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方向盘,拉手刹。

  这是最基本的飚车做法,几乎每个会开车的人都懂得,然而懂得,却不代表着真正能做出来。

  尤其是在这种弯度这么大的S弯道上!

  稍有不慎便是落入悬崖,车毁人亡,然而这些大家都知道,却依然有人顶着风险,一次次冲破自己以往的过弯极限。

  而更多的,则是陷入疯狂之中失去理智的人,冒着死亡的危险依然冲入弯道!

  廖宇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自认为自己并不是一个性格冲动的人,然而在这一刻,眼看超过袁汶的机会就在眼前,廖宇冲动了,他失去了仅有的理智,松开了我在手刹上的手。直接一头冲向了S弯道的最后转折点。

  然而就在廖宇即将进入弯道的时候,突然出现在他车前的奥迪,让他猛地一惊,或许就是在这短暂时间里的惊讶,让陷入疯狂的廖宇猛地清醒了过来,放在刹车上的脚猛地踩了上去!

  嘶嘶……

  一阵刺耳的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顿时间响起,悬崖距离车头有多远,廖宇并不清楚,但廖宇知道距离悬崖边上的栅栏最多只有半米远!

  如果自己保持着之前的车速不刹车的话,自己这辆几百万的法拉利将直接飞出去,然后,坠入悬崖之下,车毁人亡。

  清醒过来的廖宇,喘着粗去抬起头看向了前方的那辆奥迪车,一直以来,廖宇都认为自己的车技很不错了,虽然距离职业选手还有一些差距,但在民间足以说是顶尖了,然而这一刻廖宇看清了奥迪车过这个弯道的时候。

  他惊讶了,震惊了,甚至于就后背衬衫被汗水浸透都没有察觉。

  奥迪车一个堪称完美的飘逸,几乎没有减速多少,一甩车尾便直接过了最后的一个弯道。

  “就这么轻松的,额,轻松的过去了?”张了张嘴,香烟从嘴中掉了下去,手中打火机喷出的火焰还在他面前跳跃着,然而此时的袁汶却几乎失去了思考能力。

  因为这一幕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酷p匠~网永久lm免V费!(看小=说{}

  一辆奥迪车就这样过了弯道?不仅仅是袁汶,法拉利中的廖宇同时揉了揉眼,再睁开眼的时候,那辆奥迪车已经快要消失在他们的视线当中了。

  “不知道为什么保时捷突然停下了,难道是车出事故了吗,法拉利丝毫不减速的冲向了最后的弯道,他是要全速转弯吗?果然是年轻人啊,冒着这么大的危险也要抢到第一!”

  “这怎么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奥迪车已经来到了保时捷后面,不,不,现在应该说是奥迪车已经超过了保时捷,距离法暂时排在第一的法拉利仅有不到三十米,哦,不,十几米的距离!”

  “他超过去了!法拉利在转弯的前一刻减速了,距离悬崖边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停下了,看来法拉利的主人对自己的车技有着自知之明并没有强行冲过去,恭喜他在死亡边缘转了一圈!”

  “奥迪车再次以完美的方式冲过了S弯道,排在第二和第三的保时捷和法拉利停在了那里,难道是他二人和我们一样都在震惊于奥迪车主人的车技吗!”

  “奥迪车撇开两人千米的距离排在了第一名!”

  “哦!!!!”

  无数人发出了兴奋的吼叫声,没有人相信这一刻是现实,更多的人听到奥迪车已经排到了第一的时候,第一时间掐向了自己,以此求证这是否是现实而不是梦中。

  一辆奥迪车在晚了几分钟的情况下冲入赛道,并且拿到了第一名?这如果是平时别人讲出来,在场的所有观众都会第一时间说将这件事的人是sb。

  然而当他们亲生经历目睹了这一切的时候,他们在震惊中疯狂,在不可思议中吼叫着!

  以此来发泄出心中的快感!

  这完全就是屌丝逆袭的现实版啊!一辆价值不到五十万的奥迪车,超过了众多上百万的跑车,并且还是一辆没有经过改装的普通奥迪车,这无疑是今晚最大的亮点!

  “奥迪!奥迪!奥迪!奥迪…”

  无数人挥舞着双拳呐喊着这两个字,场面几乎陷入失控之中,唐雅儿瘦弱的身影被人群挤得从这边走到了这边,甚至几次都差一点被攒动的人群所推倒。

  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的廖宇和袁汶,几乎是在第一时间打开了无线电,听着解说员极尽疯狂的声音,他二人在第一时间发动了车追了上去!

  他们没有时间震惊,更没有时间思考前面的那辆有着精湛技术的奥迪车是何方神圣,因为他们的比赛还在继续着,争夺唐雅儿归属的比赛还在继续着!

  嗡嗡嗡…

  发动机不堪的发出吼叫声,两辆车同时冲了出去,虽然知道追上奥迪车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他们之间的比赛,却是不受那辆奥迪车影响的。

  奥迪车中。

  林凡深深的将手中香烟提了最后一口,掐灭在车的烟灰抽屉里,尼古丁麻醉着仅存的理智,依靠着前世对飚车的喜爱和对后山赛道的熟悉了解,林凡几乎丝毫不费力的超越了所有人。

  看着前方距离不到千米的终点,林凡缓缓将车停了下来,忍不住的,一到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兔崽子,记住,一个男人可以是不成功的,可以是个懦夫,但绝对不能是一个不会飚车的男人!”

  “记住,人生处处是战场,车便是你手中的枪。”

  “击杀你的敌人,击杀你的每一个敌人是你在战场上的责任!”

  记忆太过清晰,一幕幕出现在了眼前,就像是再一次经历一般,那个中年人手把手教自己飚车的场景重现在了面前。

  悲伤。

  无尽的悲伤,再一次涌出心头,林凡无数次想要查看那被悲伤包裹住的最后一段记忆,却一次次的败退在了那潮水般的悲伤面前。

  那股悲伤之意太过伤感,就像是深深的刻在了灵魂之上一样,让林凡丝毫提不起一丁点勇气去揭开那最后一段记忆的面纱。

  从那股悲伤中挣脱出来后,缓缓睁开眼的林凡,嘴角露出了一丝邪恶的笑容,他将车停在了这里,并不是因为轮胎爆了或者是出现了什么事故,而是因为记忆中那个中年人说过的话。

  “战场上,击杀敌人是战士的准则,是活下去唯一能够做的事情,然而在飚车这个战场上,你所要做到的不仅仅是超越所有人,还有。”

  “践踏他们的尊严,践踏他们敢于和你为敌的勇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