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是中午十二点了。

  林凡是开车回来的,不知道为什么,回来的路上,林凡总是有些心绪不宁,那种感觉不好形容,就像是身后被一条毒蛇紧紧盯住了一样,那种从背后脊梁处传来的阵阵凉意,让林凡这一路回来的过程中都有些不安。

  那是一种不详的预感隐隐的从心头中升起。

  林凡开始时怀疑是有人跟踪上了他,但是当特意留意了身后,却发现并没有什么人跟着,回到家,林凡推开车门走了下来,看了眼空无一人的门外,林凡撇了撇嘴。

  或许真的是自己想多了吧,最近这段时间可能有些太过紧张了,风吹草动都会让自己警惕起来。

  将这件事抛之脑后,林凡推开了家门,走进屋扑鼻而来的菜香味让林凡忍不住心头一暖。老话说的不错,外面再好不如自己的家,看着桌子上的四菜一汤,林凡笑了笑,将心头的不愉快彻底的忘掉。

  “回来了啊。”于莲和容姨听到开门声,从厨房中走了出来,于莲解下腰上的围裙放到了一边的板凳上,脸上带着笑容的看着林凡道:“去洗手吧,正要给你打电话呢,菜马上就凉了。”

  “恩。”

  四菜一汤,主食是米饭,很简单的几个家常菜,但林凡吃起来却是要比外面的那些山珍海味要美味上很多。

  林晓将一块鸡腿夹到了林凡的碗里,拿起一边的小碗给林凡盛汤,问道:“在K市玩的怎么样?鸡汤是雅儿那孩子一早就给炖上的,尝尝看。”

  “恩,玩的还行。”接过林晓递来的汤,闻着浓郁的鸡汤味道,林凡抬了抬头,道:“唐雅儿来了?”

  “恩,在你爸的书房里看书呢,这孩子喜欢读书,以前便让她来家里看书,她不肯来,都是容姨来借书拿回去给她看的,倒是现在性格变开朗了许多。看书也不用那么麻烦了。”于莲笑了笑,继续说道:“你们俩先吃着,我上去了。”

  “恩。”

  “爸,老爷子快不行了,爷爷说想在临走之前见见你。”

  林晓拿起筷子伸向了那盘豆腐,林凡的话落入他的耳中,很明显的,他的动作一僵,手里的筷子在豆腐上面停顿了那么一两秒钟。夹起了一块豆腐放入嘴中,林晓皱着眉头也不知道是在品那块豆腐的味道,还是在思索如何回答林凡的这句话。将嘴里的豆腐咽下,林晓微微抬头看向了林凡,没有说话。

  “我在K市遇到了我姑姑,是她告诉我的这些事情。”林凡知道,父亲是再等自己告诉他这些事情,顿了顿,继续说道:“她说老爷子那边,医生给了诊断,最多只有半年的时间了,还是靠药物支撑着才行。”

  “毕竟已经过去了二十年了,什么事情也都差不多淡忘了,老爷子想再看看你,所以我姑姑的意思是…”

  √酷v匠网s首nl发

  “你想去吗?”林晓没有等林凡说完,将手里筷子放下,拿起纸巾擦了擦嘴打断了林凡继续说下去:“人要有主见,你对于一个你不曾了解的人,她说什么,你的意见,你的思考能力都不能为之有丝毫的改变,这是做人的根本,不在乎是什么人,哪怕是你的亲人,你的姑姑说的话,也不行,你要有自己的思考和判断事情的能力。”

  不知不觉间,林晓就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一样,以往的他给林凡的感觉就是那种普普通通,本本分分的老实人,是一个可以用平庸二字来形容的那种人,然而此时此刻的林晓,不知是因为林凡刚才说的那些话还是因为什么,突然改变了许多,说话干脆、有力,话语中的带着的那种不可置疑的口吻。

  “二十年前的事情,有些复杂,没有谁是对的谁是错的这一说,所以你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告诉你关于二十年前的那些事情,知道吗?”林晓眼神中带着些许坚定,看着林凡点头答应,他继续说道:“作为一个男人,我林晓曾经说过这辈子不再回京城,那么我这辈子就绝对不可能在踏入那个地方半步!”

  林晓说完之后,深呼了一口气,微微摇了摇头,站起身没有再说些什么,便直接上了楼。

  林凡注意到,林晓上楼梯的时候,腰已经有些弯了。

  在别人眼里看来,或许林晓的此番说法,是懦弱,是不敢,是害怕。然而林凡却是明白林晓的苦衷,二十年前的他被逼无奈离开京城,和林家任何有关的东西全部扔下,哪怕是以前的那些人脉,日后也都不能再有联系。

  二十年后,他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在回那个地方,再去重新感受大一下二十年前他曾经承受过的酸苦。

  这也是为什么,这么久以来,他从未将二十年前的任何事情告诉过林凡的原因,哪怕是林凡的亲生母亲的任何事情,都没有说过。

  “但是有些事情,终究是要有人去做的,既然您不愿意再回去,那我替您回去看看,看看那些个二十年前把您逼出京城,逼得爷爷让您说出此生不再踏入京城半步的那些人,到底有多高的能耐。”

  看着走上楼梯的林晓,林凡没有在说些什么,只是双眼中那抹犹豫变得更加坚定了许多。

  有些事,终究是要有人去做的,有些债,也终归是要有人来还的。

  ……

  有时候你很难理解上帝造人的时候,是如何拿捏出像唐雅儿这样的人的。

  林晓的书房,唐雅儿捧着一本厚厚的书坐在窗前,并不是太过刺眼的阳光铺洒在她的身上,她依旧是穿着那条因为洗了太多次而掉了些颜色的牛仔裤,和那双缝补了几次的鞋,上身穿着一件蓝色的衬衫,因为太过专注的去看书,以至于林凡站在门口看了她很久的时间,她都没有发觉到林凡的出现。

  有人爱美,有着不错的身材和脸蛋,但却必须要经过精致的衣服和妖艳的妆容,才能够勾勒出一个美女的形象。然而唐雅儿仿佛生来便不需要那些旁枝末节,她整个人带给你的感受就是一个词语。

  完美。

  她不像苏倾城那般有着大家闺秀的气质和明眸皓齿的长相,更加没有怀采薇那般让人只看一眼便难以忘记的容颜,自然也没有雪雅那般的调皮可爱。

  她没有太出众的优点,但却就像是整个人所有的地方都是优点一样,能够让人铭记于心她唐雅儿这个名字。

  “林,林凡。”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唐雅儿在翻书页的时候,不经意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林凡,她看起来有些紧张,想要站起来和林凡说话却忘记了放在腿上的那本书。

  碰。

  看着因为察觉到自己的出现,而导致忘记了腿上有本书的唐雅儿,林凡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对啊,这个女孩她没有太出众的相貌和气质,但她却就像是一个邻家小妹妹一样,让无论是谁和她在一起的时候,都感觉到一种发自内心的放松。

  捡起了地上的那本书,放在了桌子上,林凡注意到唐雅儿在看的这本书是一本叫做《金融理念》的书,问道:“很爱看金融系列的书?”

  “恩,平时必要的东西学会了之后,就喜欢看看这些书。”书掉在了地上,这让唐雅儿有些更加的紧张,她看起来很努力的控制住了心中的情绪,抬起头看着林凡回答道。

  林凡想到了第一次见到唐雅儿的时候,送唐雅儿去学校时,唐雅儿捧在胸口的,好像也是一本和金融有关的书。

  “有没有想过以后做…恩…做有关金融的事情呢?”林凡想说一些平时在学校里学到的那些关于金融系的专业名词,但却很尴尬的意识到他好像关于金融系的知识依然还是什么都没有记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