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光昏暗的书房里,中年人背靠在沙发上皱着双眉,他看着面前那张照片已经足足半个小时之久。

  今晚所发生的一切,让一直保持着良好生物钟的他,熬到了现在都毫无困意,不知过去了多久,他伸手拿起了面前的那张薄纸和照片,“十七家,商界大鳄,官宦世家,黑道家族,林凡,是谁给你的勇气敢同时得罪这十七家?”

  “随便那一股势力,都可以轻松将你碾压。”

  “一个性格怯懦,平日来非常低调的人,为什么会突然有如此恐怖的武力?”

  “你的背后,到底站着谁给你如此大的勇气?又或者说,只是年少轻狂而已?”

  回答他的自然是一片寂静,拿在手上的这张薄纸,让中年人感觉有千斤重一般,看着照片上林凡那张稚嫩的脸上,挂着的浅浅笑容,中年人想了许久,依然想不明白到底为什么。

  是什么,能够让一个平凡无奇的人,突然拥有强大的武力和勇气?

  将手上的东西放回桌面,中年人双手揉着发痛的太阳穴,继续自言自语着:“凌厉先前告诉我说,木林酒店的一切都是你一个人做的,我还有些不相信,现在看来,恐怕那所谓的特种兵,是你编造出来的了。”

  “一个人捣毁了蓝盾的保镖和我的十几位手下,并且击退了王伦,不错,不错。”中年人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笑容,就像是伯乐看到了一匹千里马一样,随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拿起手机快速摁下了号码。

  “查一个人,L市林凡,我要他所有的资料。”

  挂断电话,中年人那双深邃平静的双眸中,难得的露出了些许感兴趣的神色,他望向窗外的一片漆黑,轻声问道:“这么好的一粒棋子,如何为我所用?”

  他站起身,正好背对着墙上那张字画。

  简单的一个洪字,执笔之人却写出了活灵活现的感觉,横竖笔画之间勾勒出一股霸气豪迈,最后一笔执笔之人像是下了很大的力气一般,重重的点在了纸上!

  最后一笔,全然没了霸气豪迈,有的,则是惊心动魄的杀气!仿佛在无形中有万千兵马冲锋而来一般!

  ……

  ……

  凌晨五点钟,天灰蒙蒙的还未亮。

  林凡睁开了双眼,就像是机械一样双眼无神的坐直在床上,盘腿,深呼吸之下,运转一股丹田之气流转于全身。

  突然,林凡清醒了过来,不用去看便知道自己正在做的事情。

  “保持了将近十五年,接纳了前世的记忆没想到连这些习惯都跟着带来了…”林凡不想去回忆那些记忆,因为在那些画面当中,出现最多的,便是黑暗,杀戮,尸体,和遍地的鲜红。

  保持了十几年的生物钟让林凡不管睡多晚都会在五点钟醒来,然后打坐练功,和王伦那一战,林凡突破了破旧书上所写的入门阶段,进入了第一层。

  这也是为什么林凡在和王伦一战之后,还有力气在后山教训那些纨绔子弟的原因,很多时候,林凡并不愿意去相信那些前世的记忆,或者说是不肯承认自己是重生的人。

  因为那些记忆太过血腥了。

  没有人在经历了十几年平凡生活后,可以安心接受自己曾经是一个杀手的身份,十几年的杀手生活,林凡已经记不清前世自己杀了多少人,自己的双手染红了多少次?

  不记得了,也记不清了。

  “自己为什么会死?因为什么而死?”

  这个问题不止一次出现在林凡心中,林凡知道,那段最后的记忆可以给他答案,但是每当他想揭开那段记忆的面纱时,那股刻骨铭心般的悲伤之意就会突然出现。

  那段记忆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林凡不敢去想,更不敢去揭开那神秘的面纱。

  半个小时之后,在接连两次深呼吸之后,林凡穿上鞋下床,无意间,林凡看到了自己床上多了一张被子,昨晚睡觉的时候林凡记得自己只盖了一张被子,然而现在的床上,却有两张。

  林凡知道是于莲怕自己蹬被子后冻着,半夜来给自己盖上的。

  “或许,也就只有在家,自己才会将警惕心放松这么多吧…如果让他老人家知道自己竟然睡得这么死,恐怕自己又要挨揍了…”想到那个前世多次教训自己时刻保持警惕的中年人,想到那个对自己有着无微不至关心的母亲,林凡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一丝代表着温暖的笑意。

  ……

  }酷匠网`永%*久z/免费看y+小}?说N

  作为L市最有名的大学之一,并且以L市命名,如果论整体实力来说,L大只能算作一般,不要说跟清华北大这些名校相比,甚至连全国十大名校都进不了。

  然而,即便如此,L大的名气丝毫不比所谓的十大名校逊色。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便是L大的经济管理系,在全国所有大学当中极为有名,甚至于很多有钱人不惜花重金都要让自己的子女送进L大的经济管理系,这也就导致了L大经济管理系每年的录取分数非常高。

  站在拥挤的L大学校门前,林凡有一种重获新生的感觉,从某种角度上来看,林凡可是连高考都没有参加过的人,当然,说的是前世,今生的林凡自然是参加过高考的,但分数却不高,能够进入L大,自然是走的关系。

  前世,林凡和学生这两个字相隔十万八千里远,甚至林凡从未幻想过大学生活时怎么样的。

  然而命运总是这么奇妙,不经意便会给你开一个玩笑。

  简单的办理了入学手续,林凡离开了新生报名点,按照接待他的学长所说的方向,朝着男生宿舍楼走去。

  第一场雪趁夜落下,皑皑白雪踩在脚下发出嘎吱嘎吱的脆响声,学校中许多地方的白雪还未踏上足迹,很多有着童心的学生相互打闹着在雪地中奔跑,校园的主干道上,随处可见前来报名的学生,其中不乏有价值百万以上的豪车在道路上驶过。

  一辆黑色的奔驰房车仿佛一道旋风一般,飞奔而来,汽车轮胎在雪地上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听到这声音,几乎所有人下意识的便让开了道路,给这两奔驰房车让开道路。

  奔驰房车,这绝对是男人最为希望得到的车之一,从外观上来看,霸气无比,行驶在路上看起来就像是一辆小型坦克,还有内置的空间,都绝对是男人的最爱。

  开这辆车的主人似乎知道自己的奔驰房车会吸引多少目光,故意驶进人群之后不减速,林凡皱了下眉头,眼看奔驰房车驶来,也随着人群让开了道路。

  一名身材壮硕高大的学生却似乎是没有听到身后传来的轮胎摩擦声一般,拎着两个大大的旅行包径直的向前走着。

  嘶…

  奔驰房车的主人眼看面前这个身材高大的学生没有让开道路,不得不飞快的踩下刹车,汽车在雪地上直接滑出去几米远,留下了一道清晰地轮胎印记。

  “耳聋还是眼瞎?不知道后面有车么!想死不成啊?”从奔驰房车中跳下一个穿着打扮很时尚的青年,对着那个身材壮硕的学生骂道。

  和他同时下车的,还有一位打扮妖艳露骨的女孩,即使现在是初春,温度开始变暖,但依然是非常寒冷的,这个女孩却是穿着仅到大腿的裙子,腿上穿着薄薄的黑色丝袜,傲慢的皱了皱眉看着奔驰房车前面道:“哪里来的乡巴佬,你看看他那一身地摊货,老公,你跟他计较个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