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山,震耳欲聋的各种金属音乐,碰碰的节奏感,和呐喊的人群,这样的气氛下,就算是平时性格再怎么不活跃的人,都会忍不住兴奋起来。

  此时的后山已经聚集了不少飙车族的成员,各式各样的豪华跑车停放在公路上将整条公路封死,车灯照出的刺眼光芒将周围照的如同白昼一样。

  一些跑车的音响播放着劲爆的的音乐,仿佛是兴奋剂一般刺激着周围狂欢的人们,那些人随着音乐而胡乱的扭动着身体,手中拿着啤酒或者各种旗子,一边在鬼哭狼嚎着什么。

  三中的那些纨绔子弟,已经都到达了后山,胡乱停放在路边,他们聚集在一起,望着那些跳着艳舞打扮性感的女郎,脸上皆是兴奋。

  他们这个年龄,没有人对新鲜刺激的事情不感兴趣。当然,更多的纨绔子弟都是因为今晚的重头戏而兴奋着。

  不管是飙车还是上万人民币的豪赌,他们都经历过,然而将飙车的赌注设置为学校曾经的女神,还是第一次。

  }看¤正版章j节●p上酷匠p{网

  “我从一些朋友那里得知,廖宇是SF的一员。”

  “我也得知,后山是他义母的地盘。”

  两名纨绔子弟相继开口,引来了人群中一阵嘈杂的讨论,那天被廖宇的出现打了一巴掌的胖子脸上露出愤怒的神色,站出来道:“怪不得廖宇那孙子提出飙车,麻痹的,这不是玩我们么。”

  “SF可是算得上半职业的飙车俱乐部了,tmd,廖宇这杂种隐藏的真深。”站在胖子身边的楚飞恶狠狠的接话道:“我就知道廖宇会耍花招,没想到这么阴险!”

  “嘿,即使他是SF的一员,想要独享唐雅儿那个婊子,也是异想天开的事情。”人群后面,一个一直沉默的年轻人突然站出来说道。

  年轻人几步走出人群来到队伍最前面,他不像别的那些纨绔子弟穿者打扮极其高调,没有耳坠或者金项链,更没有花里胡哨的衣服,而是穿着一件黑白相交的羽绒服,枯黄的脸上带着些许得意的神色。

  “袁汶,你说这话的意思是?”楚飞想了许久,才想到了这个以往很少打交道的面色枯黄的年轻人叫什么,出声问道。

  袁汶嘴角上挑,听到楚飞这样问,得意的神色更加明显了许多,他看向了喧嚣的人群中,楚飞的那辆白色法拉利敞篷跑车,语气非常霸气的说道:“在我眼里,廖宇最多只算一个业余选手而已。”

  业余?

  身为SF赛车俱乐部的廖宇都只算是业余选手?不得不说袁汶这话说的极为霸气,以至于让楚飞等人目瞪口呆。

  众多纨绔子弟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个念头:廖宇隐藏的深?这tm袁汶这个王八蛋隐藏的才深啊!

  ……

  下注,是飙车比赛必不可少的一项,这也是为什么后山这里的环山公路能够聚集到这么多人的主要原因,随着下注的比例亮出来后,人群开始了骚动,廖宇楚飞等人虽然算不上什么大人物,但在后山这些人中,还是有不少人认得的,这些人一起出现在后山举行飙车比赛,很显然是有什么事情将会发生。

  看着人群快速的走向了下注点,唐雅儿缓慢的推开车门想要走下去,廖宇皱了皱眉,这时候众多参赛跑车已经就位,现在下去,很有可能被楚飞那些人抓住嘲笑他廖宇,问道:“为什么不坐我的车?对我的车技没有信心?”

  “我不喜欢将生命掌握在别人手中。”缓缓松开紧握着的双手,唐雅儿淡淡的说道。

  廖宇顿了一下,却是没有在说什么阻拦的话。

  唐雅儿下车走向一旁观众席,被楚飞等人看到,和廖宇所想的一样,几人走向廖宇这边,哈哈一笑嘲笑道:“廖宇啊,挺会宝车藏娇的啊,怎么下车了?不看好你吧?”

  “闭嘴,你就是一个打酱油的,知道不?”唐雅儿的下车让廖宇感到很不爽,听到楚飞的话,若是平时以廖宇的性格直接一巴掌就抽过去了,可是现在比赛在即,所以廖宇只能作罢。

  “藏吧,我看你能藏多久,比赛结束之后,唐雅儿就是我的了。”原本站在楚飞等人身后的袁汶,缓步走出来和廖宇对视着。

  “你凭什么?”廖宇皱了皱眉,对于这个以往打交道并不多的袁汶,廖宇所了解的并不多。

  “相信你听说过SCC吧?”袁汶极其潇洒的弹飞手中的烟头,歪了歪头看着廖宇。

  SCC跑车俱乐部?

  廖宇自然听说过SCC,作为全国唯一一家超跑俱乐部,相信只要是个喜好飙车的人,都有耳闻,SportsCarClub其会员一般都是超级跑车的主人,例如兰博基尼,保时捷,法拉利,阿斯顿马丁等豪车。

  将廖宇脸上的惊讶收入眼中,袁汶得意的笑了:“廖宇,既然到了现在,我也就不瞒你了。我是SCC超跑俱乐部的会员,正式会员。”

  “如果不是时间太急,我可以派人把我在俱乐部登记的那辆兰博基尼拿来和你比赛。”

  “袁汶,你骗谁呢?”廖宇自然不可能相信这个平日里低调的袁汶是SCC俱乐部的人,讥笑道。

  “是与不是,一会就知道了。”邪笑着,说完之后廖宇深深的看向了站在不远处脸色微白的唐雅儿,那目光仿佛再对唐雅儿说:你不是大众女神清纯玉女么?今晚老子就让你成为大众欲女!圣女变荡妇!

  相比那些正规的飙车比赛,往往人们会喜欢观看像今晚楚飞廖宇等人之间的飙车比赛,因为像正规的比赛虽然能够看到职业的飙车水平,但往往不够热血。

  据统计,业余水平的飙车比赛之中,死亡率往往是很高的,对于像楚飞廖宇这种在人们看来是纨绔子弟富二代的,先不谈随时可能出现的死亡事故,单单是比赛之后大多数人不服搬出后台打群架,都是很多人所期待的。

  比赛的倒计时在那张最大的液晶屏幕上显示着,距离比赛开始仅有一分钟,看着廖宇楚飞等人走向自己的跑车,观众席上的人群再次发出了一阵阵混乱的呐喊声,穿着性感衣服的艳舞女郎站在了众多跑车前面的百米处。

  碰!

  一声枪响,艳舞女郎猛的一下从怀中掏出胸罩抛向天空,然而,坐在车中的袁纹却是丝毫没有为之心动。

  在他看来,这些女人和唐雅儿相比,说是残花败柳都有些侮辱了女神唐雅儿。

  从一开始楚飞传出唐雅儿被包养,实际上袁纹就从未相信过这种传言,他所想的,和廖宇所想的一样,能够拒绝上百万的天价饭局,能够拒绝一栋别墅,能够拒绝…

  在这两年里,不知道有多少富翁想要包养唐雅儿,开出的条件一个比一个吓人,然而却没有一个人成功的,想到楚飞的话,袁纹不仅嘴角露出了一丝轻蔑,随着枪响踩下油门的那一刻,袁纹下意识的看向了人群中脸色发白,双眼无神看着比赛场上的唐雅儿,不仅在车中哈哈大笑起来。

  “蠢货,论钱财,那个开着奥迪的怎么可能是包养唐雅儿的人?不过这倒是给我了一个机会,唐雅儿,恐怕你都想不起来当初你是如何拒绝我的了吧?今晚,我就让你感受一下什么叫欲仙欲死,欲罢不能!”

  十几辆跑车在枪响之后如同炮弹一样轰的一声冲了出去,虽然十几辆跑车打眼一看,车都是差不多的,但是明眼人单单从这一个起步便能够看出来些东西。

  廖宇开的那辆法拉利率先冲在了最前面,紧跟其后的则是袁纹那辆黑色的保时捷,还未进入S弯道,这两人便已经超过了后面十几人一米远。

  “白色的法拉利率先冲在第一,他们要进入S弯道了,目前来说排在第二的黑色保时捷紧跟其后,但两人差距不大,进入弯道了!进入弯道了!”

  往往各种赛中,或许比赛并不是很精彩,而解说员说出来的现场直播,却是能让听得异常兴奋,飙车比赛不同拳击等比赛,不是正规的职业比赛,很少会出现现场直播或者远程录制,只能靠听解说员的讲解来了解实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