茄,浓烈的味道冲入肺腑当中,王远转过头看向了车窗,那双被刀疤覆盖了一半的双眼中,隐约透漏着阴霾恨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