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在进入第一个S弯道之前,会有一个跨度很大的C形弯道,几乎是并列在一起的白色法拉利和黑色保时捷,一黑一白两辆车之间几乎相差不到半米远,按照以往的比赛,在第一个S弯道的时候,第一和第二之间的距离一般都会拉开,不知道今天两位年轻帅哥的比赛会不会出现这一幕!”

  “那辆黑色保时捷是谁的车?怎么以前没见过啊,能喝廖宇并列第一,很少见啊。”

  “刚才听说廖宇可是SF的一员啊,快瞅瞅那辆黑色保时捷的比例是多少,我艹,2.0?这么高的比例,不会是庄家吃钱得吧!”

  “不会,刀疤虽然心黑,但是这种小钱绝对看不上眼的。”

  刀疤,是这后山幕后的老板,吃钱的意思很简单,就是庄家在比赛中派出自己的人,和第一追逐,制造出随时都有可能超过第一的假象,然后吸引赌客下注,然而在最后却只是得到第二或者更低。

  这样的情况在以往并不少见,所以赌客们看到黑色保时捷的比例是2.0的时候,大多都没有去急忙下注在黑色保时捷身上,而是选择了再看一会。

  封盘一般是在第二个S弯道的时候,所以还有一些时间下注。

  几乎所有人的,无论老少男女,都在讨论着赌注和谁会得到第一这些话题,然而唐雅儿站在人群之中,就像是和周围热闹的环境没有丝毫关联一样,她就站在那里,身躯不知是冷风吹的还是紧张的原因,微微颤抖着。

  身上那件羽绒服因为时间太久的缘故,掉色看不出原有的颜色,只能依稀的辨认出是一件白色的,她将头缩进领子里,但似乎还是会感到寒冷,听着耳边解说员激动的解说着黑色保时捷和白色法拉利两辆车的情况,唐雅儿不知为何,突然感到了一阵阵的悲哀。

  这场比赛,在唐雅儿或者任何人看来,都很荒谬,以一场飙车比赛,谁获得第一谁就能得到唐雅儿,甚至于如果不是廖宇第一的话,很有可能唐雅儿是被lj。

  曾经被称之为女神的唐雅儿,现在要面对的,竟然是很有可能被lj。

  这说起来如此荒谬的事情,然而却又真实出现了。

  唐雅儿有一种错觉,自己就像是放在那赛道终点的一项礼物,谁第一个冲到了,自己,便是谁的。

  “第一保住了!第一保住了!第一个S弯道白色法拉利几乎是完美的转向过去了,虽然黑色保时捷过弯道时也堪称完美,但依然没有将其超越,太精彩了,太精彩了!!”

  “第一的角逐实在是太精彩了,不知道会不会在第二个或者第三个S弯道分出胜负,真是太期待了!”

  “这真是搞笑的一幕啊,最后一名赛车手似乎意识到自己抢不到前三的名次了,竟然直接掉头回来了。”

  解说员激动万分的声音打断了唐雅儿的沉思,她抬起头看向赛道,被人群挡住的两辆车已经没入了山峰后面,她不知道此刻的心情到底是怎样。

  悲凉?对廖宇拿到第一充满了希望和期待?紧张?

  或许是吧,也或许都不是。

  唐雅儿心中一直以来的骄傲,在赛车发出的嗡嗡轰鸣声,在人群嘈杂的呐喊声中,似乎在缓慢的破碎着。

  她一直以来的坚持,一直以来的骄傲,在这一刻,都显得太过苍白无力。

  “要进入第二个S弯道了,现在目前的情况是白色法拉利依然是第一,然而能够和他竞争第一的,只有黑色保时捷了,其他的跑车几乎都被撇开了奖金几十米远!”

  “嗯?不对,赛道上怎么多了一辆奥迪车?这辆车是参赛选手吗?貌似登录在册的没有啊,难道是黑车来袭吗!”

  ……

  夜幕遮星,寂静的别墅中,落地窗旁站着两道身影。

  “母亲是一家上市公司CEO,父亲对外说是一名工厂的技术师傅,再往上不详,应该是没有其他太重要的亲戚了,林凡本人原本是L市六中高三的学生,现在是L市大学的学生,明天开学。”

  “从小到大林凡的性格一直都是低调,很好欺负,在乔娜和文飞面前都不是主导位置,少言寡语…”

  “好了,不用再继续说下去了。”凌厉挥了挥手,站在他身后的那人很识趣的悄然走了出去,目光缓缓落在夜幕之上,凌厉的眉头紧皱着,双眼中的神色变幻不定。

  '酷(匠网|●正R版L首(#发、√

  林凡的资料,凌厉几乎是再回到别墅后就命人去查,虽然不至于像有关部门那样一个命令就能拿到普通老百姓从出生到现在的所有资料,但是以洪帮的势力,得到林凡的大部分资料,还是可以做到的,然而从这些资料中,凌厉却找不到丝毫有用的东西,“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做到的,但是,如果你真以为有些特种兵的本事,就能和我作对,那真是太幼稚了。”

  “特种兵?现在这个时代,特种兵真不值钱了。”一声冷笑,凌厉握了握双拳,目光中闪过了阴狠之色,随即,凌厉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拿起一旁桌子上的三星手机。

  “喂,帮我杀一个人。”

  “资料我等会发给你,钱不是问题。”

  “好,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只要他死,你尽管放手去做,后面的事就交给我。”

  得到电话那边的答复后,凌厉挂断了电话,再次将目光落在窗外天空上那一望无际的黑幕,这一次,凌厉双眼中的神色不再复杂。

  “小杂种,我倒看看你有多大能耐,蓝盾那些废物没有杀了你,逼退了我让我颜面尽失,等着,等着吧,据说那个乔乔还是处女?”

  想到那个童颜巨乳的乔乔,凌厉的嘴角便不由自主的升起了一道邪恶的笑容,他的声音兴奋中带着些许期待:“我会在你的坟墓前,让你的灵魂亲眼目睹着我强奸她!让她的处女之血洒在你的墓碑上!”

  “等着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