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美女。

  当人们提到酒吧的时候,往往想到的,便是美女这个词。

  而很显然,在酒吧,美女是必不可少的,哪怕只是老板请来的酒托撑场面的。二楼的门被一支纤细的手轻轻推开,白色干净的长裙盖腿,棕色的高跟鞋踩在楼梯上向下走来。

  优雅。

  走下来的是一位少妇,和乔乔身上的青春活力不同,在她身上看到的,给人第一感觉便是雍容华贵,每一步像是计算好的,不多不少,优雅中带着些许悠闲,长相并不精致,但却极其耐看,白皙的皮肤没有出现丝毫应该在她这个年龄出现的斑点。

  而且,还是素颜。

  “喂喂,阿飞,美女哦,你上不上,你不上我可上了啊。”乔乔两眼放光的看着从楼梯上走下来的优雅少妇,看着她的背影,乔乔就像是饿极了的狼一样说道。

  “这次不跟你抢,去吧~”阿飞摆了摆手,喝下手中杯子里的啤酒,随意的看了眼走向门外的少妇,目光并没有停留,便收了回来。

  这让林凡有些惊讶。

  这可符合阿飞的性格,历来只要出现美女,哪怕明知道不可能成功,阿飞和乔乔都会先争起来然后上千搭讪,今天阿飞很显然心不在焉的样子。

  “怎么了?是不是王虎那边有事。”见乔乔蹦下椅子朝着那优雅少妇追去,林凡伸手搭在阿飞的肩上问道。

  “没,是家里老爷子的事。”

  林凡沉默了,阿飞的家事,或多或少林凡是知道一些的,W省的一个家产万贯的家族,富商子弟,历来都必须是要经营家族里的产业,而且阿飞是长子,幼时对其的培养家族高层非常重视。

  但后来阿飞经历了一些事情,突然性情大变,开始喜好女色,频频出现在酒吧之中,家族劝阻未果,让阿飞在L市经营一些小生意,算是散心了。

  只是没有人想到,这一散心,阿飞就散了一年多。

  “过年没有回去,老爷子自然不可能高兴,想开些吧,过阵子回去看看。”拍了拍阿飞的肩膀,林凡打了个响指,接过酒保递来的啤酒拿给阿飞,“男人嘛,要有担当。”

  酷3'匠E网)R首$●发◎@

  “我累个槽!!”

  乔乔不知何时已经回来了,脸上兴奋的神色让林凡有些好奇,问道:“怎么?难不成人家给你留了电话不成,看你高兴的跟吃屁了一样。”

  “太迷人了,太迷人了!!!啊啊啊啊!!我受不了了啊。”乔乔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这幅摸样若是被不知情的男人看到了,必然是心火顿生,“连拒绝都是如此迷人的摸样,太让我心醉了。”

  林凡:“……”

  嗡……

  “喂。”阿飞站起身,不知道手机那边的人说了什么,阿飞的眉头一皱,带着些许忧郁之色问道:“现在呢?”

  “好,我这就回去。”

  挂了电话,阿飞看向两人说道:“家里出了点事情,老爷子亲自给我电话,让我回去。”

  “严重么?”

  “不知道,但是老爷子很少亲自给我打电话,应该不是小事。”阿飞犹豫了一下,道:“我还是回去看看吧。”

  看着阿飞离去的身影,林凡心中不知为何,感到些许不详之意,似乎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

  ……

  碰。

  包厢的门被凌少猛的关上,脸上的愤怒之色从上楼到现在依然没有退去,站在一边神色不安的阿龙等人,见状有些不知所措。

  包厢里,一对看起来年龄不大的姐妹花,一左一右的坐在凌少身边,闻着两人身上的处子幽香,若是换做平时,凌少早就兽性大发上下其手了,可是现在,耳边一直回响着乔乔那句话。

  “我有病,你最好带套。”

  这句话就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在凌少耳边经久不散,从小养尊处优,受尽无数人尊敬的凌少,何时受过如此屈辱?

  凌少知道,以乔乔的长相和皮肤,绝对不可能有病。

  “滚!”想到这里,凌少额头上的青筋暴起,朝着身边的姐妹花一声低吼,两人一惊,急忙远远退开。

  “凌少,您这是怎么了,不就一个女人么,您想要,什么样的没有,何必为了一个女人置气,你说是不。”阿龙说话间,向着那队还在向后退的姐妹花使着眼色。

  两人授意,再次坐到了凌少身边,不过这次不像刚才那样保持这矜持,两人一左一右按摩着凌少的肩膀和大腿。

  似乎是身上的舒适之意让凌少心中的愤怒之火淡下去了一些,神色平静了许多,伸出手,便有人递上来一根雪茄点上火,猛的吸了一口,凌少靠在沙发上看着神色恭敬站在一边的阿龙。

  “你是为了你父亲升迁的事找我,对吧?”

  缓慢的吐出烟云,雪茄特有的香味很快遍布整个包厢,凌少如此直白的将这事说出来,倒是让准备已久的阿龙有些不知该如何回答。

  “刚才的那个女孩,是什么身份?”阿龙嘴角露出一丝嘲讽,左手掐了掐姐妹花的脸蛋,柔滑的手感让凌少心中的愤怒减下去了不少。

  “应该是个有钱人家的孩子,经常在这酒吧里出没。不过,前段时间您交代的那件事失败,其中就有她,我的人重伤,就是他旁边那个叫做林凡打得。”阿龙见凌少脸色好转,急忙将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

  “那个女孩叫乔安娜,本命好像是乔娜。”

  换做平常,对于三角眼的插嘴凌少肯定要么是张嘴要么就是拉出去打一顿作为惩罚,然而此时,凌少却没有这样做,相反,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

  “乔娜?很不错的名字。”

  “你父亲的事情,我知道了,今天晚上让那个女孩出现在我的床上,否则,一切免谈。”将刚吸了两口的雪茄猛的摁在了一旁双胞胎姐妹的大腿上,看着小萝莉痛却不敢叫出来的表情,凌少哈哈大笑起来,朝着站在门旁的几个保镖摆了摆手,“这两个,今天就是你们的了。”

  “谢凌少赏赐。”

  几个保镖顿时双眼放光,向着双胞胎姐妹走来。

  也不知道两人是因为穿的少,还是因为内心恐惧今晚要被十几个甚至更多的壮汉糟蹋,或者是两者都有。

  那让人看了心生爱怜的脸上,双眼无神,坐在沙发上的身体瑟瑟发抖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