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迪车距离终点不到两千米的距离停车了!难道是车出事故了吗?还是突然熄火打不着了?如果是的话,那太遗憾了,竟然在巨力终点这么近的距离出事故,不过也难怪,以奥迪车的轮胎等配件,能够在这长达将近十公里的赛道飙完全程,每个弯道以完美过弯的方式穿过,就连最后一个弯度最大的弯道都皆是如此,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是不容易的事情了……”

  其实根本不用解说员解说,赛道旁的所有人都早已看到了奥迪车停在了哪里。毕竟,大多数普通车都是无法经受得住飙车的摩擦和各项机器的突然告诉运作的,以一辆奥迪车领先所有人冲到这里,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很多人在遗憾抱怨着,因为在奥迪车一次次刷新排名的时候,很多人疯狂的下注压在了奥迪车上,奥迪车突然出事故,这使得这些下注的人一下子失去了大笔的金钱。

  然而相比奥迪车所带来的刺激快感,那些金钱在人们心中都觉得没法相比。

  “不可能吧,这也太巧了吧,怎么会在距离终点这么近的地方出事故啊?要是我,我就是下车推,也带推倒终点啊,这太可惜了吧,光是压在奥迪车上的赌注就有上千万,一旦他赢了,他能获得一笔数目不小的钱啊!”

  “太可惜了,真是太可惜了,创造了一个奇迹,却最后失手栽在了车上。”

  “拿一辆奥迪车来飙车,先不说内部配件,就单单是奥迪车的轮胎能不能经受得住都是一个事,开车的难道没有早料到么?”

  听着身边对于奥迪车的讨论,唐雅儿的双拳不知何时紧握着,她的脸色因为长时间紧张而微微发白无血色,双眼紧紧盯着距离终点不到几千米的奥迪车,嘴中念念有词,似乎在祈祷奇迹再一次发生一样。

  然而,当听到从最后一个S弯道中传出来的发动机嗡鸣声时,所有人都知道,奥迪车的第一恐怕是完了。

  不到一公里的距离,即使奥迪车此时此刻能发动起来,恐怕也会被那两辆跑车所超过,第一,在大部分人看来已然是易主了。

  “恩?”当听到无线电中解说员抱有遗憾的声音之时,廖宇先前还有些不相信,要知道大多数人在参加飙车比赛前都会将车开去全身修理一下,让比赛中出现事故的可能性压到最低。

  酷@$匠K网@K正Y版%…首√u发;

  “难道是他故意停下的不成?”

  怎么想都想不明白,很突然的,这个念头就蹦出了脑海,这个念头的出现,让廖宇吓了一跳,故意停下来的?他要干什么?

  如果不是熄火打不着或者是出现事故等原因,是故意停下的,那么他想干什么,就很显而易见了。

  “难道他在等我们!?!”廖宇猛的睁大了双眼,身为L市这片土地最大的黑帮太子,廖宇还从来没有如当前这般感到如此明显的耻辱,这种被人抽了左脸一巴掌后,又打向右脸!

  “这简直是侮辱我们!”胸膛中涌出的愤怒让廖宇的嘴角猛的抽了几下,放在方向盘上的双手不自觉的紧握着,耳边砰砰的音乐让廖宇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情再一次爆发了出来,“你真以为车技好,就可以尽情的侮辱我们了?这种没有太大的弯度的赛道上,以一辆奥迪车就想要压住我们,你难道在做梦不成!”

  怒吼之后,猛的一脚踩在了油门上,法拉利就像是一头被激怒了的猛兽一般,轰的一声如同一颗炮弹一样飞奔出去!

  与此同时,黑色保时捷似乎意识到第一就在眼前,也紧跟其后的加速,因为在那个S弯道被奥迪车超越后,袁汶愣神的功夫,之后的最后几个弯道,袁汶竟然没有赶上廖宇,这让廖宇很是愤怒,眼看奥迪车就在眼前听着,意思廖宇懂得,袁汶自然也懂。

  两辆豪车如同不要命一般疯狂冲向终点!

  两辆跑车争夺第一,眼看比赛将要结束,解说员再一次爆发起了激情的声音:“黑色保时捷原本落后第二,和法拉利相差不到几十米远,眼看第一就在眼前,似乎两人也都随之拼命了,出了最后一个弯道之后两人分别全速前进,第一就在眼前,谁能够抢走呢!让我们持目以待欢迎我们今晚的英雄!”

  “一定是黑色保时捷,不是刚才有人说黑色保时捷的车主是SCC超跑俱乐部的人么?那可是堪比职业选手的队伍啊,第一看来非他莫属了。”

  “也不一定吧,也不知道中途发生了什么,法拉利突然超过了保时捷,两三个弯道的距离愣是没有赶上,说保时捷拿到第一,估计有点危险啊,毕竟SF也不是菜鸟队伍。”

  人群中,在即将产生本场比赛第一的情况下,金属重音乐再一次响起在了后山的上空,砰砰的节奏感如同锤击在每个人的心中,震撼也同时刺激着每一个人心中的恶魔。

  呐喊着,怒吼着,咆哮着,尖叫着,观众席上的人们混乱了,有人太过激动而昏死过去,有人太过性奋而抓住旁边的女人便脱下裤子硬上,当然,人群中那些打扮性感的女郎大多是后山幕后的老板请来的妓女。

  紧张。

  看着那两辆跑车距离奥迪车越来越近,唐雅儿甚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紧张着什么,就算林凡得了第一又怎么样?他能冒着不顾得罪众多纨绔的风险救自己?

  很显然不可能。

  这个念头在今晚出现在唐雅儿心中无数次,也被唐雅儿否定了无数次,对于这些富二代和官二代的品行,唐雅儿虽然算不上熟悉也有一些了解,就算林凡和这些纨绔子弟相比不同,但是也决然没有理由出手相救自己。

  想到这里,紧绷着的身体哗的一下松懈了下来,就像是一个泄了气的气球,就像是一个砧板上跳动着的鱼,唐雅儿双眼无神的看着地面。

  默默的等待着即将属于自己的命运。

  “袁少第一了!领先那个目中无人的杂种十几米远,看来袁少今晚赢定了啊!”

  “呵呵,唐雅儿那个婊子看来今晚属于我们的了。”

  “不,不,是袁少玩够了之后属于我们,哈哈哈……想想我就迫不及待啊,我已经有些兴奋了,为此,我今天中午可是喝了一大盆大补汤啊,用蛮子的话怎么说来着?”

  “我的大刀早已饥渴难耐了!”

  听着楚飞故意将刀说成屌,站在一旁的几人哈哈大笑着,猖狂的笑声传进了距离不远的唐雅儿耳中,无形中,仿佛一把巨锤轰击在了她的身上,保持以往昂起的头缓慢的落了下来。

  唐雅儿迷茫在了内心深处。

  她不知道自己今晚面临的会是什么人间惨剧,甚至于她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真的被轮,虽然她一直都不敢相信着一切,但事实就是如此,即使今晚没有来到后山观看这场比赛,那些纨绔子弟如果真的想要侮辱了她。

  逃?能逃到哪里?逃向哪里?

  唐雅儿知道,以他们在L市的能量,就算自己逃出了L市,除非一辈子隐姓埋名,不然早晚有一天也会被他们发现。

  死。

  甚至于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唐雅儿想过去死,他们会不会即使自己死后都不放过自己,对自己的尸体做些什么?想到自己的母亲来收自己尸体的时候看到自己被糟蹋后的样子,唐雅儿的娇躯忍不住一颤。

  心中一阵阵衰竭,若不是身后的人群,唐雅儿差一点因脱力而坐倒在地上。

  “难道这个世界上没有法律,王法吗?没有人能够约束他们吗?”在心中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唐雅儿忽然感到很可笑,对自己这种幼稚的想法而可笑。

  面对一场无比可笑的比赛,面对这场比赛的第一便是自己的归属这种荒谬的事情,自己所能做到的,唯一能做的,便是等待。

  等待他们拼出第一之后,来带走自己,做那砧板上的一块肉?

  多么可笑的一件事,多么可悲的人生。

  唐雅儿抬起头看向天空,那双十八年里一直是带着骄傲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委屈。

  同样也是第一次,这个无论任何事情都未依靠过别人的小女孩,这个坚强了十八年的小女孩,感受到了无助绝望的滋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