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过后的空气是非常清新的,尤其是在早晨。

  当整个世界都处在安静中的时候,呼吸着这般清新的空气,那绝对是一种享受。

  胡柳树上冒出头来的些许绿嫩,沾着的几滴晶莹在轻风中摇摇欲坠,却是始终舍不得落向地面。

  然而这一切景致虽然很好,但林凡却始终有一种压抑的感觉,就像是一头巨龙匍匐在浅水湾里,连尾巴都伸展不开的那般压抑感。

  “景致虽好,只是城却太小。”不知为何,林凡下意识的想到了很久以前看过的一本小说中的这句话,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林凡收起马步站好。

  “也不知道这无名心法何时才会突破进入第二层境界。”林凡无奈的摇了摇头,貌似无名心法的境界自己卡在了第一层的巅峰,处在了瓶颈当中,那种感觉很是让人无奈,就好像你感觉一件东西距离你很近,你只需要伸伸手或者点点脚尖都能够碰到,但是你无论是多么的使劲向前走都无法碰到那件东西。

  呼!

  林凡毫无征兆的一拳轰了出去,右拳带着呼啸的拳风砸向空气当中,握紧了的手背之上根根青筋暴起,然而就在这一拳打出手臂即将伸直的那一刻,突然,林凡张开了握紧的右拳,猛然间的变招!

  由拳便抓,以鹰爪的姿势抓向前方。

  “拳如雷霆,攻要迅猛,退要迅速,不管对手相比你谁弱谁强,你都要在战斗当中掌握好节奏,一定要带动着对手,而不是等着去跟随对手的节奏!”

  “龙拳,以破军威力最大,然而众多拳法之中杀招是很难打出的,要有着最佳的时机和机会,所以龙拳当中除了破军之外余下的十二种拳法都要学会。”

  “变招,要快,要猛,前招气势要足,要让对手根本没有怀疑你会变招的可能,一拳轰出,要有全力之势!”

  耳边模糊的回响着叶孤帆曾经说过的话,林凡的鞭腿紧跟着右拳变招踢出的时候,下意识的,林凡想到了那个不管是什么任务都会让自己站在他身后的中年人。

  他教会了自己如何做人,将自己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黑社会小混混改变成了精通无数种情况下应变能力的好手。

  他教会了自己如何杀人,全球上百种攻击防守之法,潜匿之道,将自己从一个只会拎刀拎棍的古惑仔改变成了一个精通无数种杀人技巧的杀手。

  他救过自己的命,带着自己进过窑子,曾经两人落难在沙漠当中,他将最后一口水给了自己;曾经在死亡边缘他自己去面对敌人却将林凡一把推了出去…

  太多的记忆,太多的记忆都是关于那个中年人,关于那个中年人叶孤帆的了。

  碰!

  一声闷响,心中有些堵的慌,林凡猛的一拳砸在了地面之上,抬起手,看着那片草被砸进了土里,林凡深呼了一口气,坐在了草地上。

  看着还有些朦胧没有大亮的天空,林凡叹了一口气,轻声的自言自语道:“你教会了我这么多东西,可是你为什么不教给我如何去看一个人的内心,如何取防备最亲密人的背叛呢…”

  很久没有去想过这些了,突然无意识的想到这些,脑海里那尘封太久的记忆就像是绝了堤的潮水一样喷涌而出,无数的事情无数的画面归根于一起,就像是无数把长矛,锋利的枪尖都指向了一个名字。

  酷#匠网永H久免S费‘看*小Dm说ZS

  “阿凡,这么早。”

  一道成熟稳重的声音打断了林凡的胡思乱想,林晓走到了林凡的身边,笑了笑道:“这可是不像以前的你啊,这么早就起来锻炼了。”

  “习惯了,生物钟定在了这个点上,想再继续睡下去也睡不着了。”

  一直以来五点半这个时间在后院锻炼的都只有林晓一人,和往常一样,林晓穿着那件白色的练功服。

  “你妈做了早餐,吃了饭再去学校吧。”林晓站在空地上,双手伸平摊开,深呼吸之下,五禽戏的起手式打了出来。

  “恩。”林凡点了点头站到了一边没有出声打扰林晓的锻炼,对于自己的这位父亲,林凡心中有着太多的疑问,只是林凡知道,京城那些事情林晓之所以不告诉他,想来是不愿意让他知道,或者说是知道的这么早。

  既然林晓不说,林凡也就没必要再问,想让他知道的时候,自然林晓会告诉他的。

  半个小时之后,客厅的餐桌上放着四个热菜,看得出林母一大早起来费了很大的功夫才做了这么一桌菜。

  “那件事情没什么事了吧?”林母夹起菜放入林凡的碗里,语气关心的问道。

  “恩?”林凡一愣,随即明白了于莲说的不久前L大学校门前的暗杀事件,自己因为那件事入狱差点惨遭凌厉毒手,林凡呵呵一笑,道:“恩,当然没什么事了,就算有什么事,也和我没关系啦,您就放心好了。”

  “恩,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像是想到了什么,低头喝汤的林晓抬起头看了眼林凡,平静的双眸中升起了些许疑惑,刚要说些什么,就被林凡的手机铃声响起打断。

  “喂,赵云?是不是我手机出毛病了啊,怎么你竟然可以起来的这么早?”林凡掏出手机,看了眼竟然是赵云打来的,这倒是让林凡有些意外,寝室里除了钟涛之外,赵云和俞东基本上天天都是熬到半夜然后第二天睡到将近中午了才起来。

  “卧槽,我能跟东子那个撸管男相比么?我很正直的好不好,每天都是早起早睡的,不知道哥哥天天绕着护城河跑一圈么?”那边赵云听起来情绪很不错,笑骂着开玩笑道:“话说你这刚刚回寝室两天,就又夜不归宿了,作为你的床友,我有义务也有必要对你做一个监督调查。说吧,昨晚去哪潇洒了,说出来让我批判一下你,对于你这种夜不归宿,夜夜笙歌的行为,我只想说下次请带上我!”

  林凡:“……”

  “嘿嘿,说点正经的,最近你有没有事啊?”

  “最近?”林凡想了想,回答道:“应该是没什么事的,怎么了?”

  “东子这家伙最近估计是失恋了,一直心情不好哭丧着脸,廖宇前阵子不是说想请大家去W省K市玩嘛,我当时也没答应,现在不是想着东子这家伙整天心情不好的,大家出去转转全当散散心了。而且咱哥几个也很久没有在一起聚过了。而且…”赵云说到这里,原本语气有些伤感压抑,突然一转变成了兴奋,道:“人们不都是常说K市的美女多么,人间天堂上有东莞,下有K市啊,所以我就寻思着K市还真需要去一次,你是不知道廖宇那小子把K市美女形容成什么样了…”

  挂断了电话,林凡倒是有些疑惑,因为平日里并没有听俞东说起过自己有女朋友的事情,想到那个开学第一天在学校里看天海翼老师新片的家伙,林凡就忍不住想笑,对于这个性格有些孤僻,平日里并不怎么爱说话,性格有些怯懦的男孩,林凡对他的了解很少,所以林凡很好奇俞东这家伙是怎么失恋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