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看正,z版{m章节K上$酷/s匠b?网~

  “老师。”孙丽脸上强撑起些许笑容,沉声说道:“我就暂时不陪你去校长办公室了,咱按照原计划就行,我一会就过去。”

  “小丽啊,我老了,什么都不用怕了,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了,你是楚家的孩子,也算是我的半个女儿,所以你的这口恶气,今天我就帮你出了。”张泰微微眯了眯眼,语气平和的说道。

  听到这里,孙丽长舒了一口气,她一直还在担心张泰若是知道了她孙丽想要借刀杀人的想法后,会直接扭头就走,现在看来,想必张泰是早就知道她孙丽的想法了。

  十分钟后,张泰来到了校长办公室。

  “这位便是远近闻名的林凡?林少吧?”

  林凡皱了皱眉,在知道张泰要来学校见他之后,他并没有选择躲避,而是就停留在了校长办公室这里等着张泰前来,然而让林凡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张泰竟然如此不顾脸面直接便表明了立场。

  “我的确是林凡,但却不知这个少爷是从何而来的。”

  张泰显然是一个精于谈判的人,他知道什么叫做暂时无视,从说完第一句话之后,他就没有在看林凡一眼,以至于林凡说的话,他都装作没有听到,他看了眼坐在办公桌后面的苏笑河,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道:“苏笑河啊苏笑河,我真是没有想到,你精明了一辈子,怎么到了这个时候却糊涂了呢?”

  看报的苏笑河眉梢轻微一挑,平静的眼眸中难得的流露出了一丝兴趣,他摘下了带着的老花镜,抬起头微眯着眼看着张泰,道:“张副局长,不知道您所说的糊涂,是怎么个意思呢?”

  “一两个月前,我得知了您想要收弟子的消息,我还一直为您高兴,想着您这一辈子终于有了一个弟子了,可谁曾想,竟然还被人拒绝了。”双眸中的嘲讽之意丝毫不予掩饰,他指了指林凡,继续说道:“就这样一个纨绔子弟,你竟然想收他为弟子?我真是不知道苏笑河你这脑子里到底想的是什么啊。”

  “纨绔子弟?您能解释一下这个词的意思吗?”毕竟张泰是教育局二把手,再加上苏笑河之前的慎重吩咐,林凡很有礼貌的倒了杯茶放在了坐在沙发上的张泰面前。

  “喝茶?哼,我可喝不起你这种纨绔子弟泡的茶,端一边去!”张泰冷哼了一声,语气加重了几分爆喝道。

  林凡将茶放在桌子上的双手一僵,抬了抬头看着张泰,他没有想到这个老家伙竟然这个样子,这哪里是不顾脸面?这份就是直接撕破脸啊!

  看着林凡站在那里瞪着自己,张泰瞥了一眼,问道:“怎么?是不是很想把这杯茶泼在我的脸上?我告诉你林凡,今天我来,就是为了你而来的!”

  张泰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语气非常激动,伸手一指林凡的鼻子,怒骂道:“我活了大半辈子,就从未见过你这样的行事的纨绔子弟,踩碎别人的手指很好玩对吗?打残了人家的命根很爽对么?我真是难以想象你是如何下的这个决定。”

  “楚家楚飞,一个不到十八岁的小伙,你竟然因为一点小事而踩碎了他的双手,这辈子都可能无法再用双手做事。袁家袁汶,你竟然踢碎了他的…他的命根…”张泰看起来真的很激动,说到最后的时候,他指着林凡的那根食指有些颤抖着。

  那根手指,距离林凡的鼻子越来越近,恨不得一根手指都能戳进林凡的眼里了。

  张泰用手指着林凡怒骂,这在苏笑河看来,张泰完全就是在发泄怒火,把他心中对于太子党的愤怒发泄在林凡的身上,这完全是玩火。

  林凡的脾气性格苏笑河并不清楚,但是从年初后山飙车场以及不久之前在绑匪手里救下苏倾城的两件事情来看,林凡的性格绝对不是那种软弱的性格。

  如果林凡真的动怒起来,在这里,在他校长办公室里把张泰打伤了的话,那么可能这件事就真的闹大了。

  “知道有个词叫人渣么?说的就是像你这样的纨绔子弟,社会的渣滓!”张泰的个子很高,约莫着有一米九,他比林凡高了一点,再加上林凡是是坐着他是站着,居高临下的指着林凡的鼻子:“你们这些人仗着自己家里有钱有势,就可以胡作非为,为所欲为,你有没有想过别人的感受?你想过楚飞和袁汶他们家里人的感受吗?”

  “独生子,都是独生子,一个被你踩碎了双手,一个被你踢碎了命根,你难道不觉得你做的实在过分吗!”

  义正言辞,正义凌然,满身的正气让人无法直视,如果真的是一个不知内情的人,恐怕还真的就相信了张泰所说的这些话,下意识的就认为林凡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纨绔子弟了。

  苏笑河知道,如果自己在不出面阻止的话,恐怕张泰这个老顽固会越加的蹬鼻子上脸,然后直到逼得林凡发怒动手,所以他毅然的站起身脸色严肃的看着张泰,道:“张副局长,我希望你说话的时候能注意一点言辞,这里是学校,不是街头!”

  张泰脸上微微露出了些许惊讶的神情,他没有想到苏笑河竟然为了这个林凡而发这么大的火,竟然说他张泰是泼妇?然而随即,张泰脸上的惊讶便转变成为了笑意,苏笑河越是袒护着林凡,张泰就越是觉得自己的目的即将达到了。

  “苏校长,张老作为教育局局长,教训一个十恶不赦的纨绔子弟,有什么不妥?还是说,您觉得张老说的这些,有哪一句说错了吗?”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道尖锐的声音,孙丽不知何时来到了校长办公室门口,她看了眼一言不发坐在沙发上的林凡,走进门继续说道:“苏校长,您身为L大堂堂的校长,站在了无数人仰望和敬佩的位置,也是无数学生的偶像,然而您觉得您这么包庇袒护一个这样的人,何时吗?”

  孙丽伸出了一根手指指了指林凡,高高的颧骨脸上,肥肉在说话间不受控制的抖动着。

  一个称张泰为张副局长,一个称其为教育局局长,后者的马屁拍的可谓是在无声无息间。

  一直沉默着的林凡,微微抬了抬头,他知道,不管是张泰还是孙丽,明面上一句句字字诛心的话看起来像是针对他林凡而来的,实际上却是照着苏笑河而去的。

  如果换做是一个普通人,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选择就是沉默着,一位是教育局副局长,在教育界和政界都有着不小的影响力,另一位很有可能不久之后就是L大的校长,两者加起来的能量,如果论势力和影响力的话,他林凡根本不是对手。

  然而被人这样指着鼻子骂了半个小时还不吭声的话,那不是林凡的性格。

  “林凡对吧?我儿子双手被你踩碎,全国无数家医院都没有希望治好,我真是不知道你是如何做出如此丧心病狂丧尽天良的事情来得,当然,我也知道,这其中和你所受到的家教有着很大的关系,能够动不动出手打人,动不动以势压人,你也算是纨绔子弟当中的一位典范了…”

  在孙丽嘲弄的目光当中,林凡淡然的从兜里掏出了香烟,点上了一根,深吸了一口后,林凡微眯着双眼,看着满脸肥肉的孙丽,神色淡然的轻声问道:“两位,骂爽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