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血顺着嘴角向下流去,硬抗下这一拳,胸口的疼痛就像是无形中有着许多只手想要撕裂开林凡一样,左手捂着胸口,右手扶着墙站了起来。

  “您这样的高手,为什么要在这么一个人渣身边?”

  酷匠;j网永'》久免:费D看_小☆t说

  王伦的实力很强,强到让现在的林凡有一种无力感,即使接纳了前世的记忆,想要和王伦抗衡,也是不可能的事情,空有一脑子的格斗理论,却没有一个健壮的身体。

  林凡有些不解,因为以王伦的实力,没有理由在凌厉身边充当保镖的身份。

  “我要杀了他。”见王伦并没有回答,深知凌厉已经从安全出口逃走,林凡有些焦急,强撑着身体站直,“还请前辈让开路。”

  “我欠老帮主一个人情,承诺下来的事情,我不可能给你让路,年轻人,你有些本事,带着屋里的女孩走吧。”王伦思索了片刻,听着警笛声越来越近,做下决定后,王伦向后退了一步,让开了进屋的路。

  “你是很强,但还没有强到让我绝望。”

  嘶啦。

  右手猛的一拽上身早已被鲜血染红的毛衣,露出了肌肉并不明显的上身,酒店中虽然有暖气,但毕竟是寒冬之际,冷风从四面八方袭来,林凡却丝毫不为所动。

  双眼紧盯着王伦,厉声道:“在我的字典里,没有主动放弃!”

  话音落下,林凡被王伦一拳轰碎的气势再一次掀起,无形中仿佛以林凡为中心形成了一道道紊乱的暴风,处在气机锁定下的王伦,几乎是下意识的摆好了迎战的姿势。

  “有如此气势,为什么实力却这么弱?”王伦皱眉之下,却是想不通这个道理。气势二字,可以说是武人最为看重的,有人在战斗时发出雷般暴喝,有的人模拟虎豹扑食的动作打出攻击招式,这都是为了造势,造出属于自己的气势,往往气势压倒敌人,便能够使敌人的实力发挥不出全力。

  而能够拥有气势,能够拥有林凡这般滔天气势,按照王伦的理解,通常都是哪些久经战场,或者说是一些老怪物了。林凡一个年轻人,肉身强度几乎都挡不住自己六分力的一拳,何来如此强大滔天的战意?

  向前踏步,右脚重重蹬在地板上,脚掌周围的灰尘绽起一圈,碰的一声闷响之下,林凡消失在了原地,侧身扭腰全身肌肉猛的绷紧,蓄力已久的右拳挥出!

  “年少轻狂是好事,但是过于自信,便是自不量力!”王伦原本平静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他本以为自己展现出实力之后,林凡会知难而退,没想到却恰恰相反,一拳击飞之后竟然率先攻了过来,这让知道林凡实力的他有些不悦。

  林凡出拳的速度很快,虽没有王伦刚才打出的那一拳呼啸的拳风,但速度却相差不多,仅仅只是一息之间,拳头赫然来到王伦面前,然而面对林凡这突如其来的一拳,王伦却没有便显出丝毫躲避退让的意思。

  “给我退!”一声爆喝响起在林凡耳边,随后,林凡几近全力的一拳被王伦左手轻而易举的接住,紧接着,一股比刚才那一拳还要刚猛的巨力穿透进入林凡的胸膛,腾的一声,林凡整个人再一次倒飞了出去。

  再次砸在了酒店的墙壁之上,林凡跌落地面之后,干净的墙壁被震落了一片片白灰落在了林凡的身上。

  “这一拳,我本可以全力之下一击杀你,但我只用了八成,年轻人,血气方刚年少轻狂一些,我懂,我也理解,但是你要明白,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不是只有勇气就可以做到的。”王伦皱了皱眉头,见林发挣扎着再一次站了起来,王伦的语气有些冷的说道。

  “如果我就这样放凌厉逃走,即使以后我会杀了他,但是我这辈子可能都会活在愧疚之中。”一滴鲜血不知是从嘴角还是身体哪一处伤口流出向下滑去,似乎是不情愿安稳的落在地面,溅起了一圈微弱的血花,碰溅开来后不甘的落向地面。

  此时此刻,林凡有一种错觉,这幅身体从头到脚,每一寸皮肤,每一节骨头,都散发着疼痛,仿佛身体即将断裂成无数块,那种如蚁附骨的煎熬,不是亲身经历过的人,光从字面,是完全无法真正理解到的。

  记忆深处被雪藏很久的一些画面,不知何时被掀开,不知为何,和以前不同,浮现在眼前的这一幕,很清楚,就像是一副精致的画一般。

  那是一本书。

  一本破旧不堪,边缘处断线,很多页面都少了书角,微黄的纸张似乎在无声诉说着它长远的历史。

  “两吐一吸,气入丹田而回转反旋,运气从丹田而出,流转经脉;挥发于举手投足之间,出于拳…”

  这段话在林凡众多的记忆画面中,相比起来,似乎非常的深刻,以至于就像是刻在了灵魂上的烙印一般,不用仔细去想,只需随意勾起,便能够回响于耳边。

  “龙拳,以势为攻击先锋,拳面为后续骑兵,化拳为掌变招为步兵突进,攻其不备出其不意,力大势沉,方得龙拳之深意。”

  “找打么!你看看你的架势,你以为老子的龙拳是外面那些卖狗皮膏药的江湖术士教的把戏吗!站好,手背绷紧,手腕发力!在让我看见你松垮垮的小心我揍你…”

  “这可是我多年以来生活在野外的必备之物,这个囊带,陪伴了我十五年之久,今天是你第一次出来,记住,一定要看清楚我是怎么做的。”

  “记住,不管在任何时候,站在你的面前有多少敌人,心不能弱,即便你有万夫不当之勇,心弱了,你变败了,即便你屠尽所有人,你,也已经败了。”

  “林凡,你tm的是故意气我的是不是!老子好心好意带你去嫖,你tm的和人家妹子聊了一晚上?我去尼玛的…”

  随着微黄破书的出现,紧跟着,无数个画面就像是绝了堤的洪水一般涌入了林凡的脑海,一直以来给予抗拒的前世记忆,一直以来都认为只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梦甚至于是自己精神分裂幻想出来的东西,在这一刻,终于被林凡所接纳。

  中年人。

  出现在林凡脑海中最多次数的,是一个中年人,林凡能够感受得到那前世的自己对这个中年人的感情有多么的深厚,五年未曾回家,中年人便是自己的父亲,他教会了他格斗,他教会了他野外生存,教会了他如何在花花世界及时行乐免得哪天死了才后悔有多少钱没花完,他教会了…

  “可是,为什么你没有教我,如何防备人心?”当记忆的潮流汇聚在一起终于到了末尾的时候,一股油然于内心深处的悲伤猛然间制止住了林凡,强行关闭那仿佛是绝了堤的记忆洪流。

  最终,画面定格在那个宽厚的身影挡在自己身前,那颗子弹穿透过了他的肩头,击打在林凡的身上,就像真实存在于这一刻一般,或许是因为受到了阻碍,又或许是这一幕触动了林凡心中最深处的某根弦,子弹落在身上的那一刻,林凡心中出现的那股伤感,快速蔓延开来。

  残留的那一小块记忆,被这股伤感牢牢的封印了起来。

  林凡磅礴的气势在这一瞬间之下顷刻间破碎,见林凡脸色微白的低着头,双眼失魂落魄的看着地面,感受着那股不知从何而来的伤感袭进心中,王伦忍不住有了短暂的失神。

  “带着你朋友离去吧。”察觉到林凡已然毫无战意,王伦缓缓松开了握着的双拳,劝道:“你还年轻,凌少从出生开始起点便已经比你高出太多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王伦说完,见林凡依然处在失魂落魄之中,以为是自己两拳将他击飞的缘故受到了打击,微微叹息了一下,转身离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