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军区的人,现在我怀疑你和前两天的绑架案有关,问你什么你最好老实点回答。”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林凡眼睛中的那丝笑意,李蒙心里就有一种想把林凡暴揍一顿的冲动,然而打又打不过,李蒙只好搬出自己身份来。

  更x新最快上-%酷k匠x3网4…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L大学生而已,这不是很显而易见的事情么?”林凡摊开手抖了抖肩膀,继续说道:“甚至于连派出所公安局都没有我一点点犯罪记录,更何况即使我有犯罪记录或者真的和前两天的绑架案有关的话,那也应该是警察来找我,而不是你吧?”

  “少跟我来这套,从你的履历资料上来看,从你第一次尿床开始到今年过年前,你的生活基本上都是一个正常的纨绔子弟,但是自从过年之后,你的表现就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不要跟我提什么犯罪记录,就单单是你在后山打断了别人的腿,就足以将你判刑!”

  “看来对于我的事情你调查的很清楚了,但是站在你个人的立场上,你觉得我那天做错了吗?”

  李蒙一愣,显然没有想到林凡会这么爽快的承认这件事,当林凡说完之后,李蒙在心中思考了一下林凡这个问题,然后,她就觉得这个问题真的不好回答,如果当时换做是她李蒙的话,也绝对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唐雅儿惨遭侮辱,然而如果这样回答的话,那是否变相的承认了林凡那天所做的一切是对的?

  “好,这件事先不提,我们来说说洪…”李蒙刚想说出洪帮凌厉的事情,然而李蒙却突然的想到了一个问题,如果林凡再次问她那天做的是否正确这个问题的时候,她李蒙该如何回答?想到这里,话到嘴边的李蒙硬生生的竟是咽了回去没有说出来。

  一时间,李蒙竟然无话可说。

  “既然我所做的事情你都知道,那你来说说,我所做的那些事情,有那件事情是错的?是不应该做的?我是应该眼睁睁的看着唐雅儿被那些个纨绔子弟糟蹋了,还是应该对乔乔的事情袖手旁观?”林凡看着李蒙脸上错愕的神情,很想笑出来,忍住笑意之后,林凡揉了揉还有些发痛的右臂,继续说道:“你还有什么想问的?”

  “你,你做的事情是对是错,不是你一个人说了就算的!”李蒙咽了口吐沫,想了半天愣是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林凡的这些话,如果说李蒙说林凡做的那些事情是错的,那么唐雅儿和乔乔就应该被那些人渣糟蹋?

  换位思考一下,李蒙说不出这样的话来。纵然她李蒙是一名特种兵,纵然她李蒙曾经背过整本的中国律法,但是,要知道即使怎么样,她也是个女人,她知道如果真的被那些人渣糟蹋了之后,一个正常的女人的表现是怎样的。

  “这些先不提,你先给我解释解释你的枪,和你的一身本事是哪里来的?从你的历史资料上来看,你前面的十八年,基本上别说是近身格斗技巧什么的了,几乎和打斗都没有半点沾染过。”其实,在最初拿到林凡资料的时候,李蒙之所以萌生出找到林凡的想法,并不是为了来追究林凡之前做过的那些事情,而是李蒙非常的好奇林凡这一身本事是从哪里来的。

  习武之人都知道,想要具有良好的近身格斗能力,需要很久一段时间的刻苦锻炼,然而以林凡的历史资料来看,丝毫解释不通林凡这一身本事是从哪里来的。

  “李潜。”

  ……

  很多时候,林凡都在考虑这一个问题,李蒙这个女人在自己前世的记忆当中,到底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然而每一次,林凡都得不到具体的答案。

  在最开始离开L市的那六年里,在林凡的生活当中李蒙这个名字出现的次数几乎非常多。离开L市之后,林凡先是过了将近半年的潇洒生活,从家里出来带出来的钱造腾完之后,林凡就过上了苦逼的生活。

  甚至于最落魄的时候,林凡打过群架,就只是为了一百块钱的酬劳,三年的时间,离开L市三年的时间里,是林凡前世三四十年当中最为昏暗的三年,不管是加入黑社会,还是到最后的走私毒品,基本上除了杀人之外,其他的坏事差不多在那三年里林凡做了一遍。

  因为那次酒吧着火,李蒙救人而耽误了追击歹徒的缘故,李蒙因此被调到了地方上特警大队,说巧不巧,正好调到了林凡所在的那个市区附近。

  第一次被李蒙抓到,林凡记得很清楚,是因为打了一场群架之后,林凡没有及时逃走,被赶来的特警大队正好抓了个正着。因为正赶上国家扫黑行动,基本上那段时间只要哪个地方有打架,特警大队都会在第一时间出现封锁现场和抓人。

  三年的时间里,林凡自己都不记得被李蒙抓到了多少次,因为逃跑而奔跑了多少个街道,直到后来林凡所在的帮会被国家打散了之后,林凡这才免去了被特警大队没日没夜追捕的命运。

  旁人恐怕很难以想象,以那个时候的林凡,是如何后来和李蒙认识,并且两人之间的关系亦友亦敌,直到林凡离开L市之后的第五年,再次和李蒙相见的时候,两人竟是可以坐在酒吧里欢笑畅谈。

  两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让林凡自己来说,都无法说清楚。

  李潜。

  林凡只记得李潜是一个长得很帅气的男人,和他妹妹李蒙一样,李潜也是一名龙牙大队的特种兵,只是相比李蒙来说,李潜加入龙牙的时间要早一些,然而就在李家要出现两个后辈同是龙牙特种兵的时候,李潜却再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意外的牺牲了。

  牺牲的那一年,恰好是李蒙加入龙牙特种部队之后的第二年。

  所以林凡对李蒙说自己这一身本领是李潜教给他的时候,李蒙这才没有在继续追究下去。林凡也是迫不得已,对于李蒙,因为有前世记忆的缘故,今生再见到李蒙,林凡总有一种想要逃开的冲动。

  “凡哥,凡哥?睡着了啊?”

  被廖宇打断,林凡从回忆中清醒了过来,深呼吸之下,抬起头看向廖宇,呵呵一笑道:“没,在想一些事情,怎么了?”

  “哦…刚才我突然想起来,我小姑让我带话,问问您晚上有时间没有,要是有的话,晚上去家里吃个饭。”将车停在了ktv的停车场里,廖宇转过头看向了林凡,双眼中带着些许期待之色,道:“凡哥,要是行的话,一会唱歌结束后咱们直接就去我家。”

  “你小姑?廖青?”

  林凡脸上露出了些许错愕,廖青这个名字,林凡并不陌生,前世的时候,林凡再跟着叶孤帆成为杀手之后,也就是差不多林凡真正成为杀手之后,龙门廖青的名字传遍了整个大江南北,可想而知龙门的势力在那个时候有多么的强大。

  廖青,被人称之为华夏第二个杜月笙。

  龙门,在那个年代被人称之为华夏第二个青帮。

  想到那个前世被人称之为竹叶青一样的女人,林凡忍不住眉梢向上一挑,考虑了一下,林凡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行,既然你小姑想见见我,那我就去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