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林大少这是忍不下去了么?”熟知人心的孙丽,眼角一抬,转过头看着林凡,语气依然是带着极重的鄙视味道:“如果我猜想的不错,你现在很想动手对吧?就想踩碎我儿子双手那样踩碎我的双手?”

  “哼。”见林凡脸色平静没有吭声,孙丽冷哼了一声,下巴微微上扬抬高了一些,在她看来,林凡很显然是被她这几句话吓唬住了,继续说道:“你看看你,连一个作为纨绔子弟的素质都没有,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整个L大最有名的学校,甚至可以说是全国最有名的学校之一,你呢?你竟然坐在校长办公室里抽烟?素质这两个字怎么写的你会吗?”

  就如同旁人无法想想,本是一路顺风的仕途突然因为得罪了太子党而一生止步的心情一样,旁人也无法理解一个溺爱自己儿子到疯狂地步的情况下,自己儿子却被人踩碎了双手。那种悲痛欲绝是旁人根本无法理解的,孙丽甚至每一次看到林凡都恨不得两手直接将其生撕了。

  此时此刻,孙丽在心里恨不得一巴掌抽在林凡脸上,然后看着被她一巴掌抽倒在地的林凡,将她肚子里所有骂人的脏话全部倾泻在林凡的身上。

  用这个世界上最恶心,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方式去侮辱林凡,然后再林凡精神崩溃的边缘再将其杀了。

  可是孙丽不敢那样做,因为就连她身后的楚家,都不知道林凡背后的势力究竟是哪一方,所以孙丽不敢把自己想的那样真的放在林凡的身上。

  但是她能够用话语去侮辱林凡,只要她此时此刻站在理字这边,同时又有着张泰站在她的身后,孙丽相信,只要林凡是一个有些智商的人,都绝对不敢说任何反抗的话。

  然而孙丽却非常的希望此时此刻林凡能够反抗,反抗的越凶越好,最好能站起来一巴掌将她或者张泰打伤,那绝对是最好不过的了!

  “怎么?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很不服气?还是我说的哪里错了?我刚才在走来的时候,听到了张老说你了一个词,人渣。”

  “这个词我感觉有些不恰当,我觉得用败类好一点,社会的败类,有你这样的人,我真的为这个社会感到悲哀,无尽的悲哀。”孙丽的语气激昂,她和张泰刚才说话的神态一样,一手指着林凡,一边陈词激昂用一种听起来让人感觉特别正义的语气怒骂着林凡。

  L大毕竟是不是一个封闭式管理的学校,哪怕是校长办公室这边,学生也有不少,从最开始的张泰,便吸引了不少学生围在办公室门口,直到现在,门外的走廊上已经站满了人。

  “那个林凡不是前段时间在那个篮球赛的时候大出风头的那个么?这是怎么了,孙丽那家伙一副要吃了他的样子。”

  “哥们,刚才的你没听到,真是一件遗憾,那才叫一个精彩,我估计啊,事情应该是这样的,林凡打伤了孙丽的儿子,孙丽是什么人?什么脾气?咱们都是知道的,然后就有了现在这个样子,看见站在孙丽旁边的那个老头了么?那家伙可不简单,愣是几句话噎的校长到现在都不吭声呢。”

  “那家伙是教育局的副局长,听说前段时间动用了不少关系想把校长调走,让孙丽那个婊子上位,只是可惜没有成功。”

  “小点声,让她听到了你可就惨了,她能折磨死你。”

  门外的议论声并不小,然而孙丽并没有在意,她要的就是这个结果,门外偷听的学生越多,她就越是满意,她几乎能够想象得到,今天她孙丽在校长办公室,苏笑河的面前怒骂林凡是社会败类人渣的事情,将会再不出一天的时间里传遍整个校园。

  她孙丽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够了!”

  啪!

  苏笑河猛的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他怒视着孙丽和张泰,沉声说道:“林凡不管曾经做过什么,他毕竟只是个孩子,如果他犯法了,那么就请警察局里见,如果他做错了什么,自然有人来惩罚他,而不是你们两个在这里用语言来侮辱他!”

  “呵呵…”张泰笑了,他一直在等待着苏笑河发怒开口,他将双手扣在了一起,转过头看了看苏笑河,看着苏笑河脸上愤怒的神态,张泰似乎笑的更加开心了许多,道:“苏笑河,身为L大校长,你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我真是对你太失望了。”

  “你什么意思?”苏笑河皱了皱眉,问道。

  “什么叫做毕竟只是个孩子?什么叫做自然有人来惩罚他?”张泰脸上露出了狡猾得意的神色,微微顿了顿,继续说道:“孩子?林凡作为一个身份证上已经十九岁的人,还是个孩子?那这孩子这两个字真的是太沉重了。有人来惩罚他?这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可能呢?年初,他在后山飙车场踩碎了楚家楚飞的双手,踢碎了袁家袁汶的命根,谁来惩罚他了?”

  张泰猛地一下站了起来,看着苏笑河伸手一指林凡,大声质问道:“你告诉我,苏笑河,谁来惩罚了这个纨绔子弟?谁来惩罚了这个社会的败类,社会的人渣!?!”

  “没错,就因为他有家室,有着比楚家比袁家更高更强大的家室,他就可以为所欲为,做自己任何想做的事情,他可以任意踩碎别人的双手,任意去踢碎别人的命根,我真是无法想象,苏笑河,作为L大的校长,作为无数人的精神领袖,你是如何下定决定想要收这样一个社会的败类作为自己这一辈子唯一的一个弟子的!”

  张泰越说越兴奋,越说越激动,不经意间语气竟是高到了听起来像是吵架一样,说完后,他的胸口上下起伏着,像是花了不少的力气,孙丽看到这一幕,急忙劝道:“张老,您冷静,冷静,为了这样的一个人您如果气坏了身子,不值得,不值得呀。”

  苏笑河沉默了,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张泰这一连串的问话,甚至于他都不知道开口该说些什么,苏笑河知道,如果这件事不妥善处理的话,那么他苏笑河和林凡的名声,就毁了。

  甚至于连同着未来,都毁了。

  张泰坐回了沙发上,控制着自己急促的呼吸,孙丽坐在一边不说话,苏笑河尴尬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时之间除了走廊里那些个学生的议论声之外,屋内竟是没有人说话。

  陷入了一种怪异的寂静当中。

  )k酷SZ匠网|B正d版首o发

  将手中的烟头扔在地上踩灭,林凡站了起来,他的脸上神色依旧是如水般平静,看了眼站在门外的学生,林凡转过头看着坐在他对面的张泰和孙丽,开口说道:“从头到尾,你们两个都没有提到事情的缘由,当然,我相信张老,张副局长是真的不知道,而孙校长呢,也是故意没有告诉您的,既然孙校长不告诉您,那么就由我来说吧。”

  “刚过完春节,家里容姨的女儿唐雅儿在我家里住了一晚,第二天早上我送她去的学校,被学校里的那些纨绔子弟们看到了这一幕,认为是我包养了她,随后,便有了众多个纨绔子弟说要轮了唐雅儿,最后他们得出了一个结果,说是以飙车来决定唐雅儿是谁的,也就是说,谁能够在飙车比赛当中拿到第一,就能够获得唐雅儿。”

  “剩下的,想必我就不用再说了吧?是我阻止了楚飞和袁汶,这件事情那天晚上有很多人见证,可以证明不是我空口无凭自圆其说。”林凡向前踏了一步,站在了脸色有些僵硬的张泰面前,微微低了低头,看着张泰,林凡问道:“张老,您作为教育局副局长,我真的很想知道如果那天您在场的话,会不会因为楚飞和袁汶这样的作为而感到愤怒呢?”

  “愤怒,就是你出手打人的原因?再说了,以你一人之言,又能证明的了你说的是真的?据我所听到的,那天可是你想要强行霸占那个叫做唐雅儿的姑娘吧?我的儿子和袁汶想要阻止你,被你打成重伤。”

  啪、啪、啪…

  “呵呵…真是长见识了,第一次看到,原来颠倒黑白还可以这么理直气壮的,孙丽,作为一校之长,作为一家之母,作为一位快四十岁的人,你说出这样的话,难道不脸红吗?我都为你感到可耻!”廖宇拍着巴掌,从门外走了进来,看着孙丽目光望来时脸上的震惊和惊讶表情,廖宇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继续说道:“其实我已经来了很久了,算是跟在你身后的吧,我真是没有想到啊,孙丽,你竟然编瞎话编的这么顺口,而且还能说得这么理直气壮,让人听起来恶心!如果不是知道真相,恐怕还真的就信了你了!”

  “宇少,宇少你怎么在这里。”孙丽咽了口吐沫,一直以来都听说廖宇和林凡的关系走得很近,这让孙丽还一直都很不解,要知道那晚在后山飙车场,背后势力最大的就是他龙门廖宇,今天一见廖宇出现在这里,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话,孙丽就明白了,原来传言是真的,廖宇和林凡是真的认识,孙丽说话时忍不住就有些结巴了,她那张充满着肥肉的脸颤抖了两下,看着廖宇脸上露出了让人恶心的掐媚笑容:“我不是想着…”

  “想着出口恶气,对吗?”廖宇直接出声打断了孙丽继续说下去,他走到了林凡的身边,看着坐在沙发上的脸色铁青僵硬的张泰,和神色慌张的孙丽,语气突然一变,道:“你们喜欢以势压人,喜欢挖掘出自身的理,喜欢指着人的鼻子骂,这些都不关我的事,但是,孙丽,你错就错在不该欺负我凡哥,觉得我凡哥人老实好欺负是吧?行。”

  “这一巴掌,我替我凡哥抽你!”廖宇话音刚落,猛地一下高高扬起了右手,随后啪的一声落在了孙丽的脸上。

  响亮,非常响亮的一巴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